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犒军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04:22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粉红色的纱窗,精致的绣床,位身着淡绿色衣衫的女子坐在梳妆台上精心修饰细长的眉毛。铜镜中的她柳叶弯眉,水灵灵的眼睛似乎蕴含了万般风情,圆圆却并不显得臃肿的脸蛋,俏丽的鼻子微微有些鹰钩更让这张俏脸多了些灵动,这女人无论放在何时都是祸国殃民的级别。只是,此时似乎有些心事,眉头轻蹙,洁白如雪的手腕也在空中停住了。

吱呀声门响了,个穿红衣的丫鬟闪了进来。

“小姐。”这丫鬟有些气喘。

“兰儿,你还是风风火火的,就不能有点稳妥样,那个小乞丐怎么样了?”梳妆台前的女人问道,她声音甜甜的,虽然是责备却也带着些关切。

“你偷偷攒下来的食物我都给他了,这几天应该是饿不着了。”兰儿回答道,那女子听她这么说显然松了口气。

“小姐,这样做兰儿怕老爷会怪罪,府里的存粮也不多了?”兰儿鼓起勇气道。

那女子听了兰儿的话愣,随即放下手中的眉笔转过身来,脸上的神色也变得严肃起来。

“兰儿,俗话说‘救人命胜造七级浮屠’,这等事不遇上则罢,既然碰到了又怎能无动于衷,老爷那里自有我来担待。”这女子正色道。

“小姐。”兰儿垂下头来。

“小姐,我今天听虎子说了件新鲜事,是关于小姐的。”兰儿懊悔了下随即眼睛转说道。

“什么事让兰儿也上心了。”这女子似乎忘却了刚才的不快。

“小姐上次和老爷起去犒军,守城的军士都说小姐是观世音菩萨转世,暗地里都叫小姐‘菩萨夫人’。”

“兰儿,你该不是为了讨好我现编的吧,小

心冒犯了菩萨,阿弥陀佛。”

“才不是,不过兰儿觉得还是不做菩萨的好,要不是你每逢灾荒都在睢阳城里设粥厂,把旧老爷都设穷了,旧老爷怎么会急着把你嫁到新老爷这里。”兰儿撅着嘴说。

“什么旧老爷新老爷的,个是我爹爹,个是我夫君,兰儿你怎么也学会嚼舌根了,是不是看我不敢罚你。”

嘴里呵斥,女子心中却在暗暗思量。睢阳守城的官兵大多是本地子弟,这些年自己也算多行善举,这些人暗地里感激自己也是可能的,这兰儿并没有说谎。只是,这小丫头又怎能理解自己的苦心,父亲是本地最大的粮商家里也殷实,十里八乡妒忌的人也不在少数,加上商人本没有什么地位,若不多行善举难免会落得个为富不仁的名声,旦有事没有帮扶整个家也完了。自己能嫁给个将军做妾,也可以让家人多个靠山。

只是,最近叛军围城甚紧,父亲差不多把家里所有的粮食都捐了出来可仍不够用,夫君最近了愁眉不展,想是在为粮食发愁。

“小姐想什么的,是不是想老爷了,说起来老爷很宠小姐,小姐嫁过来之后老爷差不多天天招小姐侍寝。”兰儿故作神秘的说道。

“死丫头。”女子的脸上泛起阵红晕,她对自己的容貌向来有信心,却知道紧守本分,自嫁过来来以后,直中规中矩,夫君似乎对自己也很满意。

“老爷有请婉婷夫人。”这叫婉婷的女子正要发火外面传来个丫鬟的声音。

“小姐,老爷想你了,而且,现在天色已经不早了。”兰儿打趣道。

“死丫头,回来在收拾你。”兰儿开了们,婉婷整理了下仪态跟着前来传话的丫头匆匆而去。

“老爷。”婉婷来到书房,个浑身沾满鲜血的男人正坐着闭目养神。

“老爷,贱妾伺候老爷沐浴更衣。”这几天男人从城墙上下来便是这个样子,这项工作也直都是婉婷在做。

婉婷指挥下人忙开了,不会男人便泡在热腾腾的木桶里,而婉婷则细心的帮他洗去身上的血污。

这是自己的男人,他的身体好精壮,直手轻轻触到男人结实的肌肉婉婷不由的脸有些红。这几天他尤其的威猛,而且喜欢从后面,每次都把人整的……,婉婷心中荡竟失手把木瓢掉进桶中,男人睁开了眼睛。

“贱妾走神了,还请老爷责罚。”婉婷惊,脸上的红晕还未褪去,跪在地上低下头有些害怕的道。

此时的婉婷只穿了贴身小衣,给男人沐浴难免粘上写水渍,丝制的衣服紧贴在身上,春情泛滥下两颗熟透了的樱桃傲然挺立,短短的亵裤还不到膝盖丝毫遮不住她大腿诱人的曲线,可是她丝毫不知道此时的自己有多诱人。

男人的眼中精光闪,喉咙里低吼了声从水桶里跳出来吧她按在水桶上,阵丝锦破裂的声音传出,婉婷薄薄的亵裤也被扯去。烟雾缭绕的房间里,个身材近乎完美的女人趴在沐浴的木桶上,上身若隐若现,俊俏而肥实的屁股完全暴露出来,修长的大腿无力的张开,两腿之间神秘的私处早已泥泞不堪。

“唔。”男人布满青筋的阳具举了起来,鸡蛋大的龟头正对着婉婷粉红色的肉缝,握住婉婷两瓣白皙肥大的屁股,男人腰部挺整个分身没入婉婷的身体。

从来没有经历过这仗势的婉婷顿时感到轮无边的快感袭来,她甄首微抬,诱人的红唇间呐出声凄婉的呻吟,娇嫩的阴部反射性的紧紧夹住那根入侵的东西。婉婷的反应显然激起了男人的性欲,握住婉婷的双腿,冲击,冲击,婉婷的叫声声比声急促,声比声诱人。终于,木桶上的女人玉体轻颤,身体像筛子般抖动起来,她竟是泻了身。

男人从婉婷的身体中退了出来,这个女人娶回来两个多月来在这方面向表现的很羞涩,连叫大点声生都不敢。没想到今天居然如此敏感,有些兴奋的看着婉婷两腿间向外翻开的阴唇间不停的向外流着爱液,股暴虐的情绪从心头升起,顺手抓起旁边根顶端圆圆的短木棍插了进去。

“啊。”被刺激到的婉婷身体不由自主的弓了几下,雪白的屁股上下摆动了好会才停下来。

“贱妾没能让老爷尽兴,贱妾。”

婉婷转过身来,没有老爷的命令,她不敢抽出那根仍在向下流淌这淫水的短棍,反而紧紧的夹住它。看到老爷仍旧狰狞的分身,似乎下了极大的决心,婉婷跪下来,纤纤素手握住男人狰狞的凶器,似乎犹豫下,两片娇艳的红唇含了上去。

被个温暖的腔体包裹住,男人的分身猛的颤抖了几下,让本就不熟练这阵势的婉婷手忙脚乱。巨大的阳物从口中跳出顶在她迷人的脸上,红着脸捉住那东西从新放进嘴里,婉婷的脑袋忽然被两只大手抱住,股大力袭来,那东西直刺入到喉咙深处。男人这样抱着婉婷的脑袋抽插,有点窒息的婉婷两手无力的挥舞,也不知过了多久婉婷终于摆脱噩,反射性的瘫软在地上咳嗽。

男人并没有打算放过她,他把浴桶的盖上,抱起婉婷柔若无骨的身体放在浴桶上。

“叉开腿来。”

“是,老爷。”

仰躺在木桶上的婉婷羞得转过脸去,微微颤抖的两腿慢慢张开,呼吸却急促起来,就连插在私处的木棒也不时的抖动。

“啊。”婉婷的惊叫声中男人猛的把木棒插得更深些,婉婷的两腿也不由的分开。

眼睛中闪着兽性光芒的男人手拿着木棍在婉婷私处横冲直撞,疯狂的似乎要把她这里彻底捣烂,婉婷羞耻的发现自己的身体竟扭动着本能的迎合这根东西,私处不停渗出的爱液更激发了男人的兽欲。

没过多久,婉婷感到那根肆虐的木棍似乎离开了自己的身体,可她反而觉得空荡荡的很难受。

“老爷。”婉婷正果脸来,看到自己老爷正直盯盯的看着自己,却丝毫不知道此时的自己绯红的脸颊,起伏的胸部,端是媚眼如丝。

“唔。”老爷壮硕的分身再次闯进来,婉婷顿时感到身体又被充满了,她扬起脖子发出声满足的呻吟。

房间里烟雾早已散去,婉婷雪白的肉体躺在木桶上,两腿分开在两边被男人高高举起,迷人的脑袋在男人的抽插中渐渐划过木桶的边缘向外扬起,天鹅般修长的脖颈搭在木桶边缘。饱满圆润的胸脯喘息着,随着男人的冲击前后移动,两条白玉般的手臂垂在木桶两面,两只小手无意识的张开握住。

女人的喘息声夹杂着尖尖的短促的呻吟,男人的低吼,肉体碰撞声,淫靡的气息在整个房间蔓延开来。

“老爷,你找兰儿。”男人穿着长衫坐在书房里,他脸上带着微笑,温文尔雅丝毫不像个统领千军万马的将军。

“兰儿,你家小姐时身体不适在里间晕倒了,你去帮帮她。”男人放下书道。

“是,老爷。”小姐这几天身体很好啊,兰儿有些疑惑,不过她还是匆匆走进去。

“啊”,兰儿差点惊叫起来,圆圆的浴桶上躺着个身体成大字型张开的女人,女人叉开的两腿之间向外冒着不知名液体的私处还插着根短短的木棍,而这个女人不是她家小姐又是谁。

烛光轻轻跳动,婉婷坐在床沿上有些拘束,七月的天气很热,她只穿了件薄薄的淡绿色纱衣雪白的肌肤若隐若现。

“老爷,今天,今天婉婷太失礼了。”

“婉婷。”男人托起婉婷低垂的下巴。

“你是不是被我吓到了,我自己也知道今天失控了,这些天,闭眼就看到残肢断体和兄弟们临死前绝望的眼神,叛军的攻势越来越紧,城里的粮食已经不够吃了,所有的担子都压在我身上。是我神经绷得太紧才会在你身上发泄出来。”

“老爷!”婉婷眼睛有些朦胧。

婉婷在身后摸索了阵拿出样东西,赫然正是沐浴时插在她下体的那根短木棍。

她红着脸将木棍递给男人,在男人疑惑的目光中她爬上床翘起屁股,两腿间粉红的肉缝顿时露了出来。

“如果这样可以让老爷舒心,婉婷心甘情愿给老爷发泄,而且,而且,婉婷喜欢老爷那样。”婉婷的声音说到这里已经几不可闻,鼻息也粗

br/>

重起来,蜜穴中不由的流出些汁水来。

波兹声,男人把木棍插进婉婷体内却并没有继续玩弄她泛滥的私处,而是扶婉婷坐起来。以为是自己吸引力不够,婉婷忧郁了下,红着脸把肚兜解下来,又悄悄的叉开两腿,绿纱衣根本遮不住她饱满的玉兔,神秘的私处根圆圆的木棍微微颤抖。

“婉婷。”男人吸了口气平息自己的欲望。

“老爷。”婉婷的声音异常娇媚动人。

“老爷今晚想求你件事。”男人说到这里忽然跪在婉婷面前。

“老爷,这怎么使得,有什么事贱妾定答应,老爷这是这折煞婉婷了。”婉婷连忙去扶,男人岿然不动。

“婉婷,你是我所见最美的女人,自入门,不妒不争,尽心尽责,能够娶到你是我前世修来的福分。”

“老爷!”婉婷不知道男人为什么会说这些话。

“叛军围城已经几个月了,守城的士兵最近每天只能分到半天的口粮,今天巡城的时候,王彪,多好的战士没有死在战场上,居然是活活饿死的。”

“老爷,贱妾家里。”

“我知道,难为你了,没有你父亲送来的粮食怕是现在已经城破了,听说你家也快揭不开锅了,我想求你明天和我起犒军。”

“贱妾听老爷的。”婉婷有些疑惑。

“婉婷,我的意思是用你的身体犒军,我想给将士们炖锅肉汤,将士们已经好久没有吃过肉了。”

婉婷听了这话顿时愣住了,她怎么也不会想到老爷居然是要她这样犒军,难道自己真的要被煮成锅肉汤?

“婉婷,你不愿意。”

“不,婉婷的切都是老爷的,婉婷愿意。”行清泪从婉婷眼角流出。

“老爷,能不能最后怜惜婉婷次。”

男人轻轻把婉婷按到床上,透过薄薄的绿纱衣,婉婷两只饱满的乳房微微向两边翘起,平坦的小腹下面黝黑的神秘地带还插着根湿漉漉的短木棍。如此动人的尤物明天居然要变成锅肉汤,还是自己手促成的,男人心中阵暴虐,那木棍被他掌拍进婉婷体内。

睢阳城头,守城的军士兴奋的看到将军领着“菩萨夫人”巡城,上次夫人来犒军的情景他们记忆犹新,夫人带来的那些精致的点心许多人几天都舍不得吃。只要想想这天仙般的夫人朝自己点头微笑,守城时顿时精神百倍。

在众人的注

目下,将军和夫人登上城楼。几个月的坚守,将军血染的征袍,高大的身影矗立在城楼自有份威严。身素衣的夫人和往常样带着温暖人心的笑容,她倚在将军的身旁如朵盛开的白莲。

“众位将士,众位兄弟,你们忠心为国,誓死保卫睢阳,可是我们缺粮已经很久了,兄弟们饿着肚子守城,我恨不得把自己的肉割下来来给兄弟们吃,可我是军主帅,不能这样做,古时有曹操割发代首,今天我的小妾婉婷愿意用自己的肉代替我犒军。”将军的生音依然铿锵有力却带着丝无奈与不甘。

“不能啊,夫人的肉我们不能吃啊!”许多军士跪地大哭道。

“各位忠勇守城的将士,能不能听婉婷说句话。”感受到这些质朴的士兵对自己的尊重,婉婷的心中阵感动,她知道自己必须说些什么。跪地的军士听到婉婷的话都暂时止住哭泣。

“婉婷乃是个妇道人家,但也是大义,各位将士死守城池是为保大唐百姓平安。婉婷个弱质女流不能助各位守城,留下却要耗费本就不多的粮食,今日各位吃了婉婷的肉却可以不再奋勇杀敌时忍饥挨饿,这也算是婉婷为睢阳做的贡献。婉婷虽死无憾,还望各位将士死守城池多杀叛军,也不枉婉婷的片苦心。”

“王勇。”

“将军。”

“把我的这个小妾剁碎了给众位将士煮上锅肉汤。”将军说着话却却扭过头去。

“夫人,上路了,王勇的刀很快。”

有些出神的看着傲立在城楼上的将军,婉婷轻轻褪掉长袍,为了方便处理,她今天里面什么都没穿,傲立的双峰,纤细的腰肢,修长的大腿,完美的身体在朝阳的照射下像被镀上层金光。只是没人注意,她浓密的耻毛上挂着几滴闪闪发光的液体。

众军士有些失神的看着城墙上的女神跪下,美丽的头颅微微低下,修长的脖颈显得格迷人。胸部傲然挺立的乳房,微微向后翘起的臀部,跪着的夫人S型的曲线似乎有着致命的吸引力,就连手持大刀的王勇都时愣住了。

他本是当地屠户,前些日子为保卫睢阳应征入伍,逢年过节婉婷家总会请他去杀牲。婉婷是睢阳城里出了名的美人,生性善良,知道他家里人口多,常入不敷出,每次都让兰儿悄悄多打赏些钱财。睢阳民风淳朴,王勇自然心存感激,碍于男女之防不好当面道谢却也曾远远膜拜,渐渐的也产生了些朦胧的爱慕,也有不少次春梦中与这位小姐相遇。只是两人差距太大,这王勇就连远远的看到美丽的婉婷都感到自惭形秽,在他看来也只有将军这样的人物才能配的上婉婷夫人。

如今这个个曾经让他可望而不可及的佳人赤身裸体的跪在他的面前,完美的身体让他不敢逼视,微风轻轻拂过她的身躯,几缕长发随风飘起,初为人妇的她还带着少女的羞涩和少妇的娇羞。美丽的夫人眉头微蹙,脸色有些潮红,似乎忍受着不知名的痛苦,顺着腰部美丽的曲线看去,她双脚上白皙俏丽的臀部轻颤着。

王勇不由的心中阵暴动,股热气从腹部窜起,他有种想当下把这女人压在身

下蹂躏的冲动,这中想法让他羞愧难当。善良的婉婷夫人为了守城官兵宁可牺牲她的身体,自己却在此时禽兽不如的对她的肉体产生非分之想。

“动手吧,记得你在我家杀猪的时候手艺很好,就按你杀猪的方法处理吧。我带了些香料和调料,你能把肉汤做的更美味些也算念着我当初的好了。”婉婷的声音有些微微颤抖,不知是不是幻觉,王勇似乎觉得夫人的声音似乎夹杂着写喘息。

压住心头的冲动,王勇鬼头大刀高高举起,阵刀光过后婉婷美丽的头颅落下,脖颈处股鲜血喷了老高,婉婷的身体挣扎了几下倒在地上,无头的尸体无意识的在地上抽动,行刑的王勇似乎清楚的看到夫人的腹部用种奇怪的方式抽动着,似乎是错觉,股无色的液体从夫人神秘的私处涌出。夫人两只玉乳随着身体的抽动摇摆,修长迷人的大腿不时的抖动,间或还会弯曲下,过了会,股淡黄色的液体才从她下体渗出。

“夫人!”众多军士大哭道。

看到夫人的尸体如此香艳的在地上挣扎,王勇终于忍不住把股浓浓的精液射在裤裆里。不经意间看到地上夫人微微带着红色的面庞,她依然眉头轻蹙,脸上的表情说不清的诱人,只是,她轻轻挑起的嘴角,似乎看穿了自己的切。

王勇不敢再看夫人的脸,恭恭敬敬的把夫人的脑袋摆在城墙的垛口上磕了几个头,其他军士也对着夫人头颅的方向边叩拜边大哭。

定了定神,王勇提起夫人玲珑的两只双脚,左右分别挂在城楼屋檐下,尸体的血液顺着夫人切开的脖颈流出在城楼下面积了好大滩。夫人失去生命的大腿微微抖动,光洁的玉臂垂下来,胸前的乳房依然饱满只是渐渐失去温度,没人注意到浓密的耻毛当中股液体顺着她平坦而光滑的小腹直流到两乳之间。

城楼的旁边支起只大锅,几个军士含泪添柴,锅底渐渐咕咕的冒起了气泡。

待到没有鲜血流出,王勇把婉婷的尸体倒过来,个锋利的肉勾从婉婷缎子般光滑的后背刺入两乳之间穿出。不少军士对他粗暴的行为不满,怒目相视。只是失去生命的夫人再也感觉不到疼痛,迷人的身体无力随着肉勾的晃动的摆动。

把尖刀拿在手中王勇的手心则满是汗渍,夫人神圣的私密地带,湿漉漉的的耻毛整齐的排列,因为死亡,夫人的阴道口敞开着,两片粉红色的阴唇向外翻开,上面似乎挂着些亮晶晶的液体,王勇忍不住用手探到那里摸了摸,粘粘的,男到夫人死的时候,他不敢往下想,这种想法简直是对夫人的亵渎。

犹豫了下,王勇他颤抖着把手中的尖刀插进夫人敞开的私处,锋利的刀锋正对着夫人娇艳的红豆,股透明粘稠的液体顺着刀身流下,他感觉自己的呼吸急促起来,似乎插进女人身体的不是把尖刀而是自己勃起的阴茎。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做,虽然以前宰杀母猪的时候他都从这里下刀,可,这可是夫人,美若天仙菩萨心肠的夫人。

深深吸了口气,王勇把尖刀向上挑去,似乎碰到了骨头,不过很软王勇割断了了它,夫人的肉很嫩,尖刀像没有遇到阻碍般剖开了她雪白平坦的肚皮,海螺般可爱的肚脐,直切到夫人晃动的两乳之间,紧挨着美丽的锁骨下方。

各色内脏争先恐后的从婉婷附中涌出,王勇首先切掉婉婷的额膀胱,那里还有些残尿,膀胱不能吃,他习惯性的扔下了城墙。子宫和切成两半的阴道被他挑出来放进个木桶里,光滑的肠子被他扯出来吊在夫人身体的外面,白生生的肠子仍蠕动着冒着热气。王勇不由的捧住夫人这身体最娇嫩的东西,他忽然想去去年远远的看到夫人在葡萄架下进食的情景,以前他从未想到个女人吃东西会如此好看。他更没想到的是,有朝日自己竟会砍掉夫人的脑掉把夫人身体里神秘而神圣的东西掏出来,他不知为何有种罪恶的想法,想把阴茎插进夫人的粉嫩的肠道里搅上通。

从里面翻开夫人的肛门,根据他杀猪的经验,这里是肠子和身体的处连接处,不过他知道这里很脏,或许会流出大便。切断这肠道,出乎意料的,里面空空的,他又找到夫人的胃颤抖着剖开来。

“夫人。”王勇捧起夫人被切下来的肠胃大哭起来,心中充满了对刚才淫邪想法的愧疚。

“夫人已经好几天没有吃东西了,她的肚子里颗粮食都没有。”王勇把夫人的肠胃放到首级的旁边拜倒在地嚎哭道,将士们听到也声泪俱下。

“小人定不辜负夫人的托付。”王勇痛哭了会拿起尖刀走到夫人腹部已经被掏空的尸体面前。

用力把两块胸骨向外分开,婉婷的肝脏,胰脏,肺也被他取出来放在桶中,军士们只看到他从美丽的夫人身体内掏出件又件东西,甚至有人在想,夫人娇小的身躯里是如何容纳下如此多东西的。

待到切结束,王勇拿起把小刀,抬起婉婷的玉臂细心剔去腋毛,接着是阴毛,夫人卷曲的阴毛上似乎沾着许多粘稠的液体,难道,他恨不得狠狠抽自己两嘴巴子,高贵纯洁的夫人怎么会在被斩首时有这种冲动。让军士提来水,王勇细心遍又遍冲洗夫人的身体。

水已经差不多烧开了,夫人的躯体被摆成大字型,王勇拿起只双手大斧,命令两个军士按住婉婷两只美丽的脚丫。

直被过脸去的将军转过身来,婉婷无头的身体摆在地上,她的身体仍然是如此迷人,自己最喜欢吮吸的乳房傲然挺立,纤细的腰肢,俊俏而肥实的屁股让他不禁想起在她身后冲击时的情景。曾经容纳了自己分身的私处已经被抛开,那让自己流连忘返的甬道已经离开了她的身体,只余下两片孤零零的阴唇。

她又次被摆成这样子了,将军不由的想起沐浴时的情景:把浓浓的精液射进婉婷体内自己感到阵轻松,而婉婷依然躺在木桶上抽搐,个冲动,自己拿起木棍插进婉婷仍然流着淫靡液体的私处扬长而去。过了好会还是不见婉婷出来,自己奇怪的走进去查看,婉婷居然晕倒在木桶上,她的私处仍留着自己带给她的耻辱,现在想来她的晕倒分明是因为饥饿,而不是自己当初想的,将军的眼圈红了。

王勇的大斧已经高高举起,婉婷静静的躺着丝毫没有反抗也不可能反抗。

“老爷,明天被煮成肉汤前是不是要脱光,那多羞人啊,会被人笑的。”

“婉婷,既然死了就不用感到害羞了,将士们会感激你,不会笑话你的。”

“老爷,婉婷想被斩首,婉婷听说斩首不痛,那个王勇手艺不错,就他吧。”

“老爷依你。”

“婉婷想今天晚上直呆在老爷房里侍寝,不要赶婉婷走好吗?”

“老爷你好厉害,婉婷受不了了。”

“老爷,你在用那个木棍弄婉婷次,你摸摸婉婷,婉婷这里湿了。”

昨晚上婉婷再没有往日的矜持,索求无度,硬生生被自己干晕了四五次。

“老爷,这是你最后次享用婉婷了,婉婷想让老爷永远记住她。”这是婉婷早上以为自己还在睡着时说的,如果不是实在没有办法,将军的拳头捏紧了。

砰的声打断了将军的思绪,大斧夹着阵风向婉婷两腿之间劈下,骨肉分离的声音,王勇这斧头直劈到婉婷腹部上方,婉婷丰满的乳房随着这击摇曳着丝毫不知道自己接下来的命运。命令两个军士把婉婷尸体继续拉开,王勇又是斧劈下,婉婷性感迷人的身体被彻底分成两片。

婉婷迷人的两只胳膊被砍下来,切成三段后连同手起丢进锅里。半片身体被翻过来,身材依然玲珑,乳房依然饱满,只有半片的阴唇似乎还在昭示着女人的骄傲,可锋利的斧头依然携着惯性毫不留情的将它们从腰部切开。拿起带着乳房的上半部,杀猪的王勇忍者心中的漪念把它前后分开扔进锅里。

剩下的两条大腿被吊起来,婉婷修长的大腿仍和臀部相连,柔美的曲线似乎还在向人们展示她生前的美丽,两片分开的阴唇上还挂着几滴亮晶晶的液体,只是它的美丽注定不能长久。

切掉多肉的臀部,婉婷大腿上的肉也被块块丢进锅里,不会,吊在那里的便只剩下两条长长的腿骨和两只美丽的脚丫,她最后那美丽的脚丫也被扔进锅里。

完成了所有工作,望着承载着这位美丽夫人的大锅,王勇松了口气,女人充满诱惑的身体让他汗流浃背。城楼上,婉婷带着微笑的首级似乎也在望着沸腾的大锅,在那里她的身体会变成锅美味的肉汤。

冒着气泡的大锅里,不时有个白生生的乳房泛起还能证明这里面煮着的是个曾经多么迷人的女人,太阳渐渐升高,股肉香在城头飘荡开来。

或许多年以后人们会记得将军的英明神武,会记

得钢牙咬碎,眼眶崩裂,可又有谁会记得个女子微不足道的牺牲,恐怕就连她的名字也会渐渐成为个代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