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最后的毕业聚餐 第十一章 空中舞步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21:5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天香阁,装修豪华的更衣间里,浑身赤裸的女人站在梳妆台前,性感迷人的身体凹凸有致的身体,黑色的高跟鞋配上黑色的吊带丝袜,丰满尖翘的酥乳如新剥的鸡头,纤细富有弹性的腰肢,微微翘起的屁股,这样的身体只把性感这个词阐述的淋漓尽致。

她就是地狱天使,被天香阁警报器召唤之后她就来了这里,和她被召唤起的女人大多已经变成块没有生命的肉,唯有她被留了下来。着并不是说明她已经不需要宰杀了,而是……

穿着件白色长褂的阿甘轻轻的揽住她纤细的腰肢:“几年了,没想到我们会在这种地方见面。”

“我也没想到,我本以为已经摆脱你了!”地狱天使轻轻的拢了拢长发,脸上露出丝淡淡的微笑。

“你笑起来还是那么好看。”阿甘把天使两条白皙的手臂反剪到背后,仿佛正在做件习以为常的事:“我本来以为,你已经嫁人了。”

天使轻轻的皱了皱眉头:“本来确实想找个喜欢的人嫁了,可挑来挑去总没有合适的你做什么!”

“你知道,今天晚上会有些庆祝活动。”

“是的!但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

“饭店决定在活动里宰杀四月,现在又加上你。在这里,每头肉畜处理之前都要接受些性安慰,本来他们计划本来计划在台上宰杀之前找嘉宾来做,可我不同意!”

“为什么,因为我曾经是你女朋友。你应该知道,我今天已经被很多不同的男人操过,就连我的衣服刚刚也是当着所有人的面脱掉的。”天使嘴角轻轻翘起,丰满的胸部微微挺起,。

“或许把,如果看着你当着那么多人的面做爱,我心里会不舒服,其实你不穿衣服的样子更漂亮,比如……”阿甘轻轻的拨弄着粉红的乳头:“它们,还是那么动人。”

“你说过我的乳房长的很漂亮。”

“它们很翘!”

“可你现在却想把它切下来烤了给别人吃!”天使心里莫名的有些烦躁。

“有什么不可以!”在我眼里,你是件完美的艺术品。似乎不愿意多说,阿甘分开天使诱人的双腿,两年不见她依然如此敏感,饱满的肉穴早就湿淋淋的:“你现在的样子让我有种欲望。”滚烫的龟头抵住泥泞的阴道口,种别样的情愫在两人之间蔓延。

“不是例行公事吗?”天使刺了他句,却不由的撅了撅屁股,雄壮的鸡巴登时插了进去。

阿吉两只手从后面握住天使白皙的手臂,阴茎试探性的在她身体里抽送起来:“其实直以来,我都幻想着在镜子面前和你做爱。”

镜子里,女人的身体弯成个迷人的弧度,两颗饱满的酥乳在男人的冲击下不安分的跳动,分开的双腿之间根男人的东西在诱人的下体进出。这是自己吗,天使甩了甩头发,让镜子里的女人看起来更完美,更矜持些。

“其实你现在的样子风骚极了!”

“这个姿势,今天有好几个男人用过。”天使扬起脖子,喘息变的粗重起来:“有个比你这东西大的多。”阿甘抽送的频率明显加快了。粗壮的肉棒每次都直抵花心,捣的天使呻吟声脱口而出。男人,其实都是这样,她脸上禁不住荡起淡淡的笑意,至少他以前没有这么疯狂过。

“其实,今天我本来是带学生起聚餐的。”天使扬起头,闭上眼睛静静的享受性爱:“可我却要在这里接受宰杀,阿甘,这两年我也和几个男人做过,却没有今天这么兴奋。这真

是个荒唐的世界,或者是我很荒唐,我现在居然在怀念在畜栏里被几个男人很操的滋味。”

“那是因为你是女人。”

“会在台上,我会装作不认识你!”

“恩!”

“绞死你之前,我会划开你的肚皮!”

“恩!”

其实天使已经不记得阿甘说什么了,只是沉浸在浪高过浪的快感中,直到那刻,当她想起这句话的时候已经晚了。

那个时候她和白色连衣裙四月起站在起,除了双性感的吊带丝袜之外丝不挂,脖子上黑色的奴隶项圈代表着她的身份头即将宰杀的肉畜。

唯不同的是,她的腹部已经被剖开,雪白的肚皮上,冒着热气的肠子从她腹部二十厘米长的开口中流出,直垂到她性感的两腿之间。可她似乎点都没感觉到,轻轻的抬起傲人的胸脯,如个称职的模特般摆出各种POSS。天使般的容貌,魔鬼般的身材,雪白的腹部划开条长长的切口,充满神秘诱惑的内脏自然的吊在她身前,这样个女人摆出各种性感的POSS,性感、冷艳而又充满了神秘的诱惑,所有嘉宾都被她征服了。

“正如大家所看到了,经过特殊处理的肉畜丝毫不会感觉到疼痛,她们的性敏感度也丝毫不会降低,只是这时候她们的生命只剩下两个小时了。”

“她可以正常性交吗?”位嘉宾问道。

“可以,而且这时候,她们分外敏感,你可以试试。”

阿甘当着所有人面剖开自己腹部时,天使时间也惊呆了,但接下来,她在大屏幕上看到自己的样子,性感而充满了别样的诱惑,滑腻的肠道划过敏感的阴核带来阵阵快感,种全新的感官让她欲罢不能。

或许在他们眼里自己只是头比较特殊的肉畜吧,天使着双手扶住绞架翘起性感迷人的臀部,肥美的尻穴敞开着面对所有嘉宾,股浓浓的爱液禁不住喷涌而出。

丰满圆润的臀部,两条迷人的大腿淫荡的分开,配上那轻轻饱满多汁的肉穴,轻轻摇摆的肠子,眼前这头肉畜的淫荡与乖巧简直是人间极品。为展示这种处理方式的完美,几个花钱雇来的男人开始从后面操这头已经被活开膛的肉畜。

晚宴就在这样种轻松愉快的气氛下继续进行,翘着屁股趴在中央接受奸淫的女人仿佛成为个装饰品,如同她在男人冲击下越发激昂的呻吟,气氛也在女老板四月娴熟的交际手腕上越发热烈。

天使动人的呻吟声中,最后个男人从她身体里退出,丰满迷人的双臀之间,淫荡的肉穴里乳白色的精液迫不及待的涌出来。为了显示肉畜的健康与活力,她的屁眼也被操了好几次,可爱的菊穴被干成了个红色的圆洞,直肠里灌满了精液。

两个简易的绞架竖立起来,四月脸微笑的立在绞架下和来宾们谈笑风生,结束奸淫的天使也被押到另个绞架正下方,粗糙的绞索套在她修长白皙的脖颈上。

“为答谢顾客,作为天香阁的老板,我将和这头肉畜起被绞死!”四月的话把气氛推到了顶点。纵然早就知道这位迷人的女老板会在餐厅成立十周年之际献出自己的身体,嘉宾们也不由的有些不真实的感觉。却见她轻轻的褪下长裙,除了丝袜是肉丝的,她里面的装束居然与旁边的肉畜般无二。

“为了达到肉质最佳状态,老板在天香阁最好的调畜师的指导下饮食、生活,甚至每天保持至少要和十几个男人交合。”天香阁大堂经理介绍道:“而这位直为大家表演的肉畜是四月老板直以来的闺中密友,头各项指标都达到S级的肉畜。”

个同样的绞索套在四月修长迷人的脖颈上,绞架下,两个女人相视笑。两个工作人员把她们双手反绑在背后,嘉宾们期待的目光中,她们脚下的板凳同时抽掉,四条修长白皙的大腿开始在半空中展开动人的舞步。

同样的凄婉,同样的动人,胯下吊着的内脏给天使增加了份别样的性感。而四月,迷人的身体动人的挣扎着,粉红的肉缝里甩出点点晶莹的淫水,这位漂亮的女老板向所有人展示出她最淫荡的面。

个穿着白色大褂的阿甘走到绞架下,锋利的尖刀在四月平坦的腹部轻轻划,雪白的内脏从她圆润的小腹股脑的涌出来。人群中响起片嘘声,两个大开膛的美女用自己的剩余的生命阐述着最后的意义。

“各位嘉宾,接下来,我们的大厨阿甘将用不同的方式处理这两头性感的肉畜!”大唐经理道。

只见阿甘来到绞架下的四月面前,轻轻的分开她腹部长长的切口,刀子灵活的在腹腔里割了好几下,副完整的消化系统便从她身体里拿出来,她空空如也的身体里只剩下生殖系统和膀胱。这时候,四月性感的身体仍如既往的挣扎着。另个厨师也如他样取出天使身体里剩下的消化系统,它们被统盛放在个透明的玻璃容器中不分彼此。

绞索慢慢升高,两根长长的穿刺杆竖立在她们身下,锋利的尖端没入肥嫩的阴户中,十厘米直径的穿刺杆把她们饱满的阴户撑开到最大。两个女人似乎也觉察到危险的临近,身体更加卖力的挣扎着想摆脱插入身体的异物,可在人们的眼中更像是围绕着穿刺杆舞蹈。

绞索寸寸放下,闪着金属光泽的已经插进两个女人身体大半,脖子上黑色的奴隶项圈切断了她们白皙的脖颈,两具性感的无头身体向下坠去,瞬时间,穿刺杆的尖刺从断颈中穿出,此时她们身体仍保持了绞索上挣扎的状态:晶莹的玉臂被绑在身后,两具雪白的身体歇斯底里般扭动,饱满的玉兔以不可思议的频率上下摆动,真可谓是波涛汹涌,蔚为壮观。那雪白的大腿拼命挣扎着,充满肉感的私处蠕动着吮吸着穿刺杆,股股晶莹的淫水沿着穿刺杆喷涌而出。

而此时,她们美丽的脑袋依旧吊在绞索上,脸的幸福迷茫与不可思议。

大厅中央的炭火上,两具性感的无头身体在灼热的火舌下转动,酱料与高温双重作用下,她们完美的身体渐渐现出迷人的橘红色,缕缕若有若无的肉香在空气中飘荡

开来。

炭火旁边,两颗美丽的女人脑袋静静的插在尖刺上,灵动的双眼却如往昔,她们,还沉浸在最后的疯狂中吗……

“为远远与小星儿干杯,干杯!”同学们举起手中的饮料,长长餐桌上趴着两具性感的肉体,圆圆的屁股高高翘起,远远的身体已被烤成迷人的金黄色,根胡萝卜插在她胡桃般敞开的私处。小星儿可爱的脑袋放在精致的盘子里,仿佛若有所思的望着自己无头的身体。

而那位性感迷人的服务员姐姐,充满肉感的身体开始在绞索上挣扎起来,不久的将来,她也会变成块没有生命的肉。这样的幕每时每刻都在蓝星上上演,地狱天使、远远、小星儿、四月……

或许当她们身体变成餐桌上美味的时候,个新的故事已经开始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