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最后的毕业聚餐 第四章 激情清洗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13:29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天香阁地下层有个非常形象的名字叫“肉畜乐园”,通过各种渠道进入天香阁的肉畜们在这里脘肠、定级,最后圈养起来等待屠宰。顾客可以到这里挑选肉畜,被选中的肉畜不用进宰牲堂而是被送到指定包厢,也有部分外派处理,当然外派的价格很贵并不是般人消费的起的。

老郑是天香阁的老员工了,

十年清洗部号室的工作让他见惯了美女,管他是明星、记者、富家千金,只要到了自己的地头上还不要乖乖的翘起屁股让自己插根管子进去,喷出来的东西还不都是臭哄哄的。看那个长得漂亮的就给她用精液来个,深度清洗,这也算是员工的项福利吧。今天下午,四月小姐也是在这里清洗的,为照顾老员工,四月小姐特意让自己给她“深度清洗”了番,也别说,小姐的身体确实比其他女人要销魂,老郑现在想起来还回味无穷。

今天还真是个不寻常的日子,就连金琴这个眼高于顶的女人也来清洗部了,跟她起来的有四头肉畜和个小伙子。也不知道这肉畜是什么身份,居然要金经理这样的大忙人也要分出时间来照顾。这四头肉畜的质量确实很高,除了那个体态丰满的少妇之外,两只小肉畜和她们的老师都是珍品,怪不得金琴舍得把那套顶级肉畜的服饰给她穿,那套服饰十年来有资格穿的肉畜没有超过二十个。

四头肉畜都按照自己的要求翘起屁股趴在清洗台上,果然,肉畜不管再漂亮全都样。四头肉畜的外生殖器早就湿的塌糊涂,老郑稍微使了点手段便从上面取了点“润滑油”来涂到它们的菊花上。四根管子插了进去,再加上固定装置,老郑呵呵的坐在边看,对老郑来说看着肉畜的肚子点点大起来是种享受。

刚才揩油的时候,那个少妇最配合,下子喷了自己手不说还想用小穴给自己按摩下。两头小肉畜表现的比较羞涩,嗔怒的瞪了自己眼,不过老郑我不想和她们计较。

唯独那个天线般漂亮的老师,虽然反应很剧烈,居然冷哼了声,老郑的注意力全集中在她的身上。

她的大腿很漂亮,做成火腿定不错,只是她下意识的把腿分的比较开,可见这个女人表面上看起来高傲实际上闷骚的紧。几个女人身体里本来也不是很脏,涮了三遍差不多已经干净了,不过老郑是个忠于职守的人,她们还需要“深度清洗”,于是几只肉畜被领进了“深度清洗室”。

和刚才清洗室不同,这个“深度清洗室”三面的墙壁是透明的,外面不时有挑选肉畜的顾客来往,已有不少人驻足观看。四头肉畜按照老郑的要求字排开跪在地上,暴露的私处正对着玻璃墙,这样做自然是有道理的,顾客是上帝顾客想看看肉畜是如何灌肠是天经地义的事。

老郑依然是插管子接着等待,和前几次不同的是,这次灌肠结束后老郑给它们都塞上了肛门塞。深度清洗的主旨是通过剧烈的活塞运动让脘肠剂充分洗涤肉畜的肠道。老郑找来了三个小伙子让他们给剩下的三头肉畜深度清理,自己则来到了那个老师的身后。

这张老师果然是头不错的肉畜,会功夫屁股下面积了大滩水,老郑笑了笑,手指插进她湿淋淋的肉穴里。

“啊”,这女人叫了声,紧紧夹住老郑的手指,小嘴蠕动着吐出好多水来。老郑顿时火被勾了起来,老二早已坚硬似铁,掏出裤裆里的家伙对准女人的片泥泞,鸡蛋大的龟头戳进去半个。女人呻吟了声,光滑的玉体卖力的扭动起来想让那东西东西更深入些。

老郑嘿嘿笑,据他所知女人肚子里注满水后,由于压力的作用,性器对外界刺激格外敏感,这个女人果然开始发起骚来。没有满足女人的需求,老郑反而把龟头退出来些,沾满女人骚水的龟头不停的在女人私处碾磨却直不破门而入,两只手促狭的在女人鼓起的肚皮上使劲按了按。他并不担心肛门塞会脱落,当初实验这种塞子的时候,硬生生踩爆了三头肉畜的肚子肛门却没有个漏水的。

“啊。”女人发出声惨呼,与此同时却又喷出股水来。

“求你,求你插进去。”女人哀求道。

果然是个骚货,不求让自己给她放水倒求插进去了,老郑暗想。

“刚才你不是哼了声吗?你不是以为我是个老流氓吗?你还是继续哼吧。”老郑说着真的要把家伙放进裤裆里。

“不要,是我不对,求您不要和我个女人般计较。”女人低声下气的说。

老郑拉起女人头发,直手指插进去钩住女人私处:“你是女人吗,你现在只是头会说话的牲口,来围着这里爬圈。”

那女人听了他的话不吱声真的开始爬起来。要说这女人的腿真的很漂亮,她进来的时候老郑就心动了,真丝织成的透明晚礼服没能遮住她的春色反而给她挺拔修长的大腿罩上层朦胧美。因为灌肠灌肠的需要,晚礼服已经从她身上剥了下来,现在她的两条腿是完全赤裸的,缎子般柔滑,象牙般光洁,爬动时与之相连的臀部左右摇摆,鼓涨的肚皮和饱满的乳房以种勾人心魄的方式晃动,狼藉的两腿之间紧挨着私处的珍珠项链被浸的晶莹剔透,淫水拉着长长的丝线滴到地上。

“唔”女人终于爬了圈,高高的翘起屁股,两只手肘贴近地面,身体前后晃动,充血胀大的乳房与地面紧挨着摩擦似乎这样可以带给她快感样。这女人现在的样子完全像是只发了情的母狗,随着她身体的摇摆母狗的肚子里发出咣咣的水声。

没想到这女人发起情来这么骚,老郑差点就射进裤裆里了。事态紧急,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淘出抗议可很久的兄弟对着女人片汪洋的私处直插进去。

“哦。”女人发出声畅快的呻吟,小兄弟乘风破浪,老郑这下插到底。说不得这女人的逼还真紧,应该是好久没插过了,怪不得这么骚,夹的老郑小兄弟像吃了个人参果似的,浑身上下连毛孔都是舒坦的,若不是老郑经验丰富换了个毛头小伙子这下子就缴了枪。

有了刚才的经验,老郑托起女人白嫩的屁股又次挺枪直入直捣花心,这女人被他插的浪叫连连,浑圆的屁股摇摆着抓住老郑的阴茎死命不放。老郑被这浪女人激起了凶性,反扭起她地上的两只胳膊,女人上身顿时被抬了起来,强大的腹压痛的女人直哼哼。老郑也不理会,长枪次次直捣花心,老牛与嫩草身体碰撞发出砰砰的声音,渐渐的女人不再呼痛只是发出些无意义的咿咿呀呀声。

在女人身体里横冲直撞捅了五十多下,感觉女人身体越来越紧张,小穴的吸力也越来越强。知道时候到了,他最后次狠狠的捅进去,阴茎停在女人身体深处跳动着享受周围的滑腻,过了十几秒这才恋恋不舍的拔出来。

女人的双手仍握在老郑手里,滚圆的臀部抵住老郑的身体,老郑抽出来的阴茎自然而然的放在她迷人的臀缝里。女人象牙般光洁的脊背上渗出细细的汗珠,在灯光的照射下泛出乳白色的光泽,背部的线条以个美妙的弧度弯曲。

老郑恋恋不舍的放下女人的两只胳膊,女人自然的爬到地上。两腿分开的她屁股撅的老高,粉嫩的阴唇花瓣似的随着她的呼吸张合,蜜穴里积压的淫水顺着白皙的肚皮流淌下来汇成条小小的溪流。

“好人,快插我,插爆小骚货的小穴。”女人眼光迷离,忽然的空虚让她不知所措。

果然是个骚货,老郑拿起个粗橡胶棒狠狠插进女人私处。

“啊,喔。”女人娇啼着身体止不住的颤抖起来。

看来已经差不多了,老郑握着橡胶棒在女人私处狠命的转了几圈,女人的脸上满是红晕,身体无意识的开始抽搐。是时候了,老郑那橡胶棒往里捅了下直抵女人花心,女人性感的身体发了疯似的蠕动。

这次定很精彩,老郑笑了笑,这才把肛门塞连同橡胶棒起拔出来。

观赏肉畜灌肠的顾客呆住了,那头刚被干的死去活来的肉畜嘴里发出声四声裂肺的浪叫,她高高翘起的屁股中间喷出两股水箭,像是公园里的音乐喷泉,样的晶莹剔透,样的凶猛异常。

“看到了没,这是郑老头的‘二泉映月’,郑老头已经好久没有施展他的这项绝技了,好好饱饱眼福吧,你看着,大泉过后还有个小泉。”个老员工对旁边的年轻人道。

“什么小泉。”年轻人

br/>

还待再问却发现这个风骚的女人两腿之间果然淅淅沥沥的流出水来,原来这女人被郑老头搞的失禁了。

等到女人泡尿拉完,老郑又让她维持这个造型让人参观了好几分钟才把她抱回脘肠室,放在给肉畜腿毛的床上。

老郑拉起女人白璧般的胳膊看了看,女人腋毛剃的很干净,暂时不用动。于是他拿起电动腿毛机来在女人胳膊上清理了几遍,正要清理大腿时,女人悠悠的醒了。虽然这女人骚了点,刚才自己硬生生把她搞的晕过去,老郑老脸有些红。

“刚才,谢谢你了。”女人美丽的大眼睛在老郑身上盯了好久说道,说完这话,女人有些害羞的扭过头留给老郑个美丽的脖颈。

老郑想过女人醒来以后会哭哭啼啼,会破口大骂,甚至会大打出手,却实在没想到她会说谢谢,手抖,不小心剃掉了女人几根阴毛。

“你说啥。”

“谢谢你刚才让我,让我那么,那么高,这是我二十几年来最兴奋的性体验了。”女人脸微微有些红,

老郑手中的剃毛器在女人大腿上游走,女人的大腿由于害羞轻轻颤抖,老郑也不由的有些心猿意马起来。

“就为这,我是那作践你的,这种玩法有个名字叫‘二泉映月’,不过你这女人多了泉,你把尿也拉出来了。”

女人噗的声笑出声来,她风情万种的白了老郑眼:“‘二泉映月’,亏你这老东西也想的出。”

想起刚才羞人的情景,女人小阴唇张了张,粉红的肉缝里又泌出些水来,这情形被老郑看到,他胯下的东西不禁动了下。

正在尴尬之时,老郑听到女人悠悠的叹了口气,“你刚才也说了,我现在只是头会说话的牲口而已,用你们的话叫肉畜。知道自己马上要被宰掉了,心里总有些害怕,有时却有些说不出的兴奋。从抽到签后我就觉得心里怪怪的,有时总是会莫名其妙的烦躁,性欲也特别旺盛。直到你把那个东西抵到,抵到我的私处的时候,我才明白我现在到底想要什么。”女人说着居然只手伸到自己胯下,只手轻轻翻开粉嫩的阴唇露出个小小的橘红色的洞穴,潺潺流水轻轻从肉洞中淌出。她的双眼有些迷离,似乎在回味刚才那根灼热的东西刺进去时的充实。

“真有些不懂你们这些肉畜脑袋里想的是什么。”老郑小声道,女人的动作自然瞒不过他的眼睛。

“我也不知道,性高潮和肚子里的水起释放,下子从地狱到天堂。‘二泉映月’真是个有趣的名字,我记住了。”女人说着条大腿有意无意的活动了下,勾的老郑又是阵火起。

“真是个骚蹄子。说实话,你谢我也是对的。这里的肉畜要想不进宰牲堂,就只能指望被客人挑走,你那个样子,我碰下你就凶的不得了,那个客人敢要你。刚才是是煞煞你的傲气,你现在这副妖精的模样保管能被挑走。”

“大叔,你刚才没有射吧。”女人恋恋不舍的把小手从私处移开悠悠的道。“我听说男人憋着对身体不好。”

“你。”老郑正要发飙却发现女人已经从床上下来,两只小手正握着自己早就挺立起来的阴茎满眼的春情。

“大叔,刚才就是这东西插人家的,它好大,插的人家好舒服。”女人说着只手轻轻套弄这个庞然大物,纤细的手指好奇的在马眼上划了下,老郑个哆嗦差点射出来。

“你这个骚货。”老郑骂道。

“这东西插得骚货差点丢了,龟头好大,骚货好想吃。”女人说着真的蹲下啦,樱口轻启把老郑的大龟头吞了进去。

老郑顿时感到阵舒爽,这骚女人居然嘴里功夫也这么厉害。看到这样个漂亮的女人低声下气的给自己口交,股自豪感从老郑内心深处升起。

“唔,骚货下面的小穴也想吃。”

那女人舔了几下站起来,羞答答的踮起脚拿起老郑的阴茎往自己春水泛滥的小穴里送。阴茎已经没入半,女人的身体蛇样缠过来,胸前的两团松软在老郑身上蹭来蹭去。

老郑这哪里还忍得住,狠狠托起女人的屁股,阴茎下子直捅到甬道深处。迫不及待的把女人放在床上,举起女人两条修长的大腿,屁股耸动着次次插进女人阴道深处,女人两只手紧紧抓住床单,配合的发出声声浪叫。大概过啦两分钟,老郑喉咙里发出阵低吼,体内的精华不要命的射进女人体内。

“舒服了吗?”女人问。

“舒服了。”

“那你还不拔出来,好多人在看着呢。”

老郑这才发现另外三只肉畜和给它们做“深度清洗”的几个小伙子都出来了,他们正在用吃惊的目光看着自己。

女人又乖乖的躺到床上,只是叉开的两腿之间不时冒出些白色的液体。

“小姐,你的阴毛要剃吗。”并不是每头肉畜都喜欢把阴毛去掉,对饭店来说宰掉以后再拔阴毛反而更方便些,所以选择性比较大。尴尬的老郑终于找到了句话。

“不用剃了,你帮我修下吧。”女人觉得自己还是带着阴毛更有魅力些,她两腿叉的更开些。

这个女人是属狐狸的,老郑暗骂。白色的秽物不断从她小穴里流出,阴毛上到处都是精液和亮晶晶的液体,老郑拿手抹,湿漉漉的阴毛全都贴在女人白嫩的肌肤上。还好老郑技术过硬,慢慢的修起来倒也有模有样,只是难免会碰到女人敏感地带,躺在床上的女人气息渐渐的粗了。

我领你去洗洗,老郑贱笑着说,女人那里会不懂他的意思,红着脸点了点头。

浴室

里,老郑让女人双手扶墙从后面狠狠的干了她炮才把她从里到外洗干净。若不是时间不够,老郑还想给她再来个“二泉映月”,在老郑眼里,这个女人已经彻彻底底的升级为妖精。他倒真想看看这妖精是怎么宰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