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最后的毕业聚餐 第七章 肉畜风情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16:53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郭兄这里居然有头肉畜在看书,这可对了你的脾气,不如买下来和她起“淫湿作画”,再探讨探讨人类最原始的秘密。”个外表俊朗的男人拍手道,他叫陆羽,腰间挂着个照相机,看起来倒像个文化人。“小陆你就别损我了,你看着等级,我买的起吗?人家天香阁也就是看我肚子里有些墨水才大发慈悲让我在这里白吃白喝,哪里买的起肉畜啊。”正在哭穷的男人叫郭从文,年纪轻轻就在文坛声名鹊起,他本家境殷实,最大的爱好除了写点东西就是哭穷了,相熟的朋友都喜欢拿这个和他开玩笑。

“小郭你这就不厚道了,篇‘天香游记’挣了不少吧,听说四月那丫头亲自陪了你几天,艳福不浅啊。”说话的男人四十多岁,被人称作“美院流氓”查先生,他是搞人体美学的,偏偏这家伙画的全是女人,最喜欢的便是找美院的漂亮女学生起探讨“艺术人生”。

“查老师这就不对了,前些日子给四月小姐画了不少充满了‘艺术’的作品吧,还有小陆,四月‘最后的美丽’那套写真集也得了不少好处吧。听说她拜托你们两个把她

今晚最美丽的瞬间都留下来。”郭从文反击道。

“做个文化人真难啊!”大小两个搞人体美学的流氓不禁起叹了口气,眼睛却直瞄着正在学习肉畜手册的天使。

被三个男人这样看着,天使不禁有些手足无措,忙站起来把手册藏到身后。想起手册里所说的忙露出个动人的微笑“479号肉畜恭候各位挑选,请问各位是否要检查小畜身体。”

“不急不急,你刚才在看什么书,拿给我看看。”郭从文看到这只肉畜看到自己便把手中的书藏起来不由有些好奇。

天使有些局促的把手中的书递给郭从文。

居然是肉畜手册,郭从文不由觉得有些好笑。“我们买不起你,不过是见猎新奇,毕竟S 的肉畜很难碰上。”

“相逢即是有缘,小陆你不是喜欢拍美女吗,免费给她拍上套。”老流氓脸部红气不喘好像吃了很大亏似的。

天使觉得这帮人很奇怪,不过她还是按照他们的要求摆出不同的姿势,蹲下、靠到柱子上、躺到地上、翘起屁股,男人的目光火辣辣的,几只手借着机会不时在她敏感地带蹭来蹭去,天使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两条大腿之间几滴晶莹的液体悄悄落下,她似乎感觉到被男人视奸的快感。

礼服很快也在艺术的感召脱掉了。

“这样好羞人。”天使的条腿被老流氓举国头顶,这对学过舞蹈的天使来说并不难,老流氓只手轻轻揉捏天使的阴核,小小的阴核充血胀大像颗美丽的红宝石。因为小流氓说这个地方要流出水来才更有艺术感,连天使自己都知道那里本来就够湿了,两条珍珠项链的天使爱液的滋润下滑溜溜的,不停摩擦着她敏感的私处。

“啊!”天使终于忍不住了,股玉液从宝穴里涌出,小流氓按下了快门。

“其实你胯下的珍珠项链还有更艺术感的用法。”让天使叉开两腿站好,老流氓取下两条珍珠项链的端,条塞进她肛门里,另条塞进她阴道里。只手轻轻拉,项链从她体内抽出,天使的身体有次颤抖起来。

次次艺术的体验让天使浑身上下起了层细细的汗珠,光滑白皙的肌肤闪着动人的光泽。

该是到畜栏里继续艺术的时候了,和知道了畜栏里那个东西叫畜架样,她也知道了这些人嘴里的艺术是什么。她的身体在艺术的挑逗下早已迫不及待,她的肉穴迫切的想被大阴茎艺术下。联想到小梅趴在肉架上被人正大少奸淫的样子,天使觉得自己在畜架上的样子定有艺术感。

三位艺术家现在在想是不是这次玩大了。刚才还羞涩无比的女人打开畜栏里的电视,分开两腿站在畜架的上方,浑圆尖翘的屁股随着腰肢的摆动晃动,玉手轻轻性感的身体上抚摸,忘情的发出声声荡人心魄的呻吟。

“喔。”天使颗颗珍珠塞进自己肛门,盯着电视屏幕的眼睛中闪出奇异的光芒。

画面上显示的正是天香阁的个包间,两张白色的圆桌上摆满了丰盛的食物。围坐在圆桌四周的人目光都集中在个女人身上,有几激动的站起来,也有兴奋和女人说话的,显然这个女人和他们是熟人,或许前不久还和这些人起就餐。此时这个女人正在被处以种古老的刑罚,斩首,刽子手手中的大斧已高高举起,她却丝毫没有被处决的恐惧,似乎被杀掉是件很幸福的事情。

不远处,个偎依在男人怀里的女人正兴奋的朝着头成熟的肉畜指指点点,这女人正是今天碰到的楚念惜。男人的手不安分的在他身上游动,楚念惜像灵蛇般缠在男人身上。

正在被斩首的是个浑身上下丝不挂的美艳妇人,这妇人天使在家长会上见过,是晓茜的母亲,在天使的印象里她是个非常有气质的女人。不过吸引了所有人注意的并不是她的美丽和气质,而是个成熟的贵妇人即将被斩首的新鲜刺激。

和女儿不同,晓茜的母亲身上带着岁月积累下来的风韵。脑袋轻放在砧板上的她肌肤光滑如初生的婴儿,性感的腰肢,微微有些凸起的腹部,丰乳肥臀说不出的诱人。他性感的两腿之间,肥厚的阴阜上布满了杂乱而别有番风情的耻毛,私处如熟透了水蜜桃般向下滴着蜜汁。更难得的是她脸上的表情,她闭着眼睛,脸上带着浓浓的春意似乎不是被斩首而是在享受次美妙的性爱。

沉浸的在“艺术”中的天使已分不清虚幻与现实

br/>

她甚至觉得那个正在被处决的女人就是自己,仿佛在众人的环顾之下,利刃随时都可能落下切开她修长的脖颈。疯狂的把另串珍珠塞进自己私处,纤纤玉手在性感迷人的身体上游走。

“怪不得是S 的肉畜,玩起来比其他的肉畜刺激多了。”陆羽拿起起相机不放过每个刺激的场景。

随着屏幕里大斧落下,做着激情表演的天使也随之趴到畜架上。大汗淋漓的身体上像是涂了层的油脂,性感的躯体和画面里那个女人无头尸体起挣扎、翻滚,塞进蜜穴中的珍珠项链也被下体汹涌而来的潮水冲出体外。

“真是个尤物。”郭从文感叹道,真想为她写点什么东西了,他抚摸着畜架上天使充满弹性的屁股。

“你们不觉得我们的艺术品现在还少点什么吗?”老流氓神秘的道,他在畜架的扶手上按了下,几个安全带模样的东西把趴在上面的天使牢牢固定起来。

拍了拍女人性感的屁股,陆羽把颗颗拇指大小的珍珠从女人肛门里拔出来,每拉出颗珍珠女人喉咙都会发出声诱人的呻吟。在女人湿淋淋的两腿之间抹了把,“我觉得是这里少了点东西。”看到他这番举措,另外两个人也心有灵犀的笑了起来。

天使觉得自己似乎做了个淫靡的梦,自己在众人的围观中斩首,性感的无头尸体在地上挣扎。醒来之后才发现自己已经莫名其妙的趴在畜架上,透过面前的镜子,她看到个男人站在自己身后,胯下根狰狞的长枪抵着自己性感的屁股。

虽然很鄙视那些只用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为了钓凯子,小慧还是找了个这样的男人让他在畜栏里干了自己炮。正当她准备下步计划时却听到传来张老师痛苦中夹杂着快乐的呻吟声。

张老师的畜栏外面站着三个男人,这几个男人小慧也见过,他们还刚刚拉着张老师讨论艺术。而现在,本来高雅的艺术现在看起来激情起来,看起来挺害羞的张老师像头发了情的母狗般趴在畜栏里被男人操的发出阵阵浪叫声。白嫩的屁股上沾满了汗水,看起来油光发亮,随着男人冲击性感的抖动。

“喔,喔,啊,啊,恩。”张老师扭动着屁股迎合男人冲刺。

或许是因为张老师表现的太浪了。男人不会便耸动这屁股把精液射进她的骚穴里,骂骂咧咧的抽出阴茎,只留下尚未满足的张老师骚穴往下只淌水。早就欲火焚身的另外

个男人接替了他的位置,也许是觉得张老师的骚穴太脏,他硬邦邦的阴茎

w`w'w点0"1`b"z点n'et`

对准张老师的菊花插了进去。

“啊。”张老师发出声四声裂肺的惨叫声。

男人狠下心来辣手摧花,张老师痛苦的叫声渐渐变成呻吟声,小骚穴没有阴茎的插入不甘的收缩着淌出淫水。

“啊,小母猪的骚穴好痒,唔,求你插小母猪的骚穴。”

男人丝毫不理会张老师的请求,狠狠的拍了几下张老师的屁股让这骚货老实点,直到把股浓精射进张老师体内。

几个男人就这样轮流干了张老师好久,张老师小穴和肛门里里灌满了男人的精液,白嫩的屁股,光滑的脊背,到处都是白色的精斑。个男人兴奋的拿起相机把这淫荡的景象记录下来。

这些搞文化的真奇怪,他们接着把张老师翻了个用另种方式固定在畜架上。几个男人又兴高采烈的拉了十几个男人起来操张老师,特意把白色的精液喷到张老师的肚皮上、乳房上,还有不少喷到张老师美丽的面孔上。

最让小慧不敢相信的是,他们干完这些之后拍了几幅照片就拍拍屁股走人了。

精疲力尽的躺在畜架上的天使脸上写满高潮的余韵,刚才的情景放在以前想都不敢想。以前和男朋友做爱顶多也只试过后入式,没想到今天会如此疯狂,几乎所有的做爱方式都试过了。

疯狂的奸淫结束了,天使却有些依恋。畜架上第次被男人插入的感觉,透过镜子她能看到两人交合处溅起的水花,加上电视屏幕上肉畜被宰杀的录像,她有些分不清自己是在被奸淫还是宰杀。比任何时候都要兴奋,比任何时候都容易达到高潮,她深深的迷恋上这种性爱方式。如果重新来次的话她还会选择乖乖的呆在畜架上被这些人奸淫,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自己回教的的更淫荡些。

“张老师,真没想到你还有这么淫荡的面。”小慧在畜架上按了下解除天使的束缚把她扶起来。

天使痴痴的回头望了望那个承载了她无数欲望的畜架,她真有重新上架让更多的男人玩弄自己的冲动,想到畜架上自己淫荡的样子天使的身体又有了反应。

小慧自然是要拉天使起去“钓凯子”的,只是天使现在的样子肯定不行,就连小慧自己阴道里也留下了不少男人的精液,她可不想让钓来的凯子看到这些。所以现在她们要去的地方是肉畜清洗室。

畜栏里的肉畜难免会和顾客发生性关系,为保持肉畜的干净整洁,简单的清洗也是必须的。清洗室的小王早就习惯了帮肉畜清洗身上的精液,但是想着头肉畜样浑身上下都沾满精液的也是很少见的,不过这头肉畜长得还真漂亮。

着头肉畜当然是天使了,水龙头插进阴道里冲洗的感觉怪怪的,这个小男生工作起来挺老实的,没有在自己身上动手动脚。天使隐隐竟有些失望,她忽然发现自己潜意识居然想让这个男人边清洗边奸淫自己。

我什么时候变得这样淫荡了,天使暗自问自己。双精致的小手却不由的在自己身上游走,我的身体是如此娇嫩,娇嫩的小手攀上饱满乳房;如此性感,轻轻划过臀部迷人的曲线;如此敏感,天使的手轻轻的捏住自己的阴核。为什么不能尽情享受性爱,为什么要让亏待自己,让娇嫩的身体忍受欲望的煎熬。就算淫荡点,就算下贱点又有什么关系,反正自己马上就要变成块没有生命的肉了。

天使发出声诱人的呻吟,晶莹剔透的小手抓住小男生胯下的坚硬,随着声悠长的呻吟,又个不速之客进入天使迷人的身体里。

小慧有些等不及了,张老师这次洗的真久。终于门开了,奇怪的是那个清洗工脸上微微有些疲惫,而张老师则看起来更迷人了。

两人补了个妆,重新打扮了下才说笑着向活动中心进发。天使仍然穿着那件黑色的礼服,只是如果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她和以前不同了,脸上多了份别样的神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