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快递(1)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02:58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仁慈的太阳毫不怜惜的把她的光辉洒在帝都的大地上,驱走早春清晨的寒意。和往常样,刚刚享受完早餐的的伊雪拿着份报纸坐在自家花园上面的阳台上,边享受温暖的阳光边阅读报纸。

附近的人们都知道,这座小洋楼里住着位美丽的夫人。只要天气允许,每天早上她都会在自家的阳台上专心的阅读报纸,然后拉上会小提琴。有不少人特意绕路从这条本来有些僻静的小路上走,为的只是想看看这位美丽的夫人她今天穿了什么衣服,挽了个什么新鲜的发式,或者拉的是什么曲子。据说帝都个年轻的画家还特意连续十几天跑到这里,只为这位夫人画上张写真,它今天就刊印在帝都早报的第四。

没想到我的画像会出现在帝都早报上。伊雪笑了笑,嘴角弯成了个美丽的弧度,如天鹅般修长的脖颈伸展开来。

“扑通。”也不知道是哪两个倒霉的家伙成了阳台上美色的牺牲品,撞做团双双跌到。

楼上的女人头上简简单单的挽了个发髻,黝黑发亮的发丝间插着个扇形头饰,通体袭白色仕女长裙把她修长婀娜的身段衬托的格外迷人。她喜欢这种被人关注的感觉,路人惊艳的目光让她感到种幸福的满足,个漂亮女人最大的悲哀莫过于没人欣赏自己了。结婚以来,丈夫常年累月在海外的军事基地

这种欣赏对伊雪来说尤为宝贵。她转过头,看到两个倒霉蛋出丑的样子,禁不住噗哧声笑出声,美丽的胸脯随着她动人的笑声起伏,端是风情万种,那两个家伙忙红着脸慌忙逃开。

她对自己向很有信心,两年前拜倒在自己石榴裙下的男人数不胜数。伊雪选择了现在的丈夫,二十几岁的中将,英俊潇洒,懂疼女人,纵然远在千里之外每天都会给自己煲锅暖暖的电话粥,唯的遗憾是他直不在自己身边。伊雪摇了摇头,把这些苦恼统统抛到脑后。

目光顺着两人跑走的方向延伸到路口,心中有些期待和恐惧,怎么还没来,她的心绪不由飞到个月前。

那也是个阳光明媚的早上,个陌生人敲开了伊雪家门。

打扰她宁静生活的是个穿着笔挺西装的男人,他的装束,招牌似的笑容让伊雪想到种人。“你好,请问你是萧太太吗?我是……”,男人还要说下去却被伊雪打断了。“先生,我想你来错地方了,我们家所有的东西包括这扇大门,还有门前的马路统统已经上过保险了。”伊雪毫不客气的就要关门送客,她坚信个独身女人放个陌生男人进家门是绝对引狼入室。

“太太您误会,我是帝林快递的客户经理,这是我的名片和工作证,白笑生,我想你应该听过我的名字。”男人说着掏出本绿色工作证递给伊雪。

“原来是白先生,不好意思我误会了,你们的工作做的真到位。”伊雪接过证件看了下,她记得帝林快递是在不久前给她指定了个叫白笑生的客户经理,当时她也没有怎么在意,毕竟年到头自己用到快递的时候并不多。

“先生是喝咖啡还是茶。”伊雪把男人让进屋。她拿不准个快递公司找自己有什么事,来送东西?现在商家促销手段让人眼花缭乱。或者请自己做广告,毕竟嫁人之前自己在帝都也是小有名气,至今还直为几家女性杂志供稿。

“咖啡,谢谢。太太,您院子里的花园真漂亮,还有这屋子是您布置的吗,清新雅致,看得出太太您真的是个很会享受生活的人。”这白笑生只抿了嘴咖啡却说出大堆恭维的话来。

伊雪笑了笑,男人没营养的称赞让她感到丝满足,不由的对这个人产生了丝好感。“白先生找我有什么事。”

“我这次来,是做个客户调查,另外要向您推荐项新的业务。”白笑生从随身黑色皮包里拿出张表格递

给伊雪。

什么时候快递公司也开始推销业务了,伊雪有些诧异,却仍拿起笔在那张调查表上打起勾来。她穿着件贴身的白色羊绒衫,外面陪着件淡蓝色的外套,下身是条长裙。少妇特有的矜持与风致看的白笑生不由的呆了下。

“太太,您知道‘地域人间’吗?”

“听说那是间经营女人肉的餐厅。难道白先生想让我推荐你到那里高就,我可不认识里面的人,我还怕他们把我给吃了呢?”伊雪开玩笑道。

白笑生没想到这位美丽的夫人还有这么可爱的面,“太太,我暂时没有这个想法,帝林快递近期与‘地域人间’联合推出项叫‘女体快送’的业务,不知道您有没有兴趣。”

“快递女人?”伊雪惊讶的看着这个笑眯眯的客户经理。

“是经过屠宰和加工的女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们只是块用于食用的肉。‘地域人间’负责屠宰加工,我们帝林负责运送。”

“我有个提议,太太,再过个月就是你丈夫的生日了,如果这个时候有个经过地域人间精致加工的女人送到他的面前,他会是怎么副惊喜的表情。”白笑生说着把本带有彩页的名录推到伊雪面前。“这些是由‘地域人间’提供的,她们都是帝都的女性,年龄从20岁到35岁不等。只要被您选中,她们就会成为块肉在你丈夫生日那天出现在他面前。”

名录每页附有个女人全身照,旁边则注明她们的履历和身体资料。“还真够详细的,连身高三围都有。我刚才看到了你们帝林快递的董事长,难道连她我也可以选吗?”伊雪放下名录问道。

“当然,只是太太你也看到了,我们董事长的价钱很高。太太如果真的有兴趣的话,我们可以提供她的详细资料,让客户掌握商品身体的每个细节是我们的职责,只是你必须笔不菲的定金。”白笑生答道,说实话,帝都能狠下心来买下帝林快递董事长的人不多。

“听起来很好的主意。”伊雪的脸色忽然变,“你以为,我会把别的女人送到自己丈夫面前吗。即便她们已经被屠宰过了。”

“如果。”白笑生顿了顿,“送到你丈夫面前的是夫人您的身体呢?”白笑生凝视着伊雪的眼睛个字个字的说道。

把自己屠宰后寄给远在千里之外的丈夫,这听起来似乎十分荒诞。可既然帝林能把别的女人送到丈夫面前,为什么不能把自己送到他的面前呢?脑袋里浮现出地域人间宣传画报上的照片,像火鸡样叉开两腿仰面躺在盘子里的女人,全身显出女人烤熟后特有的艳红,张大的嘴里放着只苹果,私处耻辱的插着根香蕉。如果,自己被做成这样送到丈夫面前。伊雪的大脑似乎下子短路了,内心深处却似乎有个声音在说,照他说的做吧。

“太太,您不用吃惊。从法律角度上说,是完全可行的,您放弃人权,委托我们公司屠宰加工,把您的身体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远在千里之外的丈夫。太太,您深爱着你的丈夫,但还有什么比这种方式更能表达您的爱呢?想想吧,当您性感成熟的身体拴着根粉色的飘带出现在你丈夫面前,他该是如何的惊讶与兴奋。您融入他的身体,两个人从此今生不再分离。”白笑生说到这里停下来,他知道这位美丽的夫人需要时间消化自己的话。

伊雪瞬时间变幻了好几种脸色,白笑生知道该是加把劲的时候了。

“您看照片上位张太太,她被绞死的时候有多兴奋,她丈夫用她的身体宴请了公司的同僚,人们都对她的美肉赞不绝口。这位李夫人,她被斩首时还疯狂的与我们工作人员做爱,她的身体被做成了个大号的蛋糕。如果你的丈夫能得到这样份礼物,他该有多高兴。”

“我再考虑下。”伊雪闭上眼睛,美丽的睫毛不甘寂寞的颤抖着,内心天平点点的朝端倾斜。

“这项服务刚推出不久,前200名顾客是完全免费的,太太您还犹豫什么。您完全可以先预定这项服务,在接受屠宰之前您有权取消它。”欲擒故纵是他惯用的手段,女人旦有了开始就很难再停下来。

“我想,你说服了我。”伊雪嘴里艰难的挤出句话,脸色却白的可怕,她知道这句话意味着可能放弃生命。

“太太,您真睿智。”白笑生松了口气,把‘女体快送’的委托协议推到这位美丽的夫人面前。

“比不上上白先生你,我本来以为你是个卖保险的,谁知道你却是个人口贩子,我连的身体都被你卖了。”伊雪接过协议签了字,她明亮的眼睛有些迷离。

“太太,我只是提供些建议而已。是您做出了正确的抉择。我建议您近期最好找个男人滋润下您的身体,这样的它才会更鲜美。”

“你这是引诱我出轨了,我可以这样理解吗?”

“太太,我要离开了,呆会我还有其他客户需要拜会。”看到伊雪的脸色越来越怪,说话也不着边际起来,白笑生起身告辞。

“站住。”他刚走到门口却听到女主人不容置疑的命令。这位美丽的夫人已经站起来,她的长裙已经褪掉,对光洁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白笑生面前。白色的毛衣不是很长,遮不住她蕾丝边的镂空内裤。肥厚的阴阜把内裤撑的鼓囊囊的,裤底似乎还能看到她黑黝黝的耻毛,几滴晶莹的玉液顺着她光滑的大腿流淌下来。

“太太,你这是?”

“你不是说我需要找个男人来滋润下吗。你,是不是男人。”

白笑生咕隆声咽了口唾液,这位冷艳的美人如今已是激情如火,怎么可能无动于衷。他忙走过去扶住这位美丽的夫人,女人动人的娇躯在接触到白笑生手臂时轻轻的颤抖起来,身体也顺势滑进白笑生的怀里。

“太太,我是在工作,按规定我不能和顾客发生超友谊关系。”

“抱我进卧室,今天,让我把你当成我那个狠心的丈夫好吗?”

伊雪至今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对个小小的客户经理投怀送抱,她却不知道,自己成熟风韵的身体让这个男人生都难以忘却。

之后的日子里,伊雪和往常样过着平静的生活,每天人们仍会在露台上看到她倩丽的身影。只是在没人的时候

br/>

处理,没有什么比这更让伊雪感到兴奋的了。享受着男人在身后的冲击,她再次达到顶点,水流也从她鼓胀的肚子里喷涌而出,双重刺激让她在“神仙马”上颤抖了很久才停下来。

“程小姐,让你久等了,我想我们可以进行最后项工作了,这只肉畜肚子里的东西已经清理干净了。”白笑生笑道。

“她肚子里是干净了,可另外个地方却更脏了。”程嘉琳别有所指的道,萧夫人身上的衣物早在两人颠鸾倒凤时撕的件不剩,她脸上带着高潮后特有的潮红,丰满迷人的身体俏生生的倚在墙边,白色粘稠的液体随着她肥嫩多汁私处的蠕动源源不断的涌出来,在她雪白的大腿上形成条白色的‘小溪’。

“她是我见过最棒的肉畜了。”白笑生在伊雪屁股上拍了巴掌,朝神仙马指了指,后者会意夸张的翘起屁股趴了下去,肥美的蜜穴正对着程嘉琳的方向。

“看来,这头肉畜已经完全准备好了。”白笑生拿起长长的穿刺杆。

伊雪做个拉屎的动作,肛门大开,那根东西乘势向前。她似乎能感觉到刺尖划过柔嫩的大肠内壁,噗的声,阵疼痛传来,穿刺棒刺过大肠的内壁。在疼痛抑制剂的作用下,疼痛慢慢减轻,眼前的屏幕上,自己曾经让郑先生赞不绝口的菊穴撑足足有鹅蛋大小,根闪亮钢刺不停向前滑动。肛门里凉凉的,阵热流从那里传来,顺着穿刺形成的甬道传遍全身,空虚的小穴里顿时瘙痒难耐。

“肛门穿刺的好处是,肉畜在整个穿刺过程中仍能享受的正常的性安慰。”白笑生说着把根副杆套在穿刺杆上向前推。副杆般用来固定肉畜,这只副杆的的顶端却是人造阴茎模样的震动棒,它没入伊肥嫩多汁的阴户便转动起来。

穿刺杆向前又走了寸,隔膜也被捅破了,那根东西已经刺穿了伊雪半个身体。或许现在自己存活的意义只在于让人们看到穿刺杆上蠕动的凄美,生命对自己来说已经结束了,伊雪奇怪的想到。她惊恐的发现,屏幕里只机械手用利刃划过自己雪白的肚皮,在上面留下条长长的口子。瞬间冰凉的感觉之后,堆粉红色的脏器吊在半空中,在肠膜的作用它们不至于散开,像堆滑溜溜的鲶鱼,蠕动着,摇摆着,似乎在嘲笑它们主人的淫荡。

穿刺杆继续在伊雪体内前进,它刺破了伊雪的胃,钻进食道里。伊雪发现自己就算想发出声音也无能为力。只机械手伸进伊雪腹腔里,东割刀西割刀,吊在半空中的肠子吧唧声掉到收集器里,只剩条青

?

色的大肠还吊在身体外面,可伊雪已经顾不上这些了。喉咙痒痒的,白笑生大概估计了下长度,命令她张开嘴,穿刺杆轻轻推,尖尖的顶端便从伊雪娇艳的两片红唇之间露出来,继续前进了尺左右的样子才停下来。

屏幕里那个被根钢钎刺穿的女人就是我吗?伊雪简直不敢相信,可嘴中冰冷的钢铁却证明这切不是幻觉。

“程小姐你看,刚穿刺结束,这只肉畜就高潮了。”白笑生指着在穿刺杆上摆动的伊雪道,女人性感成熟的身体在杆子上颤栗,止不住的阴精从她私处冒出,就连程嘉琳现在也无法把那个成熟高贵的夫人和这个穿在钢钎上的女人联系在起,她现在完全就是个83号了。

身体翻过来,腹腔里大肠、胃、膀胱件件离开了她的身体,仅仅留下子宫和卵巢,伊雪知道,自己空空如也的肚子恐怕是要用来填料了。她两条小腿弯曲起来固定在穿刺杆上上,肛门和穿刺杆接触的地方也加了个固定圈,摘下的内脏也被白笑生收集起来放进个玻璃桶里,现在她已经完完全全是头穿刺好的肉畜了,刘伊雪这个名字将永远成为历史。

“妈妈,妈妈,怪物来了,个嘴里和屁股里都长着杆子的怪物从隔壁萧阿姨家出来了。”稚气未消的小薇拉着妈妈出来看怪物。

“小薇,别胡说。”郑夫人嘴里呵斥着,可仍然被女儿拉出去。

“哪有怪物。”郑夫人话说了半停住了,个性感迷人的年轻女人身体穿在根钢钎上,由男女两个人抬着从萧夫人家出来。钢钎从女人肛门插入嘴中穿出,贯穿了女人的身体,如果说这女人是怪物,那她也是最迷人的怪物。郑太太自然不会以为是怪物来了,她曾经光临过‘地域人间’,这钢钎上的女人多半是被宰杀掉肉畜,敢把穿刺过的女人抬到大街上多半是有合法手续。在帝都,被食用的女性只是很少部分,除了在专门的餐厅很少见,更何况这个女人还是从邻居家里抬出来的,郑夫人的好奇心也被勾起来了。

“你们把萧夫人穿刺了,没有法律手续的话我要报警了。”郑太太惊叫道,她发现这个钢钎上的女人居然是萧夫人,她直当作好姐妹的伊雪。她身体被刺穿,腹部条长长的缝隙,内脏已经被掏空放在男人提着的透明玻璃桶里,这样处理过的女人恐怕只能用来烧烤了。

这条路本比较僻静,但三三两两还有些行人,不少人看到个赤裸的女人穿在杆子上也凑过来看热闹。看到这情景,白笑生不由苦笑起来,他知道,知道如果自己不解释下,恐怕真的要被不明真相的人当成杀人犯送进警局了。拿出两个烤肉的支架先把83号横放在路边,白笑生却在思考,如何向这些人解释自己的行为。

这里的草木都依然如旧,而自己却变成了块穿在杆子上的肉。被两个人抬出院子时伊雪时间恍若隔世,这真是种奇妙的经历。如果让熟人看到该怎么办,自己现在的样子简直太羞人了,时间伊雪又是兴奋又是害怕。主人把自己双手手放在前面,她禁不住开始抚摸自己私处。偏偏不仅邻居郑夫人发现了自己,就连街道上的行人也有好多过来围观。她从未试过在这么多人面前暴露自己赤裸的娇躯,这样被穿在杆子上就连遮挡下都无法办到,只能任由众人围观。

“这不是早上在小洋楼上拉小提琴的夫人吗?她怎么光着身子穿在杆子上了。”路人认出伊雪来。

“是那位夫人,我每天绕路上班就是为看她眼,谁把她搞成这样子的。”

“听说要把女人烤熟了吃都是这样先穿到杆子上的,天杀的,哪个家伙要吃了这位夫人。”

几句煽动性的话过后,人群顿时群情激愤起来。只不过这些人嘴里虽这样说,眼睛却忍不住女人赤裸的身体上瞄。女人仰面朝上,腹部条长长的刀口给她添了些神秘,含着根粗棒的嘴巴显得格外性感迷人,让人禁不住联想到这位高贵的夫人嘴巴里含着根鸡巴的样子。她两腿曲起,脚踝绑在穿刺棒上,两腿之间,张开的肉穴里插着连着副杆的按摩棒,随着按摩棒的转动不时有粘稠的液体从四周渗出。

伊雪感觉到人们火辣辣的目光,从未有过的兴奋占据了了她整个意识,伴随着兴奋的是体内莫名的躁动,两腿之间那根匀速转动的棒子似乎不能填补她身体的空虚。

白笑生自然不知道自家肉畜的相法,他只知道,只要说服了这位郑夫人,众人多半也会散去。“夫人怎么称呼?”白笑生眼睛注视着郑夫人问道。

“人家都叫我妈妈郑夫人。”小薇也认出来那个怪物是邻居家阿姨,再仔细看,阿姨这样子似乎也蛮漂亮的。

正说着,院子里走出个三十余岁的男人,国字脸,中等身材。“老婆,这里出了什么事,怎么这么多人。伊雪,你怎么成这样了。”他前半句是对夫人说的,后半句却是大声吼出来的。

“你是郑先生吧。”白笑生拦住暴跳如雷的郑先生。

“是我,你是谁。”郑先生眼睛圆瞪着问。

“我正要和你夫人说明事情的缘由,郑先生来的正好。我是帝林快递收货部的员工,萧太太与帝林签署了‘女体快送’协议,她委托我们把她的肉体加工成食物,邮寄给远在海外的丈夫。这是我们的宰杀许可证、相关协议和萧太太的放弃人权声明。这位程小姐是帝都日报的记者,她可以为我作证。”白笑生说着把几份文件递给夫妇俩。

夫妇两人仔细看了遍,没找出什么问题。“白先生,这几份文件证明宰杀完全合法,萧夫人也出于自愿,请原谅我丈夫的无理。还请你好好照顾萧夫人,不要让她在烹饪时多受苦。”郑夫人把东西还给白笑生,举手投足之间透出股优雅的气质,她特意声音很大,让聚集在门前的人都清楚的听到。

“您真是位美丽的夫人。”白笑生还要继续赞美下去却听到阵惊呼叫声。

“那个杆子上的女人在做什么?”人群里有人惊叫道。

伊雪雪白的肉体围绕着银色的管子拼命的蠕动,坚挺的乳房如波浪般随着她身体的收缩摇曳,两条修长结实的大腿围绕着穿刺棒像是在跳钢管舞,腹部惊心动魄的刀口也在身体的起伏中时开时闭。

隐藏在她身体里的淫欲彻底爆发,羞耻转化为兴奋,人们的窥视更像是催化剂。她拼命的向这些人展示自己的另面,不再是位端庄美丽的夫人,而是条人尽可夫的母狗。她只手掰开自己小穴,另只拼命的揉捏着自己的阴核,晶莹的液体浸湿了按摩棒滴滴答答的流到地上。就这样,在自家门口,萧夫人已经被穿刺了的身体颤抖着次次达到顶点。

“郑夫人你看到了,您的邻居喜欢宰杀带来的快乐,她非常乐意做块烤肉。”白笑生收起几份文件后又拿出份红皮文件信封来。“郑夫人,这份‘地域人间’的征召函是给你的,原本我计划到家里拜访您的。”

“这是什么东西?”郑先生悄悄问妻子。

“郑夫人,您在半年前曾两次到‘地狱人间’就餐,享受女士免费待遇同时也自动成为餐厅肉源,信封里有您当时签署的协议,我负责带你回餐厅履行义务。”白笑生照本宣科,拆开信封的郑太太呆住了。和她起呆住的还有郑先生,他把把妻子拉进院子。

院子里传来争吵声和哭泣声,几个好事的伸长了脖子恨不得进去看个究竟。有几个大胆的开始和白笑生攀谈,向他询问些屠宰女人的奇闻轶事。几分钟后,郑夫人带着泪痕从院子里出来,俏生生的站在白笑生面前。

白笑生居高临下的看着这位郑夫人,他不想知道这个女人是怎么摆平自己丈夫的。“郑夫人,按照惯例,你的肉畜名是‘熟妇9号’,现在请你脱掉衣服。”这次带她回餐厅纯粹是因为顺路,为防止她在顾客面前放不下架子,还要折辱她下还行。

“你!”郑夫人脸色有些发白。

“熟妇9号,你最好表现的温顺点,餐厅处理那些犟女人的手段你也是知道的。”

郑夫人不由脸色变,她见过处理时没打疼痛抑制剂的女人,痛苦的叫声让人不寒而栗。具凝滞般白皙的玉体展露出来,生育并没有让她模特的身材走形,反而更加丰满起来。修长的大腿被黑色的长筒丝勾勒出个美妙的弧线,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显得格外诱人。

这女人居然没有戴乳罩,透过通明的三角内裤可以看到里面黝黑的耻毛和粉红的肉缝,她性感的身体立刻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呸,这女人居然穿这种东西。”个上了年纪的人不由啐了口。

白笑生也不由的有些惊讶,据说百年前荒淫无度的独裁者发明了种中央带着拉链的内裤,他命令自己所有的情妇都必须穿裙子和这种内裤,以便自己随时随地都能临幸她们。后来这种内裤就被称作‘情妇的盛装’,非常不幸,他在郑夫人的内裤上找到了这种拉链。

虽然很想再折辱这位郑夫人,时间却已经不多了。白笑生只好把两个女人都装上车。

伊雪被固定在两个凹槽中间,颠簸的车厢刺激着她的肛门和插着按摩棒的私处。熟妇9号被放在“神仙马”上脘肠,主人走的时候特意在她小穴里插了根按摩棒,路上她呻吟声越来越大。透明的玻璃箱里,个没有脑袋的女尸跪坐在地,双手绑在背后,带着春意的脑袋放在她两腿中央。

不知道过了多久,车厢的门开了,有人把‘熟妇9号’郑夫人带出去,伊雪自己也被抬出去,有人在伊雪屁股上拍了巴掌,告诉她定要听厨师的话。

厨房里到处都是女人的肉体,厨师们反而不太在意赤裸的伊雪了,伊雪被随便放在个架子上等待填料。无聊的她开始注意自己所处的环境,身旁挂着几个片成两半的女人身体,更远处几个厨师正在分解悬吊着的女尸。个和自己样穿刺好的女人已经差不多填好料了,只等缝好就可以拿到火上烤了,电烤炉里的女人已经烤的像只烧鸡了,或许接下来个就是自己了。

“周经理又带相好的肉畜来这里激情了。”正在准备填料的男人道。

“这些女人玩过以后马上就宰掉了,你又不是不知道,周经理最喜欢做的事情就是把她相好的宰掉,我填过料的已经有三个了,会和他商量下,那女的让我们也搞下。”另外个厨师道。

伊雪很想知道,有什么人会来厨房做这种事,她的眼睛瞄向门口。个穿西装的男人牵着个脖子上戴着项圈的裸体女人进来,女人的脸看不清楚,身材确实可以。两人刚进来就拥吻在起,那女的可能知道自己的时间不多了,说了会情话就解开男人拉链,蹲在地上把他那根东西吹硬了,翘起屁股让男人从后面干她。

“这不是是今天帝都早报上的那个夫人吗。”把伊雪抬上填料台的厨师惊讶的道。

“是不是啊,你看她那骚样,不知道被干多少回了。”

“我看是,只不过画上穿了衣服。”

伊雪感觉自己似乎被倒立起来,个漏斗插进自己阴道里,厨师舀了大勺白色的粘稠的液体倒了进去。

“夫人,灌进你子宫的是加了牛奶的蜂蜜,我看看,全部都进去了,再来几颗红枣,这样就是‘红枣蜜壶煲’了。不要激动,激动就喷出来了。”插进伊雪私处的漏斗被抽出来,几个软软的东西被塞进去,紧接着副杆连着的按摩棒也被塞进她私处固定好。

下体被塞的满满的,瘙痒难耐,就像有无数蚂蚁在里面爬,转动的按摩棒四周不时渗出白色的蜂蜜,伊雪的身体迫不及待的在穿刺棒上蠕动起来。“她真迷人”,个厨师轻轻的道。

“王师傅,你灌进去的东西漏了。”

“小子你懂什么,这些东西漏不光,我这煲里混了春药,女人丢的也快,你没看她现在已经浑身泛红了。赶快把她填好料,这女人身材好,上面交待要在大厅的壁炉里烤。”

“嘿嘿,王师傅,小李把周经理相好领过来了。”

嗒、嗒,平躺在填料台上的伊雪耳边传来阵高跟鞋声,声惊呼之后便是肉体交合之声。女人嗯嗯啊啊的叫声,刚开始“不要”,后来“啊,啊”,到最后“好弟弟,干死姐姐,唔,姐姐要丢了。”诱人的声音引得人春心荡漾,伊雪忍不闭上眼睛,脸颊潮红,身体挺挺的也丢了,不少白酱喷出来溅到厨师身上。

“小李,这么快就完了,也该我了。”王师傅大大咧咧的道。接着伊雪听到声惊呼,不过这次,似乎那个女人没有反抗,半推半就的答应了。

“这就对了,都知道你是周经理的相好,不是什么正经女人,刚才让那个姓周的干也没看你不好意思,现在道装起清纯了。反正你要宰掉吃肉了,被谁干还不是样,趁现在好好享受享受,会就没的享受了,你那相好送你过来就是这意思。”王师傅边干边做思想工作,女人只是咿咿呀呀的回应着,似乎的确很享受的样子。

伊雪不由好奇的睁开眼睛,个身材高挑的女人只手扶住填料台,另只手被老王反剪起来。她两腿微张,屁股稍稍抬起,在男人的推送下,她身体弯成个S行,两颗饱满的乳房在半空中跳动,雪白的肌肤上泛起潮红,汗水润湿了的肌肤看起来油光发亮。她是郑夫人,伊雪忽然有种想笑的冲动,郑先生整天惦记着自己,他的妻子却也背着他偷情,真是报应不爽。郑太太也看到伊雪,两人目光相对,被撞破自己秘密的郑太太自是羞愧难耐,下子丢了身子。

生命就是如此奇妙,两个即将被宰杀的女人次次走到起,这究竟是幸运还是不幸。当伊雪再次见到郑太太的时候,却是另外番情景。

金碧辉煌的的大厅里,帝都闻名的乐团奏出优美的圆舞曲,侍者们为嘉宾奉上美味的红酒和精致的点心。温暖的壁炉旁边,郑太太身着件黑色的晚装,几个男人众星捧月般围绕在她身边。壁炉里,炙热的炭火上方,架着个浑身涂满酱汁的女人。闪亮的金属杆上,女人肌肤已经被烤成诱人的紫色,她性感的身体依然诱人,修长结实的大腿弯曲成个诱人的弧线。女人正面朝下,饱满的乳房在火焰的灼烧下渗出金色的油脂,看起来闪闪发光,身体下意识的蠕动着,塞满填料的腹部,鼓囊囊的阴阜也被烤的油光发亮。

“夫人,你确定这个正在烧烤的女人是你的邻居。”

“她被穿刺了从家里抬出来时连我都不敢相信,不过看样子萧太太很喜欢这种感觉。”郑夫人轻轻抿了口酒。

“真难以相信。”有人惊奇道。

“还是让萧太太自己来证明吧。”个身穿黑色西装的男人在侍者耳边轻语了几句,那侍者转动着女人的身体让她正面朝上。

女人的正面已经烤的油光发亮,金黄色的油脂似乎在她身体表面流动,高耸的乳房,敞开的小穴向上冒着白色的蒸汽。如果不是她的眼睛还有神采,人们恐怕会以为这个女人已经烤熟了。“差不过已经有三成熟了。”男人用长长的两叉金属叉在女人肥厚的阴阜上捅了下,那里现出了个漂亮的凹陷。

“周先生,你们‘地狱人间’的厨师没有把她清理干净吧。”个男人指着架子上的烤肉的下体道。

每个穿刺杆都带有个用来固定女人身体的副杆,主杆和副杆分别插在女人的肛门和阴道里。炭火上的女人是从肛门穿刺的,副杆自然插在她阴道里。尚未失去生命的女人身体在穿刺杆上蠕动,私处奇迹般的如小嘴般吸允着金属杆,乳白色的液体从杆子四周渗出。

“刘先生,你误会了。我们的厨师在萧夫人子宫里灌满蜂蜜和牛奶的混合物,加上红枣,用萧夫人的身体为鼎炉做的‘蜜壶红枣煲’。不断渗出的蜜汁不仅可以保证阴部不被烤焦,还能把蜂蜜的香甜渗入萧夫人的阴部,这样烤出来的女人阴部格外香甜滑嫩。”周先生道。

“经你这么说,就连我都想试试放到上面烤的滋味了。”郑夫人娇嗔的样子看起来别有番滋味。

“夫人和周先生果然是对。”这些人多多少少知道两人之间的关系,又是熟识,开起玩笑来也肆无忌惮。

周先生干脆把郑夫人搂在怀里,“现在让萧夫人表演个更有意思的给大家瞧瞧。”他用金属叉翻开萧太太阴唇,按在她粉嫩的小豆豆上。只见那萧太太身体忽然抽搐起来,修长的大腿卖力的扭动,股乳白色的液体顺着闪亮的金属杆喷出。

“你真坏。”郑夫人在周先生怀里扭动,丰满的乳房有意无意的在男人身体上蹭来蹭去。

正在火炭上烧烤的女人自然是伊雪,填料之后她便被送到这里烧烤。不想却在这时碰到郑夫人等人,炙热的火舌的抚慰下,下体似乎又无数蚂蚁叮咬,火焰上敏感的身体被那个姓周的稍挑逗便爆发出来。

烧烤伊雪的壁炉向来不会缺少观众,郑夫人他们几个人走后又有不少人驻足观看。唯不变的是转动烤肉的侍者,还有在炭火上蠕动,次次的喷出子宫里的酱汁引发围观众人的掌声的烤肉。

十几分钟后伊雪再次见到了郑夫人,只是她已经是另外番摸样……

个年轻的侍者拿出半片女人的身体挂在壁炉旁边的肉钩上,滑嫩的肌肤,修长的大腿,丰满的乳房,尽管只有半却仍让人心动不已,这半片身体原来定属于个迷人的女人。

“这些肉是哪里来的。”正在给伊雪刷酱料的侍者问道。

“周经理特意交待的,烤完这个女人后就烤这些肉。”

“我们这里只烤整个女人。”侍者把伊雪翻过来让她面朝上,她两颗硕大的乳房仿佛咬口就能滴出油来,烤了这么多女人,如此完美的乳房侍者还是第次见到。

“嗨,她就是刚才那位郑夫人,我想你会感兴趣的。”他说着又从小车里拿出个乳房、条大腿、条胳膊,还有很多分不清是什么的肉:“这是那个女人的脑袋,别弄丢了,说不定到时候周经理还会要。”

“我现在烤的这个女人还是将军夫人呢。”那个正在烤肉的侍者不已为意。“我看看介绍,刘伊雪,女,23岁。看到她屁股上的‘女体快送83号’没有,她这是要把自己身体作为生日礼物送给远方的丈夫。周经理的那个情妇怎么比得上她,那女人只不过是个骚货。”

“这个女人叫刘伊雪?”个围观男人急切的问道。

“是啊,她是我烤过最漂亮,也是最敏感的女人了。”

“伊雪,真的是伊雪,你还记得我们两个吗?我们是你的大学同学?”

刘星,周磊,伊雪很想叫两个人的名字,却无法发出声音。伊雪每次去见同学时总要打扮番,现在自己的样子却怎么也和美丽挂不上边,赤身裸体不说,身体穿在个金属棒上,私处插着根钢刺,躁动的下体还在不断吞吐着白色的汁液。她的眼睛慌乱起来,带着祈求的目光看着这两个昔日的同窗。

可她的目光在两个人眼中却是另外番含义。

“这位师傅,伊雪她很痛苦,你能不能让她早点解脱。”

“这个女人已经只剩最后口气了,我有办法让她马上死掉。”侍者说着掏出个精致的小瓶放到伊雪鼻子旁边:“嗅上口,这是烈性春药。”

“你用这个刺激她阴部。”侍者拿出个沾满酱料的火叉:“强烈的性高潮会要了她的命!”

“我。”周磊迟疑的照做了。

黝黑的火叉捅进饱满多汁的私处,伊雪眼神渐渐开始迷离,接着又炙热起来,身体如蛇般扭动起来,两条修长结实的大腿卖力的挣扎,迷人的身体开始在穿刺杆上剧烈的蠕动起来。娇媚的身体爆发出惊人的潜力,她就这样挣扎了整整分钟,身体猛的挺了几下,小穴里标出股股白色的液体。性感的身体被根钢管贯穿,肥美的阴部沾满了白色的蜜汁,美丽的眼睛睁得大大的,脸上还保持着高潮时的兴奋与淫荡。

个女人在烤架上失去了生命,在‘地狱人间’每天都会发生这种事,人们已经习以为常。可对萧夫人来说,她迷人的23岁在那刻永远定格,这也许就是快递的意义吧。

我想,我们在再次见到她的时候,她已经成了块迷人的烤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