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最后的毕业聚餐 第八章 凯子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18:1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肉畜活动中心由电玩天地、休闲茶室、舞厅三部分组成,天使和小慧两个人是从电玩天地进入的。噪杂的大厅里充斥着穿着暴露服饰的肉畜和慕名而来的凯子们,各式各样的电玩有条不紊的排列在大厅里,不时又女人的尖叫声响彻大厅。

对肉畜来说电玩天地是很危险很刺激的事情,因为凯子们用投币的方式,而肉畜们只能押上自己的身体。

“亲爱的,真的要这样吗?”只肉畜身体被拉成弓字型固定在半空,如果仔细观察就会发现有把固定在齿轮上的长刀只要稍摆动就可以切开她白皙的腹部。

“芳儿,没问题,这台机器杀死的几率只有十分之,如果赢了钱我就买下你。”正在兴致勃勃的进行场豪赌的男人回答道。

天使和小慧同时像她投去了鄙视的目光。

“不。”女人大声尖叫道,显然男人的运气不好碰到了十分之几率,长刀像切豆腐样切开女人的肚皮,肥嘟嘟的肠子从她肚子里涌出来吊在半空中。出于对肉畜权益的保护,肉畜的痛觉已经被弱化,加上机器开始用按摩棒刺激其私处,半空中的肉畜开始发出销魂的呻吟声,如无意外,她将在半个小时自然死亡后送往厨房。

“还有更刺激的。”小慧领晓茜到个巨大的圆盘跟前。

那圆盘的四周三个女人被固定在穿刺台上,圆台中央的指针飞快的转动。

“这是肉畜们最喜欢的轮盘游戏,最后指针对准的女人会被穿刺,不过它大部分时间指不到人。”小慧解释说。

也许是今天实在是撞大运,指针最后对准了头肉畜。在那头肉畜的尖叫声中根穿刺棒从她阴道里插如贯穿了她的身体。

小慧兴奋的和围观的众人起鼓起掌来,似乎刚才被穿刺的是她样。“要不要也上去试试。”,小慧鼓动道。

“不用了,我们还是去茶室吧。这里太吵了。”天使怕自己呆在这里真的会想上去试试。

相对于电玩天地,茶室要看起来干净整洁的多,几十张白色的圆桌错落有致的摆放在其中。偌大个茶室只稀稀拉拉的坐着几十个人,几个服务员穿行其间,几个台球桌放在茶室的角,个穿着白色吊带裙的女人正在击球,她的对手是个穿着蓝色休闲西装的男人。

门口不远的地方居然倒吊着个腹部被剖开的女人,她身旁的铁钩上堆蠕动着的内脏还冒着热腾腾的蒸汽,肥嘟嘟的大肠直垂到地面上。让人震惊的是这女人竟然仍未死去,插着按摩棒的私处源源不断的冒出淫水来。

“她怎么了?”天使问道。

“大概是不小心吃了甜点。”小慧解释道,“茶室里虽然供应甜点,却是给那些个凯子们用的。在天香阁,肉畜是不允许随便进食的,被发现私自进食的肉畜要开膛破肚挂起来示众六小时以儆效尤,尸体也只能绞碎了做填料。不过据说茶室差不多每天都有两个倒霉蛋不小心吃了东西,不过我估计是故意的。”

“不好意思打扰了,我们可以坐这里吗?”天使礼貌的问道。虽然有很多空着的桌子,天使还是选择了和这几个女人坐起,她敏感的觉得这几个女人和那个吊起来的女人是认识的。

“当然,小姐你真漂亮,你们两个起的吧,不嫌弃的话起坐下里聊天吧。”四个女人中个看起来比较成熟的女人热情的招呼道。

“这位大姐你人真好,我叫小慧,这位是张老师。”小慧不等天使说话便自我介绍道。

“那我也介绍下,我叫云芳,这是这是魏灵,赵婷婷,还有这个小家伙你叫她橙橙好了。刚才你在门口看到的那个是曹莹,我们都是性虐待俱乐部的,自愿献身的肉畜。”

她这么说,六个人也算是认识了,小慧本就话多,加上唧唧喳喳的橙橙,很快天使便把这里的情况了解的八九不离十。那个叫曹莹的女人果是故意的,着几个女人正在打赌她能坚持多久才断气,输的人要罚吃块点心。

“其实还有更有趣的事情,我们几个坐在这里就是为了看这件事。”橙橙神秘的道。

橙橙人也就十六七岁的样子,个头米六左右身材娇小玲珑,脸上稚气未脱偏生对乳房发育的十分完美,小胸脯鼓鼓的标准的童言巨乳。天使看她的样子就是要吊自己的胃口,知道被她缠上就没完,忙把求助的目光投向云芳。

云芳抿了口茶,有些宠溺的摸了摸橙橙的头让她不要淘气这才开口道出原委。“张老师应该看到那两个正在打台球的人了吧,女的叫吴莉莉是天香阁的个小股东也是这间茶室的负责人。她有个规矩,男人只要能在球桌上击败她,便可以用球杆穿刺她,几年来挑战她的男人无数却没有个成功的。今天这个是唐家少爷,曾经两次夺得全国桌球联赛冠军,现在比赛差不

多已经到了尾声,情形对吴莉莉很不利。”云芳简单明了的把事情的大概说出来。

这时,橙橙忽然捂住嘴,眼睛瞪着门口吊着女人:“你们看,莹莹姐姐快要不行了,婷婷姐输了,吃点西!。”天使闻言朝门口的方向看去,果然那个叫曹莹的女人性感的身体剧烈的颤抖几下阴部喷出股水来就再也不动了。

“芳姐,只要那个唐大少这个球进了吴莉莉就没有翻盘的机会了。”直默不做声的魏灵说道,云芳点了点头。她们坐的地方离球桌不远,天使也注意到,现在那个唐大少要打的是个高难度的反弹球,不过看他自信满满的样子,吴莉莉这次真的危险了。

那吴莉莉也紧咬嘴唇,紧张的注视着球桌上的动态。她本就身材高挑,白色的吊带短裙仅仅遮住三分之的大腿,黑色的吊带丝袜,裙外两条修长的大腿看起来格外养眼。那些富家公子来和她打球,除了因为她的规矩之外,能够近距离欣赏这位美女球桌上的风姿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小慧看了看眉头紧锁的吴莉莉副若有所思的样子,“张老师我想起来了,难怪看这个吴莉莉这么眼熟,她在桌球界很有名的,上次个综艺节目上就请了她,她有个很好听的名字叫‘球桌上的精灵’。啊,那个唐大少这个球进了,吴莉莉这下要被穿刺了。”

云芳也愣了愣从座位上站起来。“我们也去看看吧,三年了,吴小姐终于要兑现自己的承诺了。”除了橙橙之外几个女人优雅的起身来到台球桌旁。

细看之下,那个唐大少也算是个英俊的男人,只是天使注意到俊美的外表下却透出股彪悍的气息。他轻轻吹了下球杆顶端的白灰,眼睛盯着有着两条修长美腿的吴莉莉,幻想着她被穿刺到球杆上成为个精英剔透的收藏品会是何等的迷人。

唐大少的嘴唇翘了翘,脸上露出个淡淡的笑容,“我想我的房间里又要多上件美丽的收藏品了,吴小姐应该知道接下来该怎么做。”

吴莉莉的承诺说白了就是成为尊女体塑像,使用特殊的药剂将女人的身体完全塑化,这种技术早在十年前已经成熟。两个人说话的当口几个工作人员已经把制作塑像的材料摆在台球桌上,同时摆上拿来的还有杆特殊的球杆。

和普通球杆不同,这球杆看起来更精致似乎使用和金刚制成的,长度也略长,有个透明按摩棒类似的东西套在球杆的中间。那吴莉莉神情有些复杂的握着这跟球杆,这刻终于还是来了。

那吴莉莉眼睛扫视了圈,脸上露出丝神秘的笑意,“我说过的话当然算数,每次比赛之前我都会把自己的身子从内到外洗干净,刚刚我已经服用了肉畜专用的疼痛抑制剂,开始吧。”只见她像只腿搭在球桌上,上身微微俯下,圆润丰满的屁股轻轻翘起。短短的裙子立马遮不住她胯下的春光,滚圆的臀部、神秘的私处清晰可见,这个女老板的下身居然是真空的。她娇嫩的花瓣上挂着丝丝雨露,性感的迷人的躯体在双腿上黑色丝袜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诱人。

就连本来镇定自若的唐大少心中也悸动起来,他觉得自己此时由猎人变成了猎物。但毕竟是经历过风浪的人,唐大少很快冲刚刚的失神中恢复过来。“我要开始了,吴小姐你下面已经湿润了,穿刺起立应该不难。”唐大少只手握住吴莉莉纤细的腰肢,虽然刚才她说的好听,唐大少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身体在发抖。

嘴角露出个难以察觉额微笑,唐大少另只手紧握球杆,球杆橙橙的顶端分开女人两片娇嫩的花瓣没入花茎中。吴莉莉微微皱了皱眉头,脸上荡起丝迷人的春意,她轻轻的摆了摆头,黑色的长发披散开来。唐大少尽情欣赏着这之美景,手中的球杆却停了下来轻轻的开始转动,玉人俏脸上春意越来越浓终于止不住呻吟起来,玉壶中股春水溢出顺着球杆流到唐大少手上。

感觉已经差不多了,唐大少手上微用力,球杆刺破女人的子宫进入柔软的腹腔里。女人的脸上露出些许痛苦,但更多的是欢愉,敏感的花房蠕动着泌出不少汁水来。球杆寸寸没入女人的身体,随着插入的部分越来越粗,女人粉嫩的私处被撑的大大的,活像颗被切开的熟透了的桃子。

差不多要结束了,唐大少托起女人尖尖的下巴,微微用力球杆的尖端冲女人的嘴中露出来。真是次完美的穿刺,继续前进了几十厘米,球杆中部透明按摩棒正好塞进女人的私处。女人美丽的眼睛滴溜溜的转着圈,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被穿刺了。

在女人性感的屁股上拍了下,唐大少把球杆竖起来。被穿刺的吴莉莉时未死,两条修长的美腿围绕着球杆曲伸,敏感的身体在电动按摩棒的刺激下围绕着球杆蠕动,看起来相当诱人。

“你们老板估计还能享受十几分钟,等她断气了按照这个模样塑化。”唐大少掏出张纸递给个女服务员。

“咦”唐少有些吃惊的看着天使几个人,刚才只顾打球没想到茶室里来了几头如此漂亮的肉畜,特别是身着透明黑色礼服的女人,据他所知这套极品肉畜装备很少肉畜有权使用。

“几位美丽的小姐,请问能和你们起喝杯茶吗?”唐大少彬彬有礼的邀请,眼睛却有意无意的看着天使。

“你这人脸皮真厚,刚刚欺负完莉莉姐又来找我们。”橙橙毫不留情,不过唐大少不会和她计较。

“唐先生你不会想把我们姐妹也变成你的收藏品吧,我们可是用来吃的。”云芳露出个玩味的笑容。

这些女人本来就是来“钓凯子”的,这样的凯子送上门来当然要好好招待番了。看出唐大少似乎对张老师

特别感兴趣,云芳也乐的做好人特意让他俩坐在起,那唐大少没少对天使动手动脚。男人来这里是来猎艳的,天使却知道不能太主动,要吊足了他们的胃口才行。她羞羞答答,欲拒还迎的样子让唐大少心痒难耐,总想当下就办了这个女人,却总是卡在最后关。

“陈少,你怎么也来了,我还以为你回D市了。”心痒难耐的唐大少看见熟人忙打招呼道,只手不安分的攀上天使的酥胸,却被她娇笑着打回去。

“本来是准备回去的,听说四月用自己酬宾才……”那陈少爷说到这里脸色变,双眼直勾勾的盯着唐少身旁的女人。

“妹……”陈少话说到半被打断了,眼睛盯着唐少怀中酥胸半裸的女人,天使也惊恐的注意到,这个“陈少”正是好久不见的大哥。

“唐先生,你不是直想请我跳舞吗。”天使灵机动打断了哥哥的话,挽着唐大少手臂娇嗔道。

边是玉人有约,边是不怎么对路的朋友,早就被天使勾的魂都没了的唐大少闻言大喜。“这里还有几位美女,陈少千万不要入宝山空手而回。”说着搂着天使的细腰向舞厅走去。

“嗨,你认识那个叫天使的女人!”云芳挽着陈少手臂道。

“第次见面,你认识她?”陈少反问道,眼睛却怎么也不能从天使背影上移开。直以来她对这个继母的女儿都有种说不出道不明的感觉,自小到大都宠着她,有时候他自己都觉得是不是对这个妹妹关心有些过头了。他甚至想过,反正两个人没有什么实质性的血缘关系……

“我也是刚认识,听说她是个中学教师,和学生起聚餐时被抽到付账的,如果不是价钱太高我估计很多人都愿意买她下来。”云芳的话打断了陈少的回忆,个残酷的现实摆在他的面前,天使,自己美丽可爱的妹妹,她现在成了直肉畜。

配合烂漫的情调,舞厅的光线昏暗,也恰恰让前来寻找激情的男女有了亲热的机会。支舞曲下来,天使似乎忘记了让自己尴尬的哥哥,在男人熟练的手法下春情萌动,娇喘息息,恨不得赶快找个地方让这个男人在自己身上尽情鞭挞。两人之间已经有了些默契,唐少拥着天使柔若无骨的娇躯到舞厅边上个不起眼的角落里坐下,熟练的撬开天使娇艳的双唇,尽情吮吸其中甜美的汁液。渐渐的,天使酥胸半露,身体在他两只手的攻击下彻底沦陷。

“宝贝,去我的房间吧。”唐大少的双手不老实在天使腿上游走,他仿佛已经看到这个女人臣服在自己胯下乖乖的成为道美味。

“唐少,你也在这里。”陈少带着云芳坐在他的对面,天使不敢正眼看打搅两人的哥哥,他认出自己来了……

“是陈少啊,我说以陈少的本事,怎么也能拐个美女出来,不如我们还像以前那样。”唐少奸笑道,他明显的感觉到身边的女人对陈少似乎颇为忌惮,似乎两人之间有些说不

"w^w`w点01bz点n`e"t'

清道不明的关系,唐少阵不快,不过很快他便有了个绝妙的主意,他把抱起天使让她坐在自己身上。

“宝贝我们玩点刺激的!”唐少在她的耳边轻语道。

“陈少,你好像认识我怀里的美人,如果真的想要的话我可以忍痛割爱,她可真是个尤物。”虽然这么说,唐少却丝毫没有放手的意思。天使感觉自己对玉乳在男人作怪下暴露在空气中,在直粗糙大手揉捏下变幻出各种奇怪的形状,根灼热的阴茎悄悄的抵住自己私处。他都看到了,天使的脸蛋红得似乎要滴出蜜来,身体不由自主的燥热起来。

“她是我,我的妹,我妹妹的朋友。我们以前认识。”他欲言又止,大概是要照顾自己的颜面吧。

“陈少还有个妹妹,有机会定要介绍给我认识。”唐少笑着道。

天使心中此时柔肠百转,对面坐着的正是直以来都很疼爱她的大哥,现在的情形她还怎么有脸去和他相认。

“啊!”,男人的阴茎从下面侵入了她的身体。为了不让大哥看出破绽,她小手掩住嘴巴,发出声声压抑的呻吟。他们两个到底什么关系,看起来陈少很在乎这个女人的样子,真是件有趣的事情,唐少加快了抽送的频率。

天使憋红了脸,不知为何本来耻辱的奸淫却带给她种别样的刺激,唔,哥哥在看着的,不行了!唐大少感觉怀中的女人身体颤抖起来,花茎紧紧的箍住自己的阴茎,像是有无数小嘴在吸吮,干过的女人

中间要数这个最带劲了,股最原始的冲动从唐大少的身体里迸发出来。

看到怀里的女人即将失声尖叫起来,唐少嘿嘿笑捂住她的嘴巴,挑衅似的看了看对面的男人,那个云芳怎么不见了,难道她……

要高潮了,怎么能在自己哥哥面前做这种事情,可是身体却控制不住。

陈少看到对面男人怀里的妹妹被男人紧紧抱住,泛着桃红的身体在他怀里挣扎了好会才渐渐停下来。他不用想也知道两个人在做什么,妹妹身体里定插着那家伙丑陋的阴茎,陈少甚至觉得自己能感觉到那家伙把精液射进她颤栗着的身体里。

“这是我玩过最带劲的女人。”唐少抱着软成滩烂泥的天使站起来,掀开她礼服的下摆,让对面的男人看到股乳白色的液体从她粉嫩的洞穴里流淌出来。

“我去趟洗手间。”天使她不敢面对这两个男人,逃也似的钻进洗手间。她愣愣的望着镜子里的自己,透明的黑色礼服下面,凹凸有致的完美身体可以让任何男人为之疯狂。荒唐的性爱让她的内心感到无比愧疚,在亲人的面前和个男人面前做爱,她竟然感到种别样的快感。

“滴、滴。”,颈上的项圈响起来,接到这种召唤的肉畜必须在十分钟内到达。等待自己宰牲堂吗,又或者被做成外卖,种种处理方式在她脑海里闪过,动人的肉体躁动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