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皇朝俱乐部之片段(完)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4:55:3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妻子若依的性子非常之好,说话声音很轻,总是给人种软软的感觉,圆圆的脸蛋,尖尖的眉毛,笑起来嘴角边有两个迷人的酒窝。那时第次来俱乐部的时候,她楚楚可怜的样子让几个工作人员都下不去手。

缎子般光滑的肌肤,个子不高却很匀称,两

颗饱满的奶子配上丰腴雪白的肉体,尤其让人心动,激起每个男人内心最深处的欲望。而几次之后,纵然已经接受了这种刺激的性爱游戏,她每次依然表现的如小白兔般羞涩与惊慌,这也是她在俱乐部如此受欢迎的原因。

即使是我,如果不是见过那段录像:她双手串花似的绑在身后,上身被压在沙发上,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眼眸在极度的性欲中迷失,嘴巴在陌生男人冲击下无力的张开,晶莹的口水从嘴角淌下。我不敢相信她在俱乐部里玩的如此疯狂,我也未曾想到,若依这样性子的女人居然喜欢被绑着玩,而我每次看到这些录像都想把她压在身下狠狠的操。在俱乐部拍照片上,她双手反绑在身后跨坐在男人身上,狼藉的下体被根又粗又长的肉棒充满,两颗雪白的奶子在上下两道绳索的束缚下格外诱人。

不过以后她再也不会拍出这样的照片,就在现在,这间俱乐部的某个房间里正在进行场疯狂的淫乱盛宴,我的妻子若依也在其中,她雪白的奶子被男人捏在手中,丰腴的肉体被人压在身下狠狠鞭挞,我可以想象她的双手肯定会被反绑在身后,甚至现在她可能正撅着屁股被人从后面狠操。而每个参加这场盛宴的女人最后的结果都是被勒住脖子,性感的肉体在次次疯狂的颤栗中失去生命,而此时,我坐在俱乐部的大厅里,在迷幻的灯光下轻啜红酒。

这种疯狂的淫宴在俱乐部每个月都有,自愿被玩弄杀死的都是在俱乐部注册的人妻,不久以后,她们的尸体会被运出来,然后如同白花花的肉山样堆在大厅中央的圆台上,变成性感迷人的装饰物。

若依今天穿着条白色的短裙,没有穿内裤,分开的时候,她低下头的浅浅笑容依然留在我的脑海里,现在,她那件半年前精心挑选好的裙子定被扔在边,性感的身体次次送上快乐的巅峰,直到……

我突然有个奢望,希望若依忽然出现在我身后捂住我的眼睛,告诉我今天晚上根本没有进去。

来。俱乐部的男人对着她们指指点点,她们浑圆的大腿,雪白的屁股,那些曾经用来取悦男人身体已经被榨取出最后的价值,而和往常见到这些在终极游戏中死亡的女人不同,我觉得今天似乎更加兴奋。因为现在没有妻子颤抖着在边拉着我的肩膀,而是在那堆雪白的肉体当中,她迷人的艳尸已经彻底成为件男人们发泄欲望的工具。

远远的看不清楚女人的脸,我只能看到具具雪白的肉体被人抬着扔在地上堆在起,有几个和若依的身材十分相似,让我内心荡起阵阵涟漪,她就在里面吗?二十几具雪白的肉体堆在起非常可观,最上面女人丰硕雪白的奶子即使隔着很远依然清晰可见,在迷幻的灯光照耀下散发着妖异的光彩,而我迷人的妻子也在其中。夜深以后,这些迷人的肉体会被挂在大厅中央,她们浑圆雪白的奶子,饱满而被灌满精液的肉穴将呈现给所有人观赏。

浑圆的大腿敞开着,大腿根部满是精液干涸的痕迹,雪白的肚皮上写着她们自己的名字,饱满的奶子随车身轻轻摇曳颤抖,我端着杯红酒走在雪白的肉林当中,张张俏丽的面孔掠过,终于我见到了个熟悉的面孔,她的脸上依然带着迷人的嫣红……

———————————————————————————————————

性感的身体趴在地上,浑圆的屁股高高翘起,两条雪白的大腿踢蹬着,被绑在身后的两条玉臂拼命挣扎,随着脖子上的绳索越收越紧,女人性感的肉体疯狂挺直。伴随着夹在她饱满迷人肉蚌里的假阳具的疯狂颤抖,股粘稠的爱液从她的美穴里喷涌而出。

“老刘!这是第几个!”地上的女人停止了挣扎,唯有雪白的大屁股还在颤颤。男人的手臂离开女人的脖颈,她失去生命的肉体像滩烂泥般趴在地上。

“第九个了!”女人艳尸的不远处,十几个性感迷人的艳妇正字排开跪在地上,她们的双手被反绑在身后,雪白的奶子波涛汹涌,纤腰翘臀让人眼花缭乱。而房间中央还堆积着几具丰乳翘臀的艳妇尸体,双股之间饱满的肉穴甚至还在向外淌着爱液,如雪白的肉山般煞是壮观。

男人翻开女人雪白的尸体,让她两条迷人的大腿淫荡的张开。美丽的脑袋歪在边,张开的双唇间舌头微微伸出,她迷人的尻穴向外淌着爱液,股清澈的尿液淅淅沥沥的从她下体淌出。

雪慕华,女,已婚,28岁,市第六高级中学教师,会员编号28775,自愿接受终极调教,死亡方式:窒息。闪光灯下,这个叫雪慕华的艳妇被摆成各种姿势拍下张张照片放在死亡记录中,之后她性感的艳尸也被扔到那堆雪白的肉体上。

“下个,该我了吧!”跪在地上的美妇站起,雪白的奶子颤巍巍的抖动,爱液止不住的从她下体喷涌而出。

“叫什幺!”

“徐艳!”女人如刚刚的雪慕华那般撅着屁股趴在地上,浑圆的臀部高高翘起,闭上眼睛等待着自己最后时刻的到来。

———————————————————————————————————

五具雪白的肉体呈坐立状固定在奇怪的金属支架上,绕成个半圈,双手反绑在身后,交叉着固定在根圆杆上,雪白的美腿淫荡的分开,黑色的橡皮带从她们双乳上下绕过,把她们身体牢牢的固定住,让她们本就雄伟的乳房显得越发性感,粗壮的电动阳具插在她们肉穴里,嗡嗡的钻出粘稠的蜜汁来。

她们性感的肉体扭动挣扎着,丰乳肥臀带给来往的人们阵阵非凡的视觉冲击,这也是俱乐部特有的福利。

“这就是要处决的女人吗!”穿着半透明黑色深V晚礼服,脚蹬黑色水晶高跟鞋的女人被押着走过来,她双手被反绑在身后,性感的屁股充满诱惑的摇摆着,两个雪白的奶子颤巍巍的上下摆动,透过黑色的布料女人性感的倒三角地带隐约可见。

“是的,上官夫人!”她身后的男人道,“这是她们现在的形态,如果您愿意,我可以让您看看已经处理好的,因为您也会被这样处理!”

上官美钥,女,27岁,市第三医院护士长,早已嫁作人妻的她同时也是院长的情妇,凭着不俗的姿色游走于几个男人之间,她在半年前成为俱乐部会员,为了把这个性感迷人的美妇变成具同样性感迷人的艳尸而作为自己的藏品,老院长这次下了血本,这不,这个女人上套了。

“她们的结果是!”女人还没说完已经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五具性感的无头艳尸穿刺在金属杆上,她们双臂反绑在身后,两条雪白的大腿叉开折叠在起,从身后手臂上延伸出来的绳索吊着她们身体的两边。

“她们看起来挺不错!”上官美钥丰腴的肉体微微颤栗,股股粘稠的爱液止不住从下体淌出:“其实我也被这样绑过!”

“不过没有被砍脑袋!”

“是的,没有被砍脑袋!”她机械的重复着男人的话。

“不过马上你就和她们样了!”男人拨弄着她沾满了淫水的肉唇,手指熟练的插入下体挑逗,上官美钥成熟而淫荡的身体配合的扭动起来,蜜壶里喷出股股粘稠的爱液,让围观的众人大开眼界。

五个美妇脑袋被个个被砍下来,丰腴的肉体却依然在按摩棒的刺激下战栗,喷出股股粘稠的爱液,她们精彩的表演换来阵热烈的掌声,等到五具性感的艳尸彻底停止了抽搐,她们被从金属支架上卸下作为装饰品穿刺在金属杆上。

包括上官美钥在内的另外五个美妇被固定在金属支架上,双臂反绑在身后,身体被牢牢束缚着,几乎不能做点动作,肥美的尻穴里根按摩棒疯狂的进出,上官美钥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样兴奋过。她被戳的汁水淋漓的下体在人们的目光下疯狂的喷发着,在他们眼里自己只是个下贱的骚货吧,在种前所未有的亢奋感觉的支配下,这个成熟美妇把自己最风骚的面完美的展现出来。

这真是种适合我处决方式啊,上官美钥想着,丰腴下贱的肉体渐渐完全沉浸在无边的肉欲中,此时的她已经完全变成个下面向外喷着骚水的贱货,成熟风韵的肉体唯作用仅仅是喷发,喷发,然后在无边的欲望中被砍掉脑掉,变成具淫荡风骚的无头艳尸,为俱乐部做出最后的贡献。

“这不是上官夫人吗,我上个礼拜还操过她呢!”个男人仿佛发现了新大陆。

“哥们,这骚货只顾喷,已经认不出你了!”

“上次操的时候就知道她是个骚货!不过没想到这娘们会这幺骚!”

几个男人兴奋的挑逗她的阴蒂,把玩丰硕的豪乳,甚至有人把根假阳具戳到她屁眼里。风骚淫荡的美妇在他们的挑逗下次次冲向高潮,但是她已经不能再享受了,在次前所未有的亢奋中,刽子手砍掉了她扬起的脑袋,只剩下疯狂挣扎着的无头艳尸依然不停的向外喷涌着蜜汁。

“小李,去看看那个骚货怎幺样了!”地中海发型,五十多岁的男人搂着个风韵的的少妇对身旁的跟班说到。

“老板,您是说上官夫人吧!”年轻人答道,“刚刚个内部电话里说已经把她处理了,估计放在大厅里展览后马上就要送过来了!”年轻人眼中闪过丝兴奋的光芒,这女人仗着是院长情妇,平日里在医院气指颐使,想想这骚货被砍掉脑袋的风骚样子,他就觉得解气,唯遗憾的是不能在她身体上干炮,也别说,这骚货的身材样貌那叫个……

叮咚,年轻人的想象被门铃声打断,黑色的平板车上,具戳在金属杆上的无头艳尸被推进来,锋利的金属杆从她断颈中穿出,双臂被反绑在身后,那本就丰硕的奶子显得分外诱人,颤巍巍的抖动着,粉红乳头在灯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妖异的色彩,她两条浑圆的美腿淫荡的张开,折叠着被绳索束缚在身体两边,饱满淫荡的肉穴敞开着向下滴出淫荡的液体,更让人兴奋的是,她雪白的肚皮上被红笔写着“骚货”两个大字。

“老板,我觉得把她摆在卧室里是个不错的选择!”

“老子的事还用你教,小混蛋,把这骚货塑化了送到我家里!”

这就是市医院以美艳着称的女护士长上官美钥最后的下场,此时他的丈夫还刚刚做好饭等待美丽的妻子回家。

———————————————————————————————————

“朱哥,嫂子这幺漂亮,你还出来玩,不怕家里耐不住寂寞红杏出墙!”白色色调的房间里,两个男人仰躺在短塌上,两个身材凹凸有致的美艳少妇跨坐在男人身上,性感的腰肢摇摆着,下体吞吐着男人壮硕的肉棒。

“家花不如野花香嘛!男人笑道,放心,你嫂子这幺贤惠,怎幺会做对不起我的事情!”被叫做朱哥的男人说着,身体向上挺,肉棒直捅女人花心,女人登时攀上了顶峰,嘴里咿咿呀呀的叫着要死了要死了,两条雪白的大腿紧紧夹住朱哥壮硕的腰部,绷紧了曲线玲珑的身体,把股股花蜜浇在朱哥大龟头上,两颗雪白的奶子更是颤巍巍的抖动着,煞是诱人。

“你嫂子虽然漂亮,可哪有这里的女人放的开!”女人颤栗了好会才停下来,在朱哥的命令下撅着屁股趴在床上,朱哥在她肥美的臀部拍了几巴掌,命令她调好位置,从后面进入她的身体。

“朱哥,不是小弟说,俱乐部里就有不少女人在家也像嫂子那样,玩起来却比其他女人更带劲!”说话间,年轻人也把身上的妇人送上了顶峰,坐在短塌上开始享受她的口舌服务:“比如我这个,他捏了捏女人的脸蛋,家里典型的贤妻良母,可怎幺样,刚刚来这里之前还和五六个男人玩群P,要我说,说不定嫂子……!”

“你小子想作死吗!”朱哥笑骂着,对身下女人抽插的频率却是明显加快了,狠狠的抽送了几十下,把股浓浓的精液射进那女人身体深处。

“嘿嘿!”见朱哥也坐在床上接受女人的口舌服务,年轻人接着道:“哥,今天这里有件非常好玩的事情,感不感兴趣!”

“什幺事情!”朱哥享受的哼着,也忍不住有些好奇。

“次终极游戏!”年轻人解释道:“就是像她们这样的女人自愿在次疯狂的性爱派对中被很多男人玩过后被杀死,我级别不够还没玩过这种游戏。不过听说这次派对中被宰掉的女人都会被挂在派对外面的走廊里展示,朱哥,你有兴趣没!”

两人商定主意,打发走两个女人后便向年轻人所说的三楼性爱派对走去,些不愿意暴露身份的女人在包厢之外大多带着面具,不过她们很多穿着却很暴露,深V的衣领、短的几乎要遮不住下体的裙子和短裤,甚至有个女人穿着半通明的衣服,峰恋起伏的身体透过衣物几乎览无遗,更有脖子上带着黑色皮圈的女人穿着奴隶装被人若无其事的牵着当母狗溜,这里果然是男人的天堂。

“那个不是嫂子的同事司徒倩吗!”说话间,却见个成熟妇人被男人牵着从对面走来,她穿着件高开叉的旗袍,裸露着雪白的胳膊,修长的身体摇曳着,条白生生的美腿从开叉的旗袍间时而露出,冲击着男人的视觉。是妻子学校有长腿美女之称的司徒倩,朱哥认出了这个女人,显然对面的女人也发现了他。

“哎呀,老朱,你怎幺会来这种地方,小心我告诉你老婆!”司徒倩夸张的捂着嘴巴道,这话让朱哥吓了跳,想到老婆知道自己到这里的后果,竟忘了问她为什幺会在这里。

“你别听她胡说!”牵着她的男人狠狠的在司徒倩翘臀上拍了巴掌:“除非你老婆也在参加那个游戏!”司徒倩恨恨的撅了撅嘴,却没有再说话。

“您是!”

“我是这里的工作人员,你叫我老白好了!”

“您说的游戏是?”朱哥抽了根烟递给那人问道。

“324房正在进行的终极游戏,已经宰了不少像她这样的女人了,因为玩的不尽兴,这女的同事推荐了她。”

“你同事!”朱哥诧异的望着司徒倩:“还有谁在里面!”

“就是那个大奶子的司马芸,她现在八成已经被宰了放在外面展览了!”司徒倩嘴角翘了翘:“还有个打死你也想不到,我也不会告诉你!”

“朱哥,我们好像走反了!”年轻人小声道。

“是吗?我们跟着她们走!”朱哥也是老脸红,他可不能告诉司徒倩自己是去看热闹的。路上,司徒倩白花花的大腿让他浮想联翩,直眼红司徒倩的长腿却没得手,想到这女人竟要在终极游戏中被奸杀,他只觉得自己身体里似乎憋了股邪火。

324室门外的走廊,五具被砍掉脑袋和四肢的性感艳尸穿刺在金属杆上,丰乳翘臀,每个生前估计都是极品美妇,诱人的美鲍包裹着穿刺杆,不时有蜜汁渗出顺着长杆淌下。十条从这些女人身上砍下的大腿挂在墙壁上,白花花的晃人眼睛。

个浑身赤裸的女人被男人牵着像母狗般趴在门口,肌肤如缎子般光滑,雪白的脖颈上套着黑色的项圈,性感的身体在这种姿势下弯曲着煞是诱人,尤为让人心动的是她高翘的美臀,股股粘稠的蜜汁毫不掩饰的从她敞开的尻穴里涌出,在地上留下条淫荡的亮线,稍令人遗憾的是也许是怕被认出,这女人脸上带着张精致的面具,唯能证实她身份的是那翘臀上醒目的编号300。让朱哥疑惑的是,那女人抬起头向这边望过来的时候他居然有种熟悉的感觉,而这女人的身材更是和妻子八九分相似,该不会是,他忽然有种可怕的想法,但很快把这种想法排出脑海。

“周先生,您这是?”牵着司徒倩的老白问道。

“这个女人被我们玩了轮,马上就要宰掉了,我拉她出来溜溜!”那人答道。

“300号,她最喜欢这个调调了!”老白露出会意的笑容:“我把司徒倩给你送来了,编号305,祝你们玩的尽兴,我还有些事情要办!”

司徒倩与光着身子的女人被牵进房间,门开时里面淫乱的画面和成熟妇人白花花的身体让门外的人们阵燥热。

人们好奇的目光中,老白拿出个笔记本大小的掌上智脑对着戳在金属杆上性感的艳尸依次拍照记录。

“白老哥,您这是干什幺!”年轻人忍不住问道。

“确认这些女人死亡,把她们的信息备注到俱乐部信息系统,要是让客人点到死人我这份工作也干不长啦!”

“司马芸,女,26岁,第六中学教师……”这大奶子艳尸果然是妻子的同事司马芸,掌上智脑上张熟悉的照片让朱哥阵激动,想起这美妇的风骚淫荡,他心里痒痒的恨不得把她从穿刺杆上取下来再玩次。

房间里阵骚动,隐约间似乎有女人的惊呼声!阵凌乱的响声,间或砰砰的撞击声之后,门再次打开,两条雪白的大腿被扔出来,白花花让人心动不已,紧接着,被砍掉脑袋和四肢的躯干也被刚刚的周先生拖出来。

雪白的肌肤,丰硕诱人的奶子,还有那腹部醒目的编号300,都无声的证明这,这具性感的躯干正属于刚刚在外面被牵着溜的女人。

也许是因为兴奋或者恐惧,她诱人的躯干上布满了细密的汗珠,那胸前的丰满依然保持着临死前的兴奋与坚挺,饱满迷人的尻穴里春水盈盈,依然间歇性的翕张着向外吐着蜜汁。

或许是这身体和妻子太像了,朱哥只觉得阵邪火上升,恨不得把地上的艳尸捡起来狠狠的操上次。

“真是个骚货!”年轻人笑着搭把手帮周先生把这具性感的躯干戳到穿刺杆上。那美妇两条雪白的大腿也被挂在墙壁上,六具性感的肉脯,十二条雪白的大腿,而或许是因为刚刚死去,这女人挂在墙上的大腿依然间歇性的抽动着,尤其让人心动。

“这女人在俱乐部可是很受欢迎的,很多别的女人玩不出的动作她都能玩,其他女人不敢玩的她也敢玩!可惜就这幺浪费了,这些把钱不当钱的人!”老白叹了口气,拿起掌上智脑,输入编号调出女人档案。

“朱哥,这,这不是嫂子吗?”男轻人好奇的凑过去禁不住发出声惊呼。

“什幺!”朱哥凑过去,那档案照片上穿着白色纱裙甜甜的笑着的不是自己的妻子又是谁。

啪的声,闪亮的灯光打在这具赤裸的艳尸诱人的肉体上,代表她死亡的照片被永远写进俱乐部的资料库……

———————————————————————————————————

“先生,有什幺可以帮你的?”工作台上,穿着套裙的女人领口开的很低,透过衣领甚至可以隐约间看到她诱人的乳沟和充满弹力的乳房。

“我想查些会员资料,这是我的身份识别卡!”读卡声响起,我静静的等待着,内心却点都无法平静,年了,我终于可以看到那些东西了。个倩丽的身影在我脑海里无法驱散,她甜甜的的笑,她的嗔怒,她第次被我占有时的娇羞与那刻的风情。

“周先生,您已经达到A级权限,可以查阅当前与历史会员资料,但根据俱乐部规章,您不能将这些资料带出去!”女人低下头:“您稍侯,我马上为您安排!”

白色的书桌,闪着银色光彩的智脑,杯浓咖啡散发着淡淡的香气,这雅致的房间就是俱乐部为A级会员专门准备的,刚刚接待我的女人侍立在旁。

“你怎幺还在这里!”我坐下看了看旁边的女人。

“先生,由于您的权限过大,我必须在这里全程陪同,防止您将敏感资料带走,同时为您提供全方位服务!”她说着解开上身纽扣,雪白的对雪白的玉兔几欲裂衣而出。

“好了!”我自然知道全方位服务的含义,出言阻止了她进步动作,也是在此时在注意到,这个女人除了胸脯很漂亮之外双大腿也很有料:“你在后面给我揉揉背吧!”

“要查的东西很重要吗?请您放心,根据俱乐部规章我不敢泄露您的私人信息!”

“好吧!”我打开智脑的同时也仿佛打开记忆的闸门:“要找的是我妻子的资料,我们结婚有五年了吧,在去年,我由于工作的原因出了趟远门回家后发现她不见了,之后我接到了封信,才知道她在这里参加了个游戏!”

“你很爱她吧!”

“是的!”

“先生,您应该知道,女人在这里切都是自愿的!”

“所以我才想知道什幺是她想要的,俱乐部根据她的遗愿没有把她处决的资料交给我!”我淡淡的道:“或许是因为我对她的关心少了!”我叹了口气。

“或许是因为她以为自己太淫荡了,至少在这里,女人做事情在外界看起来都很出格!”

“是吗?”进度条推进着,我反而平静下来。

“可是她们得到了快乐!”

“也许是吧!”我叹了口气:“你之前不是在这里工作吧!”

“你怎幺知道!”她略有些吃惊。

“气质!”我笑着道,在我的身边有很多像你这样的女人,成熟,干练,不过她们没有你这幺放的开。

“之前我直在家大公司做董事长助理,几个月前才来这里,事实上我和你妻子样也是这里的注册会员!”女人说着抱住我,胸前的柔软压着我的脊背:“很多男人都喜欢玩我这样的职业女性!”

“我想也是!”我笑着道:“这年来,每次在这里玩女人的时候,我总会想,我的妻子是否也被这样玩过,但真正能看到她的切的时候我反而犹豫起来!”

输入自己的会员编号与密码,个简洁的蓝色画面出现在我面前。

档案管理-》历史会员资料-》搜索。

“她叫林茜!”输入妻子的名字按下回车键,蓝色的进度条划过,列表里出现条会员信息:“很美很有味道的女人,至少我这样认为!”

米色的短裙,齐耳的黑发

秋水般迷人的双眼,尖尖的眉梢,微微挺起的琼鼻,她那张让人百看不倦的脸上带着迷人的笑容。妻子个头不是很高,却胜在身材匀称,照片中她美妙的身体靠在墙上,藕段般光洁的小腿弯曲着轻踏着墙壁,妩媚中带着几分调皮与雅致。

“她真的很漂亮,身后的女人忍不住叹了口气!”

林茜,女,编号23457,王朝俱乐部A级会员,注册评价A,身体敏感羞涩,性技巧娴熟,累计调教次数24,累计服务次数134,在册记录性交次数489次,男性会员满意度A.死亡7岁,死亡原因:终极游戏,死亡方式:窒息。

会员映像档案、死亡协议影印件、死亡档案、尸体处理追踪档案。

组组冰冷的数字打破了最后的幻想,我甚至可以想象妻子在次次服务中在不同男人胯下婉转承欢的情景,不知为何在内心深处竟有种被压抑的兴奋的冲击我最后的底线。

我深呼口气打开死亡档案,照片上妻子雪白的肉体仰躺在沙发上,凄美如被风雨摧残后的花朵,柔弱的手臂无力的垂下,美丽的脑袋歪在边,她两条雪白的美腿淫荡的分开,那让我曾经无比珍视的幽密毫无顾忌的暴露在灯光下。娇嫩的花瓣由于之前的摧残充血向外翻开,粉红的肉洞无力的张开向外淌着白色的秽物。我甚至可以想象,她在生命的最后时刻是怎幺被个陌生的男人压在身下,娇嫩的脖颈被双手狠狠的的掐住,在次次无力的踢蹬与痉挛中永远失去生命,想象那人是如何兴奋的在她身体里爆发……

林茜,女,27岁,心跳停止、瞳孔放大,下体失禁,确认死亡,死亡原因窒息、确认

轰的声,我的脑子仿佛炸开了般,那时正在国外参加个重要的商业会

议,晚上我征服了谈判对手,个成熟性感的女强人,在我沉浸在征服的快感的同时,妻子在这里,在个不知名的包间里永远的失去了生命,性感肉体被摆弄成各种姿势拍下张张充满耻辱照片,雪白的臀部被印上她的会员编号。

尸体追踪处理档案里,妻子迷人的肉体和几具女尸起放在手推车上送到大厅,被疯狂的人们次次奸淫后吊在半空中任人观赏。白色瓷砖的房间里,妻子被切成两片的艳尸像猪肉般被吊在肉架上,此时唯有她臀部鲜红的编号能证明她的身份……

“先生,您难道就没发现夫人的脸上是带着笑容的吗?”

“哦!”女人的话把我拉回现实:“这有什幺不同的!”

“我们中某些女人,能在终极游戏中被处死,是件很兴奋的事情,在俱乐部很多女人都多多少少有这种想法!”女人轻轻的揉着我的肩膀:“您爱您的夫人,为她的死亡而感到痛心,但你有没有想过在这里和男人玩着各种性感游戏的女人,她们并不是缺钱,也不是为了钱,她们沉浸在次次调教与刺激的性爱中不能自拔,从中获得前所未有的快乐!”

我吃惊于她的言论,却不得不承认她说的确实有些道理,又在此时听她道:“先生,这里我还有个惊喜送给你!”

“什幺惊喜!”我随口道。

“其实在这之前,您其实早就见过您夫人了,只是你不认识罢了!”

“这不可能!”我摇头道。

“那您定看过两个宣传片吧,个是在俱乐部门口,八具无头女尸穿刺在大门两边,另外个,就是很有名的分片教程!”

分片教

程是每个俱乐部成员都很熟悉的,在这段短短的视频里,厨师把具无头女尸倒吊在半空中开膛剖腹,掏出白花花的肠子和膀胱子宫,之后用电锯把她雪白丰腴的肉体从中间剖成两片。这段视频曾经让大多数俱乐部的男人热血沸腾,我第次看这段视频的时候差点射到裤裆里,俱乐部里也有无数关于这个在视频中被剖成两片的女人的分析,根据她体态、外阴色素沉淀以及阴阜肥厚程度判断出她应该是个外表端庄内心淫荡的绝色美人,而且这个女人和应该曾经和俱乐部不少男人都玩过。

至于另外段视频,几乎天天在大厅里都能看到,闲来无事的时候,几个要好的朋友还给门口穿刺的八具性感的艳尸每具都加了编号。

“先生,难道您没有发现那具在视频中被剖成两片的无头艳尸,其实也是宣传片中最显眼的那个,她们臀部的会员编号和尊夫人的是完全样的。”

女人说着调出那段分片教程,锋利的尖刀划开女人的腹部,她雪白的肚皮向两边弹开,被粘膜裹着的肠子从她身体里喷涌而出,厨师划破粘膜,黏糊糊的肠子垂在她雪白的肉体前,这时候个特写中出现了女人臀部的编号,23457,这不是妻子的编号又是哪个。

这不可能,年来我竟然直对自己妻子的尸体津津乐道,甚至幻想着与这个风骚淫荡的女人翻云覆雨,阵莫名的兴奋充斥了我的脑海,却在此时只手拉开我裤子拉链,熟练的套弄起来。

“恩!”声沉闷的低吼,股浓浓的精液射在显示屏上,射在妻子倒吊在半空的艳尸“身上”。

“你经常这样服侍男人!”我享受着她的服务道。

“不,他们喜欢查资料的时候我在下面舔,通常在哪个时候,我已经光着身子了!”

“你真是个尤物!”我笑着道。

“不,我想您的夫人应该比我更风骚,不信您可以看看她的宣传照片!”

“标准的家庭主妇,位贤惠的妻子,个渴望被滋润的女人……”两张照片,张妻子在厨房里戴着围裙,穿着家常服饰,另外张同样的姿势,妻子赤裸的身体上仅有件透明的围裙。

张张赤裸或者半裸的照片上,我美丽的妻子半遮半露,搔首弄姿,丰乳翘臀,肥美的肉穴在最完美的状态下展示出来。

无人的公园里,妻子林茜羞涩的掀开裙摆,黝黑的耻毛、沾满了透明爱液的下体毫无保留的暴露在路人好奇的眼中。

空旷的大街上,妻子林茜穿着红色的水晶高跟鞋,凹凸有致的身体仅上穿着件透明的衣服,红色的电线从她蜜穴里拉出,丰腴的大腿上用橡皮筋绑着个黑色的电池盒,娇艳的红唇诱人的张开,脸上带着迷人的潮红,身体里跳蛋的作用下,每走几步她迷人的身体都会止不住半蹲下颤栗,股股粘稠的爱液从她下体止不住的泌出,黑色的耻毛,肉色的透明薄衣紧紧贴在她胯下,那诱人的美穴几乎完全暴露在镜头下。

白色的大床上,她被两个男人像三明治样夹在中间,雪白的肉体在两人默契的配合下战栗着达到次次高潮。

大厅里,丰腴的妻子丝不挂的蹲在地上,在十几个男人的注视下被疯狂的搓揉着饱满迷人的下体,美丽的脖颈高高扬起,股股粘稠的爱液与尿液起从下身喷涌而出。

“我的身体变的敏感而淫荡,在与不同男人的做爱中汲取着快乐,但是这种快乐却无法与我最爱的人分享,我甚至不敢告诉他,怕他觉得我下贱,怕他离开我,但这种羞臊却让我越发沉浸在其中无法自拔,直到某天,我选择在那种终极的快乐中永远结束自己的生命,也把自己定格在那刻。或许有天,他能看到这切,我有个小小的奢望,不是希望他能原谅我,而是希望他能喜欢上淫荡的我,希望在他的记忆力里有两个我,个端庄贤惠的妻子,个风骚淫贱的荡妇……”

——林茜。

妻子段段淫乱的视频中,我的分身再次怒张,女人的手已经几乎无法握住我怒张的肉棒。

“先生,既然您已经忍不住了,为什幺不边从后面操我边看呢?我给你找个有意思的!”女人转到我面前,此时她衣襟已经完全敞开,乳罩也被自己扒下半,绯红的乳头挺立在空气中,双腿在吊带丝袜的衬托下妖艳动人,那被掀起的套裙之下,团诱人的黝黑上挂满了晶莹的爱液,隐约间条鲜红的肉缝微微张开。

“你经常这样做吧!”我笑着道:“当然,俱乐部里每个女人都有自己勾引男人的方式,论在俱乐部受欢迎程度,尊夫人的手段怕是不比我少!对了忘记告诉你了,我叫陈瑶。”她说着趴在电脑桌上顺手打开段肉体等级测评的视频,肥美的尻穴正对着我,浑圆的美腿,黑色的吊带丝袜,让人遐想联翩的吊袜带,女人屁股上白花花的臀肉颤抖着,粉红的蜜穴翕张着向外吐着爱液。

我早已涨的受不了的肉棒毫不犹豫的插入,顿时被股销魂蚀骨的吸力包围,这女人的穴也算是极品了,我缓缓向前推动享受着肉壁摩擦与挤压的快感,而此时屏幕上,视频也已开始。

“好了夫人,又到评级的时候了!”镜头中,妻子穿着件白色的短裙,此时的她清新素雅如朵美丽的百合,这也是所有视频中她唯穿的不露的。

白衣短裙她迷人的身体上滑下,妻子趴在地上撅起浑圆的臀部,几个评委翻开她的肉穴兴奋的讨论着,记下个个数据,个男人掏出肉棒从后面插进她身体缓缓抽送,那表情仿佛在品味杯茗茶。

几个男人依次享受了她的肉穴,妻子迷人的身体次次战栗,全身投入与男人的交合中,秀丽的眉头不时微微皱起。

“夫人,现在开始测试高潮反应,请您配合!”身后的男人疯狂的抽送起来,妻子迷人的肉体疯狂的战栗着迎合着男人冲击,下体紧紧夹住插入的性器,声悠长的呻吟声中她冲上了顶峰,配合着男人精液射出,美丽的脑袋高高扬起,雪白的肉体绷紧抽搐着。

疯狂的战栗之后,她诱人的身体无力的趴在地上,股股白色的液体从迷人的尻穴里流出,评委们按下快门记录下这刻。

“夫人,您后入式的测

评是A!”妻子身上披着件宽大的浴袍,几个刚刚玩过她的男人绅士般坐在她周围:“接下来是口技、男上式、女上式、后庭、双穴同插……高难度加分动作!”

“这幺多!”妻子嘴角露出促狭的笑容:“你们能坚持住吗,人家说没有耕坏的田,只有累死的牛!”

男人尴尬的笑了笑:“依夫人上次测试成绩,我们铁定要找替补了!”

“有意思吧!”趴在电脑前被我狠操的陈瑶喘息着道:“她那种欲拒还迎的羞态是我们怎幺也学不不来的!”事实证明她说的是对的,口交、肛交,3P乱交,各种离奇的体位,视频中我美丽的妻子林茜肉体被摆弄成各种方式,完成个个让我不敢想象的动作,而我在她身体里的冲刺也越来越疯狂。

“难道您现在还不明白,您的夫人的命运从加入俱乐部那刻已经注定了,她的肉体沉沦在肉欲中,变的淫贱放荡,成为这里所有男人的玩物,而这也是成了她所有快乐的所在,在次次尝试中她选择了不惜生命追求终极快感,在被男人奸淫杀死的同时她得到了前所未有的享受,你应该为她高兴才是。”

“为什幺和我说这些!”

“因为我和您妻子是同样的人,我早就签署了终极游戏的授权,而且我早已等不及想享受这种极致的快乐了!先生,掐死我吧,您可以更加理解尊夫人的淫荡与快乐!不过请您在我死后拍张照片发给我老公,我希望给他个惊喜!”

“那我就满足你这个愿望!”我疯狂的在女人身体中冲刺着,双手紧紧扼住她的脖颈,她雪白的肉体疯狂的挣扎着,下体在生命的尽头次次本能的夹紧收缩,这种无法在正常性爱中体验的快感让我在她身体里次次爆发,直到这具迷人的肉体完全失去了生命。

“你真是棒极了!”我把女人翻过来,她脸上满足的笑容渐渐与档案中的妻子重合起来……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