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最后的毕业聚餐 第九章 狐狸精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19:5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在天香阁接受处理的肉畜大致可以分为两种,种是通过实物付款、自愿捐献、购买等方式,所属权归天香阁。像晓茜和天使这样的肉畜便归于此类,为保证肉绝对安全,这类肉畜管理严格,必须经过严格的清理和检测。临时决定屠宰的晓茜,没经过肉畜乐园的严格清理程序,她的内脏只能被丢弃。另种是客人的‘自带肉’,远远和小星儿便可以归于此类,所属权归客人。带肉的产生的方式也有有很大的随意性,很多时候,起用餐的女顾客会因为食物不够,或者纯粹为寻找刺激自愿成为“自带肉”。为照顾顾客的需要,这类肉畜只要在随处可见的简易清理处清理达到卫生标准即可。

远远和小星儿,则是为了多陪陪老师,二则自己也想看看“肉畜乐园”是怎么回事,所以才和老师起享受了次专业的肉畜检测。和老师分开后,远远和小星儿便由主人阿龙带去204号包间等候处理。

两人正值青春年少,时对自己的肉畜身份感到非常新奇,脖子上的链子,被束缚着的身体都让她们感到别样的刺激。不时有男人侵略性的目光在她们身体上扫视,感觉怪怪的,做头肉畜真是件很有意思的事情。她们的主人阿龙也是个初出茅庐的小伙子,人和两头肉畜走走停停,好奇的东张西望。

“阿龙,前面围了好多人我们也过去看看吧。”

远远停下来,摇着她的小脑袋道。阿龙闻言转过头来,远远和小星儿两个女孩眼睛瞪得大大的,脸上写满了好奇。阿龙知道自己虽然是主人可两头肉畜的余威尚在,自己的这个主人不答应恐怕也不行,更何况他自己和很想去看看。阿龙心里暗暗腹诽了几句,这两只小妖精,难道不知道她们自己现在打扮成什么样子了,还要在自己面前装清纯。几乎完全透明的衣服,双手被捆在背后反而把胸部更加明显的突出起来。圆润挺翘的乳房仿佛掐上把就能滴出水来,鲜红的乳头像是熟透了的樱桃般。

让阿龙感到神秘莫测的东西现在就摆在他的面前,他会忍不住在两只小妖精坚挺的胸部和黝黑的私处狠狠的瞄上两眼,脑袋里满是她们刚刚肚子里灌满水趴在地上被人“深度清理”时的样子。

“个比个浪,不过还是老师最精彩。”阿龙小声嘀咕道。

“阿龙你说什么,看我不告诉老师。”小星儿本待抽出拳头来威胁下阿龙,怎奈双手在背后捆的太紧只好挺了挺胸脯表示抗议。

“哪有做肉畜的这样对待主人的。”阿龙正待说点好听话来混过去,忽然从旁边传来声微微有些沙哑男声,个穿深色休闲西装的男人牵着头身着透明女警制服的肉畜走了过来。“小伙子,要不要老哥帮你管教管教这两只不听话的肉畜。”

男人走过来站住,他身后的肉畜巧妙的扭摆着水蛇腰顺势滑到他怀里。“我叫林伟,是这里的常客,刚发了点小财,捡了只肉畜。小兄弟在这里有什么不明白的都可以问哥哥我。”

这人如此豪爽倒是对了阿龙的脾气,他也正好要找个人问问这里到底有什么活动,路上像个愣头青样瞎撞让阿龙自己都有些不好意思了。至于两只肉畜此时气鼓鼓的表情倒被他忽视了。

“我叫阿龙,大哥能不能告诉我,前面的这么多人围在起在做什么。”阿龙脸上露出个善意的微笑道。

那林伟看了看阿龙,又看了怀中撒娇的肉畜,笑了笑。“前面是‘肉畜交流中心’,是供顾客自由买卖‘自带肉’的地方。那里拴着的都是等待交易的肉畜,你如果觉得这两只肉畜不听话的话也可以把它们

卖掉,再买两只听话的。正好我也要过去,我这只肉畜是,最喜欢刺激,正好带它过去赌上把。”

“大哥说笑了,我可做不了这个主。我对那个‘肉畜交流中心’也很感兴趣,不如我们起过去。”阿龙笑了笑道,他看了看自己两只“肉畜”,它们并没有显示出任何不满不由得舒了口气。

所谓的肉畜交易中心是由个个半米大的摊位围成个弧形,大概有篮球场那么大,圆弧中央放着断头台、绞架等常用的处刑用具。天香阁的生意火爆,基本上每个摊位上都有肉畜出售,为了吸引买家它们打扮都很火爆,有几个别出心裁的绑成各种花样吊在半空。

除了摊位之外,还有不少是来交换“自带肉”的,毕竟如果餐桌上摆的是熟人不定每个人都下得了口。

“我的妈呀!”阿龙忽然捂住自己嘴巴,转过头去装着东张西望,怎么老爸也到这里来了,他身旁那个女人是他的秘书,被老妈称作狐狸精的胡静。“看不到我,看不到我!”阿龙心中默默祈祷,可偏偏怕什么来什么?“刘总你看,那个不是小龙吗?”个娇媚的声音传进阿龙耳中。

妈的,不愧是属狐狸的,阿龙心中暗骂!却还是老老实实的上前道:“爸,胡阿姨,这么巧!”

“小龙,告诉阿姨,怎么到这里来了。”胡静瞧见老总脸色不善问道,那语气分明是这里不是你们小孩子来的地方。

阿龙忙吧聚餐的事情解释了遍,有两个“同学”作证老爸的脸色渐渐好起来。那胡静听完看到他带着的两头肉畜不禁来了兴趣道:“阿龙,告诉你个秘密,今天胡阿姨是你老爸的自带肉。”

“我日,阿龙心中暗道,怎么舍得把这狐狸精给宰掉了。”阿龙心中暗道,莫不是被老妈管的太紧,出来吃饭没钱付账。这下被他猜了个八九不离十,他老爸上次几个老总喝酒不小心吹过头,这才忍痛想出换肉的主意,毕竟让人知道自己连小蜜都用来请客了多丢人。

阿龙再往这狐狸精脖子上看,果然发现了个“等待交换”的牌子。虽然老爸脸色难看,阿龙还是决定凑凑热闹,今天总算攥住老爸的小辫子了,以后零花钱有着落了。

狐狸精的称号不是吹的,那胡静身材脸蛋都是流的,勾引人的技术也是。她只把外套和裙子脱掉,上身半透明的白衬衣解开几个扣子,撩人的样子马上吸引了不少人的目光,也不用老板动手,自卖自夸仅仅两分钟就帮老板换回了个体态丰满的少妇。阿龙暗想,以后小蜜就要找这样的。

说来也巧,换回来的女人竟然是他家邻居肖太太,这女人长的很漂亮,丈夫却常年出差在国外,平时深居简出看起是个很本分的女人。刘总惦记过好久却直未曾得手,想来是“奸夫”看的比较紧。她今天穿了件透明的旗袍,下体插着根电动阴茎,脸上红扑扑的煞是诱人,想来刚和“奸夫”做过那种事情,看到邻家两父子早就羞的的红了脖子根。有儿子在旁边,刘总不敢太出格,对他动了动手脚,只在私下“验货”的时候带她到休息室里干了炮,偿多年的心愿。出来以后看到胡静脸上也红扑扑的,显然也被那个男人“那个”了,他禁不住心中又有些火起。

刘总饭局马上就要开始了,决定把肉畜简单处理后交给厨房烹制,正好另外家也有这个心思,阿龙告别了热情的林伟带着两只“肉畜”和父亲起来到旁边的“肉体分割处”。

“刘总!”人家心里好害怕。看到肉架上正在接受处理的女人,狐狸精幽幽的道。刘总打算把换回来的少妇清蒸,胡静比较惨,那家主人请了两桌客人所以打算把她切成两片,每桌用上半片。看到厨师用电锯把个女人活生生锯成两片,胡静腿也软了。

“小龙,阿姨以后不能带你吃好吃的了。”阿龙这时才想起这狐狸精对自己还真不错。

“胡静是吧!”位厨师翻了翻狐狸精脖子上的牌子。

“能不能不切成两片?”胡静认出这人正是刚才拿电锯的家伙。

那厨师耸了耸肩膀道:“你还算好的,看到你前面那位没有,她卖了6家,还有条大腿还要挂在我们这里寄售。”胡静朝长长的肉架上看去,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几条雪白的大腿和三个来

自不同女人的半片身体吊在半空,上面都贴着“寄售”的标签。

厨师口中那个卖了六家的女人处理方式比较特别,因为两条大腿都要切下来,倒吊吊起来开了膛之后,厨师用个金属钩勾从她肛门插入从小穴里捅出来。这种吊法既方便又不会损坏肉畜的阴部,失去大腿后金属钩足以支撑起她剩下的

体重,。她只有条大腿交给厨房烹饪,剩下的部分,手臂、两只乳房和阴部购买的客人都选择打包带走,剩下的部分已经没有什么价值被厨师扔进了绞肉机。

接下来是肖太太,她没上肉架身体已经软了,倒吊起来之后下体更是哆哆嗦嗦的冒出股水来。

“刘先生好眼力,这头肉畜真不赖,它的宰法比较特别。”主刀的厨师赞道,把尖刀插进肖太太泛滥的小穴里,。只见那厨师尖刀轻轻向上挑,刀把肖太太鲜嫩的阴部从正中切开又轻轻的向下划了几厘米,顿时她白嫩的腹部开了个黏糊糊的肠子从她腹部开口争先恐后涌出来。

只见肖太太的身体以个奇怪的韵律颤抖着,每次颤动都伴随着些内脏向外涌出吊在她身体前方。“这是种濒死性反射,肉畜临死前沉浸在种忘我的性亢奋中,根本感觉不到痛苦。”厨师解释道:“理论上讲她可以把内脏从这里全部排出来,可惜她生命力太弱。”他话声刚落,肖太太在次剧烈的颤抖中咕咚声咽了气。

充满肉感的身体仍反射似的不时抽搐,坨与她娇小的肚子很不相称的内脏。那厨师干脆利落的把她肚子里剩下的东西切了下来,起扔进只大水桶里。

“般来说,肉畜的内脏归天香阁所有。”终于轮到胡静了,厨师她脖子上套了个特质的金属项圈道“这种特制项圈可以切掉你的脑袋,锯开你之前,需要先开膛,害怕的话我可以先结束你的生命。”

阿龙本来以为狐狸精这种人肯定会趋利避害,却没想到她居然同意被活着开膛后锯成两片。厨师在她腹部到胸口划了条长长的口子,两分钟不到就把她肚子里的东西全部清理干净,这时候她还活着。紧接着锋利的电锯从顺着她那条粉红的肉缝切进去,把她诱人的身体整整齐齐的切成两半,由于项圈的保护她的脑袋没有事情,挂在肉架上的身体程个漂亮的V字形,这时候她的眼睛还在动。只见厨师按了下遥控按钮,咔嚓声,胡静漂亮的脑袋落在早就准备好的箩筐里身体变成完美的两片肉。

“阿龙,和你商量下,你在这里把我卖了吧!我也想这样处理。”旁的远远弱弱的道。

“那可不行,卖了你班里的同学要打死我的。”阿龙想起这样做的后果不由的心惊胆战。

“爸,胡阿姨这么大的贡献,我保证不在妈面前乱说。”肖太太已经处理好了,刘总交待了些烹制的要求,厨师们都记下来和编号起贴在她身上,胡静的脑袋也被他收好。本想教训儿子几句却被他抬出家里的母老虎,勉强勉励了他几句。

“远远你看,那边有人在比赛了。”

“阿龙,我们去看比赛。”两头这么有自主精神的肉畜让阿龙头痛不已。

两头浑身上下丝不挂的女人锁在黑色的大笼子里,根根细如发丝的透明丝线交叉着盘旋在她们身体四周,密密麻麻的仿佛张无形的蜘蛛网把两个女人束缚起来。铁笼的下面,林伟脸憋得通红他正和个看起来十分健壮的男人扳手腕。

“伟哥,加油!”笼子里个女人大声叫道,她可不就是那个刚刚穿着透明警服的美女。两个男人已经进入胶着状态,任何个细微的变化都会成为压弯骆驼的最后根稻草,林伟被她这么声加油饶了心神,口气没上来手腕被敌人重重的压了下去。

“各位观众,最后胜出的这位先生,那么我们迷人的警花王婷婷将成为她的战利品,作为失败者刘婷婷将被处以什么样的刑罚,让我们拭目以待。”主持人大声宣布道:“请注意,以下场景过于血腥残暴。”请大家不要模仿。

这个性感的警花身材火爆,前凸后翘丰乳肥臀,对颤巍巍的双乳尤为惹人眼球。自从被关进笼子里,她便摆出副双腿叉开的风骚样子,鲜红肥嫩的美鲍中便汁水不断,此时她布满春意的脸颊上更增加了几分兴奋,脸好奇的看着工作人员把自己的头发用根绳子拴在笼子顶端。

工作人员笑嘻嘻的把根电动阴茎插进女人下体捅了几下,王婷婷丰满迷人的身体疯狂的战栗起来,正在这时主持人打开了处刑的开关,根细如发丝的丝线切断了她脖子,她美丽的头颅瞬时间和她丰满的身体分开来吊在半空中轻轻摇荡。由于丝线的作用,鲜血从脖颈中喷涌而出,王婷婷丰硕的艳尸保持着站立姿势在笼子里无意识的挣扎起来,两条雪白的胳膊反射性的举起,浑圆的两条大腿之间,浓浓的爱液从肥美的下体喷出。

这具性感的艳尸挣扎了十几秒左右,盘旋在她身体四周的丝线忽然收紧毫无阻力的切开她性感迷人的身体,性感的躯干瞬时间被切成大大小小十几块和两条胳膊起从半空中落下来,唯有两条雪白的大腿由于穿着黑色长筒靴竖立在笼子中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