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快递(2)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03:41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叮咚……”清脆的铃声回荡在院中。忙着收拾东西的我心中打了个突,该不会现在就来了吧,刚叠了半的衣物散开来,妙曼的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定住了,任由铃声在耳边回响。该死的,怎么这么沉不住气,该来的总会来的,我脸上浮起朵红晕,理了理有些凌乱的头发装做若无其事的向门口走去。

“您好,帝林快送95527号收货员白笑生为您服务。”身着蓝色制服的年轻人脸上洋溢着灿烂的微笑。“刘莹小姐对吗?”我下意识的点了点头,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坏。

“刘小姐您好,您上个礼拜预约了今天的‘女体快送’,这是您的收货单。”这种带着蓝色条纹的单据我曾经签过很多次,却只有今天手微微有些发抖。它的样子看起来只是来接受件普通的包裹,可对我来说今天却又不同寻常的意义。男人的目光自然而然的透过薄薄的睡衣深入到几个隐秘的部位,却毫不掩饰的停在我赤裸的大腿上,丝若有若无的

羞赧悄然而生,他这也算在看货吗……

“刘小姐您真漂亮。”白笑生脸上扔挂着职业性的微笑:“您稍等下,我还有些东西要拿。”

这个年轻人从货车上推出个平板小推车,米高的透明玻璃箱和其他些东西。几个路过的行人也投来诧异的目光,很快他们的目光落在门口的我身上。不是我自夸,身材丰满的我实在是个不可多得的美人,头齐耳的短发干净利落。因为个头高挑,充满肉感的身体不显胖,傲人的巨乳,诱人的曲线。因为在家里,还有其他些原因,我穿的很随便,件白色的畅领睡衣仅能遮住大腿根部,下面什么都没穿,胸前的硕大若隐若现,娇嫩的脸颊上偏偏还带着丝羞涩,这些,足以让男人遐想连篇了……

似乎感受到路人的注视,我的脸越发红了。他们不会想到,我自己这个赤裸这雪白大腿的美丽的少妇马上就会变成块“肉”了吧。

“嗨,我说,怎么会有个玻璃箱。”我胡乱关上门,该死的尴尬让我急需找出些话头来,虽然我自己也认为这样问很傻。

那年轻人笑了笑,意味深长的道:“为您准备的保鲜箱,我想你知道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我吃惊的的捂住自己的嘴巴,身体深处禁不止有些奇怪的躁动。

“大部分顾客都不介意暴露自己的身体。即将成为肉的女人和其他女人多少有些不同,您说对吗?”收货员笑着道。

“可是!”

“我想你会喜欢的,您拍过写真集吗?”

“啊!”没想到他会问起这个不相干的问题。“以前拍过些,这个似乎和今天的工作没什么关系。”我带他进了客厅。

“为了保证服务质量,收件的全过程都会被录像,希望你不要介意。”白笑生把带着三角支架的摄像机镜头对准沙发的位置:“请这里坐!”

“这是我家,现在看起来我倒成了客人。”好奇的看着这位收货员:“你似乎要把砍掉我脑袋的全过程拍下来。”

“是服务全过程”他纠正道:“我通常会给顾客提些中肯的建议,比如说解开您前面的扣子吗,这样看起来更性感些?”

“你通常都是这样命令你的顾客吗?”我嘴里说着,心中已经认同了他的观点。不久前我在穿衣镜前自慰的时候扣子是打开的。“不过我觉得这个主意不错。”我笑着解开胸前的排扣子,却故意把衣襟稍微往里拉了下,根据我的经验,整个乳房能让男人流连忘返,而半个遮住的乳房能让看到它的男人疯狂。唯遗憾的是,精心挑选的黑色蕾丝内裤上不知不觉间沾上了些爱液,这让它看起来似乎是半透明的。

“大部分顾客希望她们最后时刻是性感迷人的,您不是已经这么做了吗?内裤很性感,不过我建议你剪开它,它会挡住你斩首时喷涌而出的爱液。”

“这很重要吗?”我反问道。

“男人们通常很喜欢这个,我可以给你拍个特写。刘小姐!”白笑生说着拿出部厚厚的画册来:“‘女体快递’刚刚起步,您是幸运的第103名顾客,享受免费加工与托运,作为代价,您的身体必须配合我们做适当的宣传。比如……”

“这个透明的保鲜箱。”我接口道,自从他从车上卸下那个东西之后我的似乎所有的注意力都被它吸引过去了。

“您真聪明,我们现在的录像谈话也是其中的部分,根据协议帝林公司拥有发布他的权利。我从来没有见过个即将接受我们服务的女人能如此性感和镇定,我想处决您的这段视频肯定会受欢迎的。”

我笑了笑:“其实我心不像你想象的那样,我昨晚没睡好,刚刚见到你的时候我很害怕。”

“现在呢?”

“有些兴奋,连我自己都有些吃惊,我正在和个即将砍掉我

脑袋的人讨论如何处理自己的尸体,这世界真是太荒诞了。”我装作镇定的耸了耸肩膀拿起宣传画册:“总共102集,我想我知道你索要我写真的目的了。”

我随手翻开页,画册上上是个充满东方女性含蓄气质的女人:“刘伊雪,女,编号83,帝历**年毕业与帝都大学文学系……”女人的履历很长,我只注意到最后几句话:烹饪方式:整体烧烤。*年*月*日快递至:里费尔群岛军事基地。几张漂亮的照片之后,是个浑身烤成金黄色的女人翘着屁股趴在只大盘子里,饱满的私处插着根夸张的蜡烛。

“写真之外,你们是不是还需要份我的详细履历放在这里。”我若有深意的道。

“让你猜对了!”白笑生讪讪的道:“人们在品尝肉体的时候通常会关心这块肉以前是什么,您难道不想让他们知道吗?”

“不得不说,我现在还真的有点兴奋。”

“您翻到278页,位叫周慧的女士。”

“是的,她是位律师,我记得半年前请过她。我来看看,处决方式:绞刑,加工方式:清蒸。”股莫名的情愫在我内心深处升起。

“为了宣传需要,她被绞死以后尸体在小区门口挂了整整天,当然我们征得她本人同意。如果您想要的话……”

“不,我想这会让肉质变坏。”

“经过特殊处理,在外面挂上整天和几分钟是完全样的。况且您选择的是斩首,完全可以放在保险箱里摆上个漂亮的姿势,您这身打扮就很不错,再穿上长筒丝袜和高跟鞋简直棒极了。”

“像她样吗?”我随便翻开页,上面具赤裸的无头身体翘着屁股趴在地上,而插着脑袋的金属杆戳进

她片狼藉私处。

“您误会了,这个叫娟子的少妇和你不大样。我想她应该是性幻想太多了,要求斩首前后都要被轮奸。几个男人干了她尸体之后摆了个这样的姿势。”

“听起来我也有些心动了。”

“您只要两腿分开跪坐在地上,再把睡衣往两边拉。”他说着真的两只手伸过来拉开我的衣襟,我近乎痴呆的没有阻止他:“就这样,露出大半个乳房来,就定是这本画册上最性感的女尸了。”

“我想也是,其实刚刚我用这个姿势在穿衣镜前自慰过,不过那时候我的脑袋还在。”

“您真是个有情调的女人,这么说你同意了?”

“不,这样不行。”我摇了摇头:“我想给老公个惊喜,如果照你说的这么做,这里所有的人马上都会知道,没等快递到我在兰芳的老公的电话已经被打爆了。”

“真的很遗憾,我是说您打算给他个怎样的惊喜。”

“我想先把我的身体和这封信起交给他签收。”我拿出早就准备好的信纸来:“在这封信里我告诉他这只加工好的……”我时语塞,就连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会被加工成什么样子。

“我们通常管这种东西叫肉猪!”白笑生接口道。“如果你喜欢的话。”

听到这个带有侮辱色彩的名字我却禁不住有些兴奋:“对,这只肉猪是我预订的。他这几天正为这个发愁,你也知道,像我这样容貌身材的肉猪是很难弄到的。等他用我请过几个大客户之后,再把真相告诉他。最近他在谈笔很大的生意,我不希望他分心。”

“您的确很爱你丈夫!”白笑生下意识的喝了口水:“可你是否想过,或许你丈夫可以从身材上辨认出你。”

时间也不知如何来回答这个问题。

“刘小姐怕是不知道,‘肉猪’稀少,吃的起的人非富即贵,它的消费方式和其他产品截然不同。据我所知,您曾参加过几次帝国模特大赛,三年前拿过个二等奖,年前辞职在家做全职太太,在帝都还是有定知名度,已经达到上层社会宴会主菜标准。您这样的女人作为“肉猪”和首级起上桌,加上我公司提供的斩首录像和担保书,卖上几千万没什么问题。”

我从未想过自己居然如此“值钱”,白笑生另句话把我呛了个半死。

“可如果只有身体,虽说肉质和形态没的说,却也买不起价。我想你丈夫接到你的礼物多半会转手卖掉,用来招待高端客户太掉价了。”

“我知道你定有办法,说吧!”那家伙得意洋洋的样子,分明是有办法。

“你翻到第102集!”

“程嘉琳!”我禁不止念道:“她是帝都时报的知名记者,她怎么会……”

“往下翻!”

这,我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是帝都时报编辑部,个穿着黑色的高跟鞋和长筒吊带丝袜的女人吊在半空中,乳罩和她经常穿着的黑色套裙扔在不远处的地上,件敞开黑色的职业装遮不住她,两条修长的大腿之间芳草凄凄露水点点。着张脸是程佳琳无疑,这几年她没少采访我,只是照片中她香舌微吐,两条大腿无力股清亮的尿液从私处淅淅沥沥的流下来。更让人惊奇的是,整个编辑部仍有条不紊的运作着,似乎没有人注意到这个美女的死亡。

“她是今天上午绞死的,尸体做了点小小的处理,现在还挂在编辑部。”

“她是整个编辑部给帝都时报创始人曹老70大寿的个惊喜,她本人却和你有同样的顾虑没人知道曹老其实是她大学时代的导师。所以她签署了同意交换协议,如果你签署份同样的协议,最迟后天你丈夫就能收到色香味俱全的程佳琳记者!”

“这么说,我其实不需要快递?”

“不,曹老先生正好也在兰芳,接下来我们来讨论下细节问题,这是您的协议!”

看起来挺正规的,我心中暗想。

从签署协议之时起,甲方刘莹授予乙方帝林快递使用甲方身体、肖像宣传权利,乙方负责免费加工并快递甲方身体至指定客户。甲方同意乙方以下行为:

1。全程使用透明保险箱。

2。身体造型摆放及拍照,包括各种侮辱性方式。

3。参加帝都广场举行的《我的快递我做主》活动。

4。与程佳琳小姐进行等值交换。

“我想知道什么是‘侮辱性方式’?”我的声音有些颤栗,内心深处觉得把自己身体交给帝林快递是个错误愚蠢却让人心动的决定。

“比如你现在的样子,不过我要把你那颗美丽的脑袋放在这里。”那家伙说着在我两腿之间摸了把,说也奇怪,我非但没有生气身体反而兴奋起来。“处决你之后,我要在这里为你拍点生活照,张平常的照片,脑袋放错位置之后可能很淫荡。”

“我想你胜利了!”我颤栗着在前两条下面打了个勾,身体不争气的哆嗦了下。

“我的快递我做主呢?”

“个宣传活动,今晚参加活动的有你和程嘉琳和另外八个快递物品。”

“是的,物品了!”我叹了口气。

“那时快递员的DIY大赛,这是上次的获奖作品。”白笑生翻出张照片,圆台上,十几具性感的无头女尸翘着屁股趴在地上围城个圆形,浑圆的臀部写着她们的芳名,而她们的脑袋被耻辱的统放在高高翘起的屁股下面。

“不知道你会怎么DIY我。”希望不要把我搞的太难看,我在3、4下面打了勾然后签下自己名字。

“那么,接下来是不是该处决我了,我想你是不是会强奸我。”我伸了个懒腰,身体妙曼的曲线览无遗。

“这出于您的意愿。”白笑生拿出另外个表格。“请你在上面选择。”

处决模式:自由人、肉猪。

“前百名客户,快递跟公司根据女人的体质决定处决模式,你很幸运,我们现在改变了服务方式。”

“如果我选肉猪呢?”我有些好奇。

“剩下的你都不用选了,我给你打上标签,你的新名字叫烧烤快递103号,相当于头人形的猪,宰掉你之前我可以用任何方式玩弄你。”

“听起来很可怕,我还是选自由人吧。”我伸了伸舌头。

处决方式:1。斩首。2。绞刑。3。枪决。4。穿刺。5。电椅。6。腰斩。6。其他。

处决选项:1。暴露调教(为期周,需提前预约。)2。母狗驯化(为期周,需提前预约。)3。处决前夜淫乱party(为期晚,需提前预约。)4。处决前性交,4-5人。(可选)5。性交中处决。(可选)6。公开场合处刑(可选)6。处决后奸尸。(可选)7。

尸体悬挂展示,限日。

肢解方式:

1。不肢解。

2。四肢 肉脯(附图片:个四肢被齐根切掉的女人穿在根金属杆上,两条浑圆的大腿和胳膊挂在旁边的肉架上)。

3。两片。(附图片:切成两片的女人身体挂在肉架上,脑袋插在旁边的金属杆上)。

4。分解至肉排(附照片:堆切的看不出模样的肉块,女人两颗肥大的奶子和颗还算俏丽的脑袋放在最上面)。

今日特惠,电视厨房食材:1。愿意参与。2不愿意。

烹饪方式:无缝烤全女。

出场方式:刘莹(肉猪)倒吊于肉架上,大腿上印有烹饪食材字样,首级放于盘中,出现特写。

食材介绍:播放刘莹生前照片、自我简介、斩首录像。

步骤1:切除肉猪(刘莹)肛门。

步骤2:肉猪(刘莹)悬挂与肉架上,柱状切除器从肉猪(刘莹)私处插入切除子宫。

步骤3:将内脏从肉猪(刘莹)私处掏出,使用清水反复冲洗。

步骤4:填料从肉猪(刘莹)私处塞入,缝合肛门,私处用粗黄瓜根堵塞。

步骤5:放入烤箱。

上桌造型选择:1。平铺。2。烤鸡式。3。母狗式。4。跪坐。5。穿刺。6。侧躺……

阴部插入:1。无。2。香蕉。3。黄瓜。4。其他。

“你真坏,竟然把我的名字加进去协议里。”我笑着做出选择,处决方式斩首、同意处决前性交、同意处决后奸尸、不同意不肢解、同意成为电视厨房食材、上桌造型母狗式、阴部插入香蕉香蕉。

“我想你会同意的。”白笑生笑着道,他拿起我填好的单子:“刘小姐,你选了母狗式,下面还要插上根香蕉。”他的眼光瞄向我下身。

“有什么不对?”我瞪了他眼,心里却有些发虚。

“不是,刘小姐,其实我只是想提醒你。我找不出那么多男人轮奸你,除非你把处决地点放在大街上。”

“那就便宜你了。”我随口道。

“大部分女人处决前性欲都比较旺盛,上午的程嘉琳选了处决前性交,便宜了编辑部里好几个男雇员。”白笑生说着拿出个两边带着圆形缺口的斩首台。

“需要怎么做。”我站起来,跳动的双乳让那家伙吞了口唾液。

“穿上高跟鞋和丝袜。”白笑生拿出把锋利的大斧头来:“趁你还没被砍掉脑袋。”

进屋换上心爱的黑色高跟鞋和丝袜,配上修长大腿,半遮半掩的豪乳,穿衣镜里的自己果然性感迷人,我禁不止痴迷了。“刘小姐,如果你喜欢这样的话。我会把你的尸体放在穿衣镜前面拍几张照片。”白笑生笑声中我回到客厅。用来斩首我的木墩四周架上了四组摄影机,那家伙手中正只崭亮的手铐晃动着。

刽子手拿着锋利的斧子,个带着血迹的梯形斩首台放在我家客厅正中央,熟悉而陌生场景让我心跳加速。就在不久的将来,他会在这里砍掉我的脑袋。所有的思想仿佛都离我而去,整个世界都变的很奇妙,有个人要砍掉我的脑袋,而我居然在主动配合他。

“这只是为了防止你身体挣扎的太厉害,大部分女人都不会抗拒这种简单的束缚。”我对这种解释嗤之以鼻,却很配合的他的动作。

意料中的侵犯并没有到来,他把我身体扳过来,向后退了几步,审视的目光扫过我身体的每个角落,然后皱起眉头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这个该死的男人看到我现在的样子居然皱眉头。

“我觉得应该这样!”他走过来,只手握住我饱满的乳房,顺着我光滑的腹部向下,我的呼吸急促起来,他把手伸进我内裤里,熟悉的感觉中股热流从下体喷涌而出。

“我想你理解错了。”他促狭的笑着,两只手把我黑色的蕾丝内裤拉到膝盖的位置,沾满淫水的透明内裤与我下体的片黝黑之间拉出条淫荡的丝线。

他又退了几步,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拿出相机咔嚓声记录下这个瞬间。

“所有斩首的肉猪中,你是我见过最完美的!”白笑生轻轻的托起我的下巴,像是在欣赏件完美的艺术品:“接下来我会砍掉你的脑袋,希望你无头的尸体也是最完美的。我想你知道接下来怎么做。”

从早上开始,我已经无数次在脑海中想象这个姿势了。双腿叉开跪在地上,用来斩首的木墩很低,脑袋放上去之后,我的屁股自然而然的翘起来。我已经控制不住下体涌出的液体纵然知道身后的摄像机将忠实的记录下这切。饱满的乳房在重力的作用下晃动着,颈部娇嫩的肌肤与木墩的摩擦带来种别样的体验,这切都无比新奇。

“处决前的性交大多是为了安抚女人的情绪。”他只手指插进我敞开的小穴里。可以想象他的手指上定沾满了我亮晶晶的淫水。“对我来说,类似于例行公务。”阴茎不紧不慢的在私处摩擦了会,霹雳啪啦的在我屁股上抽了几下,直到它完全硬起来这才波的声插了进去,长长的肉棒下子便顶住我的子宫,股久违的充实瞬时间充斥可我久违的身体。

“你真的很棒,穴紧,水多,不过现在时间不多了。”他抽插的幅度不是很大却很有力,阴囊撞击在我屁股上发出砰砰的声音,他的称赞很粗俗却是最让我兴奋的。或者处决其他女人的时候,他也是这么称赞的,我禁不住想到。

没有任何语言,我们两个似乎已经达成了某种默契,他干了我几十下以后从我身体里退出来。我知道他要做什么,直起身子分开腿跪在地上,轻轻的拢了拢额前有些凌乱的头发。他转到我面前,粗壮的鸡巴插进我嘴巴里,握住我的脑袋疯狂的套弄了十几下,股浓浓的精液全部浇在我脸上。

最后次性交结束了,我的时间到了。丝质的睡衣被他拉起来,脑袋再次被按到斩首台上,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努力摆出个更漂亮的姿势,屁股翘的更高双腿分的更开,其实,应该是更淫荡才是。

时间似乎在这刻停止了,我仿佛看到不久的将来,名厨李乐正在向观众介绍他的食材,曹老的七十大寿上红布解开个无头烤全女翘着肥大的屁股趴在盘子里。身体瞬间兴奋起来,种从未体验过的兴奋充斥了每个细胞,股激流带着我所有的热情从子宫深处喷涌而出。

若有若无的风声传进我耳中,仿佛有什么东西切开了我脖子,紧接着,似乎整个天地都在旋转。

“真没想到你下子喷了这么多!”耳边传来白笑生的声音,我想反驳他却张了张口什么都没发出来。脑袋已经被他提在手中,而在我面前,个穿着高跟鞋与性感丝袜的无头女尸跪在地上,刚刚被斩首的它反射性的身子直起来,叉开的两腿之间,粘稠的液体仍迫不及待的从敞开的尻穴里喷出。

切都结束了,带着丝遗憾,我的世界陷入黑暗之中。

“李夫人,其实斩首也不错,请你翻到第103集。”

“刘莹?”女人拢了拢头发:“我似乎听过她的名字。”

“是的,在这之前她是个模特,她斩首的时候爱液喷出整整两米远,这张是当时的照片。”

“真不敢相信?”李夫人吃惊的看着这张照片,个拥有魔鬼般身材的女人趴在斩首台上,脑袋被砍下来的同时股爱液从她身体后方喷出,在她浑圆的翘臀后面形成条美丽的弧线。旁边是张另外角度拍摄的照片,女人淫荡的屁股正对着摄像机,粉嫩的蜜穴敞开着仿佛切开的桃子,股爱液从中喷涌而出定格在半空中。

“真不可思议,我想起来了,上次快乐厨房做无缝烤全女的材料就是她,我觉得她在肉架上比在T形台上更性感。”

“我也是这样认为的夫人,这是她的两张特写……”

图片上,个骚穴里向外冒着爱液的无头女尸翘着屁股趴在地上,淫荡的屁股下面整整齐齐的摆着颗脸上沾满爱液的脑袋。

“还有这张。”

无头女尸穿着黑色的高跟鞋与丝袜,白色的睡衣衣襟敞开着,两颗浑圆的奶子颤巍巍的抖动。它双腿分开跪在穿衣镜前,脑袋被耻辱的放在自己胯下。更让人吃惊的是,她只手还插在自己水汪汪的私处,晶莹的淫水滴滴爱液淌到她迷离的脸上。

“我想,斩首真的或许是个不错的选择,女人的呼吸急促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