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少妇志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4:58:4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老公!”这件怎么样,周慧身上件白色圆领蕾丝连衣短裙,她身材丰盈,两条圆润的大腿大半露在外面,配上甜美的笑容让任何人动容。为了晚上那个节目,半个小时前,她就开始不厌其烦件件试穿衣服,让赵磊大饱眼福的同时有种酸溜溜的感觉。

米七零的个头,双会勾人的大眼睛,精致不失雅韵的嘴巴,丰腴的身体配上雪白的肌肤,虽然比不过那些顶级美女却是最能激起男人原始的欲望,往往男人看到她第个念头就是如何把她搞上床,这也给周慧带来数不清的麻烦。

不过就连赵磊也不得不承认,作为自己的妻子,她做的再好不过了,除了几次特殊情况之外,她总能恰如其分的拒绝掉大多数男人的邀请而不让对方恼怒。同时她是个懂得生活的女人,从大学认识开始她就直给自己各种各样的惊喜,如果这也算惊喜的话,赵磊心中忽然升起个奇怪的念头。他禁不止开始想象,她迷人的身体被烤熟又该是何等诱人的摸样!

卧室的墙壁上,原本的仕女图被张巨大的海报代替了,烤成金黄色的女人趴在白色的盘子中央,诱人的白色水雾从她下体敞开的下体中腾起,银色的刀叉毫无阻力的插在她烤的鲜嫩脆滑的阴户上标识着这个美丽的女人已经完全准备好被品尝了。

“成熟少妇烧烤,不样的滋味!兰芳电视台午夜档“美味女人”特别《少妇志》征集十名绝世少妇,为期周独特性爱体验,不样的屠宰烹饪,全程拍摄,所有国民面前展示自己最后美味,你准备好了吗?”

如今的兰芳,屠宰女人虽说不多,却也不算什么稀罕事,根据法律规定,只要女人在自身意愿支配下签署相关协议,这种行为便是合法的。而社会上主流意识也接受了其合理性,在这种像《十妇志》这类以猎奇为目的的娱乐节目的潜移默化下,越来越多的女人开始签署自愿宰杀协议用这种特殊的方式为自己美丽的人生画上完美的句号。

赵磊在公司楼下看到这份海报时也曾心潮澎湃,试想十位年轻美貌的少妇起接受屠宰该是如何香艳的景象。可此时他却完全不知道自己该兴奋还是悲哀,自己美丽的妻子居然也报名被录取,成为个在节目中宰杀烹饪的少妇。在此之前,虽然他也曾无数次YY过把她宰杀后烹饪,却直不敢说出口,生怕她盛怒下和自己刀两断。

“老公,我这个少妇怎么样!”她故意把“少妇”两个字咬的很响,让赵磊不由的想起上期节目中那个少妇慢慢的脱光衣服,诱人的身体挂在绞索上的样子。他禁不住吞了口吐沫,从后面抱住妻子的娇躯:“老婆,你还是不要去了,我舍不得!”

周慧咯咯笑道:“你怕什么,现在的电视台都学会吊人胃口了,这期节目只是请我们去座谈,让观众认识我们这些女人,要等下期节目才会现场烹饪!”不过,她忽然压低了声音:“节目最后要脱光衣服秀下身体哦!”感觉到男人下体膨胀起来,她悠悠的道:“老公,你是不是早就想把我宰掉了!”

“哪有的事!”

“让你嘴硬!”她娇嗔道道,却是眼睛转道:“这个节目的策划人是我个老同学,为了能被

录取,我陪他上了次床!还有,下个礼拜,人家还要陪好多男人呢!”她咯咯的笑道。

赵磊低吼声骂道:“你这骚货!”双手疯狂扒下她身上的衣物,下身的坚挺没

br/>

入她胯下的泥泞。那那周慧喘息着双眼片迷离:“老公,这是我给你的最后个惊喜!”

“其实人家早就想被宰掉了!”疯狂的纠缠中,周慧迷人的脖颈高高扬起,双美目望着墙上女人烤熟了的肉体意识逐渐迷茫,恍惚间似乎看到自己身体在炭火上性感的翻动的样子……

转眼间周过去,美味人生上周节目上十位美貌少妇赤裸的肉体极大反响,周时间里,她们白天起拍摄各种写真,晚上则以已婚少妇的身份接受各种应邀而来男人的安慰。节目彩排那天,她她们荣光焕发竟是比周前更加动人了。

此起彼伏的的呻吟声充斥着摄影棚,人高的落地照片字排开,或明艳动人,或风情万种,个个环肥燕瘦竟皆是是极品美女。那铺满橡皮垫的大厅里,个个雪白的肉体疯狂的和男人交合着,丰乳翘臀,无不是极品,而她们的面貌竟是与那照片中的女人吻合。

字排开的穿刺杆上,依次穿刺着三具无头的艳尸,她们双手反绑在背后,两条大腿淫荡的分开,闪亮的金属杆从她们敞开的私处插入贯穿了她们美艳的身体从鲜红的断颈中穿出。虽已死亡,仍有女人身体仍时不时的抽搐下,饱含爱液的私处间或蠕动着像是在吮吸那根将她们身体贯穿的东西。

她们正是节目组精心挑选的十名少妇们,这些材容貌皆是个中极品的女人尽情享受生命最后的疯狂的同时个个被刽子手处决。

想到不久以后自己的尸体无疑也会个个插在上面,那穿刺好的艳尸像魔咒般刺激着乱交的少妇们,让她们更加放荡和歇斯底里。雪白的身体翻滚着,尽情的享受男人肉棒的滋味,乳波翻滚,翘臀如潮,不时有女人呻吟着达到高潮,娇媚的身体尽情的战栗着享受着人生极乐。

周慧丰腴的身体趴在橡胶垫上,对雪白的玉乳吊在身下颤巍巍的抖动,放荡的下体被根肉棒从后面深深的插入,那诱人的红唇间,布满青筋的肉棒疯狂的进出,带出股股淫荡的白色泡沫。男人的冲击下,她双腿淫荡的

大分开来,鲜红的肉壁不时被那粗大的阴茎带出,性感的迷人的腰肢想要被压折了般。

简易的断头台上,个身形丰满的女人双手被反绑在背后,两条滚圆的大腿分开趴在地上,雪白的脖颈被按在砧板上,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向外冒着爱液的肥美尻穴正对这摄影机。

断头台旁边,体态丰盈少妇崔思颖的伏在地上含着根男人的肉棒,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肥美的尻穴里,插着根写着斩首的圆木棍。

大斧砰的声切进木制的砧板发出声沉闷的撞击,那女人雪白的脖颈瞬时间被切断,美艳的肉体顿时反射性的直立起来,股晶莹的爱液从她无头艳尸肥美的尻穴里喷涌而出。

她的精彩的表演刺激了正在和男人交合正的少妇们,正在疯狂的和男人交姌的周慧的忽然间身体忽然毫无征兆的绷紧,雪白的身体上布满了潮红,下体牢牢锁住男人的肉棒疯狂的蠕动起来。从前面插入她嘴巴的男人抽出阴茎,股浓浓的精液尽数射在她娇艳的面孔上。

“这个女人差不多了!”身后的男人狠狠在她身体里插了几下抽出肉棒,她立刻像只母狗般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浑浊的精液从她朝天敞开的尻穴里喷涌而出。工作人员把根擀面杖粗的木棍从后面捅进她依旧在蠕动的尻穴里,那上面鲜红的两个大字“斩首”尤为显眼,剂红色的烈性春药被注射进她身体里。

双手被捆在身后,仍沉浸在高潮的余韵里的周慧像死狗般被抬到断头台旁,那刚刚被斩首的女人性感的肉体仍躺在地上抽搐着,股清亮的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下体淌出。

和男人口交的少妇被拖到断头台前,这个满脸媚态的女人已经完全沉浸在斩首的亢奋中,刽子手拔掉她下体的木棍,羞涩与兴奋中她竟是颤栗把股清亮尿液也拉了出来。刽子手毫不犹豫的把她雪白的脖颈按在砧板上,个男人开始在后面给她最后的安慰同时,另外个男人也把肉棒插进这个尤物的嘴巴里。

此时周慧也开始淫荡的撅着屁股趴在地上为个带着面具的男人口交,个刽子捡起刚刚插在那少妇里的木棍插进她早已被干成个圆洞的菊穴里。

这个叫崔思颖的少妇被斩首时身体里仍插着男人的肉棒,无头的艳尸被身后的男人干了分钟这才完全没有动作。砰的声,少妇无头的尸体被扔在地上,两条雪白的大腿放荡的分开,白色的精液从她敞开的尻穴里淌出,周慧知道该自己了。

她如同那个少妇刚才样被按在断头台上,唯不同的不同是敞开的私处依旧耻辱的插着的木棍。最后的时刻即将带来,望着那具具穿刺好的女人,阵热流从她身体深处升起自己马上就要和她们样了,老公他会看到自己的样子肯定会大吃惊吧!

休息室里,赵磊抽着烟和旁边个男人吹牛打屁,他没来由的忽然想起老婆临走前神秘的笑容:“老公,晚上见到我时千万不要吃惊哦!”

带着面具的男人握木棍,次次捅进周慧敞开的阴户,那直插进她子宫的巨物带来阵阵暴虐的快感,她那向外隆起的私处疯狂的蠕动着,股股晶莹的爱液顺着木棍淌下,再要下,狠狠的下,她心中默念道。

见她已到了临界点,根穿刺杆代替木棍插进她饱满的尻穴里,身后的男人抓住穿刺杆狠狠推。

“好爽,要被插死了!”那周慧的声音刚到半,穿刺杆便刺穿了她的子宫,阵戳破气球的声音响声中瞬时间捅破了她的内脏。砰的声大斧落下,周慧脑袋滴溜溜的落在地上,无头的艳尸却在穿刺杆上迎来了最后次高潮,晶莹的爱液从她阴部与穿刺杆结合处溢出,无头的艳尸疯狂吸吮着插在它身体里的穿刺杆。男人比了个OK的手势,穿刺杆再次向前推便她依旧在向外冒着鲜血的脖颈中穿出。

“第几个了?”策划人钱明看着屏幕,那穿刺杆已经竖在地上,周慧无头的艳尸围绕着穿刺杆不知疲倦的蠕动着,绑在身后的手臂无力的挣扎,两颗雪白的奶子如玉兔般跳动,圆润的小腹如抽搐着,饱满的私处疯狂的吮吸着穿刺杆。

“你这个老同学真够带劲的!”视频制作的小刘把整段视频回放了,剪出几个最精彩的片段,又切出几个她做爱时精彩的片段与上周访谈时周慧自我介绍时的视频合并在起。“怎么样,整整2分钟!”

“好好干!”钱明嘴里道,脑子里却满是周慧雪白的肉体在穿刺杆上挣扎的样子。

“男嘉宾已经就位,那么现在,有请他们的妻子,我们的女嘉宾,以特殊的方式出场!”演播大厅里,主持人潘亮声音中,红色的幔布拉开,十具穿刺在金属杆上的无头艳尸展现在所有观众面前,经过节目组的精心挑选,她们都是体态丰盈的少妇,虽略有差别,整体看起来却相差无几,从1到10十个白色的标牌贴在她们圆滚滚的腹部。艳尸的背后,是她们上次录制节目的全身照,笑语嫣然的样子配上她们此时赤裸的无头尸体给人巨大的反差。

赵磊这才又想起她的话:“老公,晚上见到我时千万不要吃惊哦!”原来,节目录制之前,她们十个女人已经被斩首了。

却听那主持人道:“下面是今晚烹饪前的重头戏,谁是我的妻!各位男嘉宾,你们的妻子身体的顺序已经打乱,如

果你能顺利的猜出,不仅可以得到节目组的补偿金,还能拿回妻子烹饪好的身体,请站在现在的位子上分钟内给出你们的答案!”

舞台中央,十个米高的尖刺缓缓升起,它们每个上面都插着个女人的首级。大屏幕上,十具艳尸依次出现,倒计时也开始了。

赵磊盯着十具艳尸,纵然对妻子的身体无比熟悉,他依然有点拿不准,最后十秒钟,他已经不是凭判断,二十凭着对对妻子的感觉按下按钮。

紧张的等待中,大屏幕上开始滚动播放器这些女人处决时剪辑的片段。

“电视机前的观众们大家好,我是号周慧!”

“我是二号崔思颖。”

“三号赵敏!”

……

那十个现在已经在穿刺杆的上的女人凑到起大声道:“希望各位观众喜欢我们迷人的身体。”紧接着,画面转开始播放上期节目结束时十个女人的裸体走秀!

时间在沉寂中过去,那主持人拿着话筒吊足了观众的胃口:“我宣布,最后选对的嘉宾只有个,他就是周慧女士的丈夫,赵磊!”现场响起热烈的掌声。

此时那巨大的屏幕上开始播放周慧处决时的片段,看到妻子以这种性感的方式处决,特别是她无头艳尸在穿刺杆上挣扎的样子,赵磊时间竟然有些控制不住自己的冲动。

“作为另项奖励,他还获得了为食材开膛的权利!”

那十具无头女尸此时身上的标号已经取下,插着她们脑袋的尖刺依次摆在身前,赵磊手持把厨刀走到妻子性感的艳尸面前,视线却被她那插着穿刺杆的下体吸引住了,她那性饱满的阴户就像以往和自己做爱样紧紧的包裹着金属杆,爱液充斥着两者结合部,让他不由的想起她无头身子在上面疯狂蠕动的样子。

刀锋入肉的质感让他阵兴奋,划过妻子微微鼓起的小腹,在她雪白的玉乳之间到耻骨上方开了个长长的口子,那雪白的肌肤立刻向两边弹开,肥嫩的肠子迫不及待从里面涌出来,这就是她肚子里的东西,赵磊时间有些失神真的好性感。

十个少妇依次被他开了膛,浑圆的大腿无力的张开,肚子里性感的肥肠毫无顾忌吊在她们双腿之间,成熟美艳的身体毫无秘密的献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摄影师给她们现在迷人的样子来了个分多钟的特写。

那大屏幕上开始播放这些少妇处决时的景象她们疯狂的和男人交姌着,个个被斩首,香艳的场面让所有的观众目瞪口呆。

几厨师打扮的工作人员走上来处理剩下的东西,少妇们肥嫩的肠子、膀胱、子宫等依次被割下来堆在起,空空如也的肚子里塞进填料后重新缝合。紧接着,她们被抬到厨房里放在专用的炭炉上烧烤,大屏幕开始实时转播她们在炉火下翻滚的身体。

群女嘉宾被请上台,透明的白色文胸,白色的吊带丝袜,赤裸的下体却毫无顾忌的暴露在摄像机下,那头上洁白的婚纱昭示了他们的身份她们是下期节目《新娘志》的主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