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最后的享受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02:1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电梯里,脸尴尬的清洁工尴尬的搓了搓手,狭小的空间里和个美女如此近距离相处,他有些不知所措。干净的职业套装,挎着个白色的小包。瓜子脸,弯弯的眉毛,微微翘起的嘴角,

对明媚的眼睛顾盼生姿。乳白色的外套,蓝色的步裙包裹着她圆润的臀部,两条养眼的美腿上穿着条白色的丝袜,妙曼的身材在高跟鞋的衬托下显得格外性感。晓茜似乎注意到他的尴尬,善意的笑了笑,露出两个浅浅的酒窝。

“以后不要这样盯着女人看,会被骂色狼的!”男人默默的望着她渐渐远去的背影,步裙里轻轻摇摆的臀部让他阵发呆。遭了,刚才忘了按楼层了,男人大叫声,却悄悄的记下女人走出的楼层。32楼,他心中有些狐疑,在这栋大厦里,这个楼层有着各种各样神秘的传说……

“嗒,嗒。”楼道里回荡着清脆脚步声。“3209工作室。”就是这里了,晓茜拢了拢了拢头发,轻轻的叩了扣房门。

“晓茜,阿满念道你好久了。”面容姣好的女人打开房门。她是叫雪卉,当初晓茜接到的征集令就是她发出的,晓茜向喜欢叫她雪姐。雪姐上下打量了她番,审视的目光让晓茜没来由阵心慌。

在大都市里,这是个几个套间的工作室在写字楼里很常见,深受许多小公司青睐。这是晓茜第次来阿满的工作室,趁雪姐进屋通知阿满的当口,她习惯性的观察起周围的环境。

“今天有三个,下午六点的时候派辆车过来,对,保鲜箱要大些。”男人把电话按到免提,夸张的吹了声口哨:“嗨,美女?”

“你刚刚在和谁说话!”电话里传来个男声。

“她们其中的个,刚刚传真的照片有她,徐晓茜,你和她说几句话吧。”

“不用了,反正今天晚上也能见到。”晓茜甚至可以想象到电话那边男人揶揄的笑容:“希望她还能像照片里样漂亮,祝她好运。”电话里响起嘟嘟的忙音。

“阿康,你在和谁打电话!”晓茜轻轻的倚在桌子上,两条小腿交叉起来,柔软的腰肢轻轻弯曲,优雅的把自己的小包放在个蓝色的女式坤包旁边从现在开始她已经不需要这个了。不管什么时候,徐晓茜总能恰当的把自己最美丽的面展示出来。

“个地下拍卖会!”阿康望着晓茜浑圆的臀部吞了口唾液:“完事之后,他们会派人来接收你们的身体。”

晓茜仰起头,压抑着心中的绮念:“我还以为它们会被当成垃圾样丢掉。”

“阿满说不想这么便宜那些环卫工人。”

“个能卖好几万呢?”他嘟囔着把叠照片摊到桌面上,晓茜瞪了他眼,却不由自主的想到自己丝不挂的挂在拍卖会的现场的样子他们,会帮自己清理疯狂的性爱后的遗迹吗。或许,阿满是故意的,望着阿康奸计得逞的笑脸,晓茜的脸有些发热。

“他们看到照片很满意,不过要看到实物才会签合同,所以我们要快点,今晚我和阿满都会去。”

“这个是箐箐,她进去两个多小时了,估计现在已经完事了。”阿康指着照片中个穿着超短裙的女人道:“阿满酒吧认识的,歌唱的很好听,吃香蕉的本事也不错,会你进去或许会见到她。不过我想阿满不会浪费时间给具尸体穿上衣服,所以可能你不定能认出她。”阿康絮絮叨叨的道,事实上,他是个很八婆的男人。

张披着性感薄纱的照片让她呼吸急促起来,记得次约见宾馆里阿满借口检查演员的身体把自己剥的只剩条性感的透明蕾丝内裤,这东西多半就是那时候拍摄的,可它们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呢?

“这是全方面的了解拍卖品的需要。”阿康不咸不淡的来了句。

“倒是你,晓茜!”阿康招了招手:“我怎么也想不到,你这种什么都不缺的漂亮女人会愿意在这种小制作的片子中扮演个被干死的角色。”

阿康充满欲望的目光告诉晓茜,他想做些什么,可她仍倔强的走过去:“我不喜欢‘干死’这个词。”

“也可以说在高潮中死去!”阿康笑了笑,解开晓茜上衣的纽扣,衣襟调皮的向两边弹开。她里面没有穿文胸,只有件近乎透明的衬衣,两颗饱满的奶子如熟透了水蜜桃轻轻跳动。

“我想你应该更喜欢看这里!”晓茜优雅的脱掉套裙,具近乎完全赤裸的女体呈现在阿康面前,性感笔直的大腿上仅着条黑色的吊带丝袜,黑色吊袜带束在她纤细的腰肢上,雪白的肚皮下面女人最性感的地带,条半透明的蕾丝内裤已被爱液浸湿,黝黑浓密的耻毛若隐若现,饱满的阴阜随着她的呼吸频率微微鼓起。纵然她平静的表情无懈可击,身体最原始的反应仍忠实的出卖了她。

“你还是那么倔强。”阿康的声音似乎带着些留恋:“我直都希望看着你这样站在我面前。”他说着轻轻的把晓茜透明的内裤往下直拉到膝盖之上,晶莹的的爱液在她赤裸的下体与湿淋淋的内裤之间练成条诱人的丝线。

“我很奇怪,为什么你总是表现的如此矜持,哪怕前刻还含着阿满的肉棒。”阿康手随意的插进晓茜饱满的下体蘸了蘸,沾满爱液的手指在半空中炫耀似的轻轻抖动。

“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或许在我眼里,性爱总是各取所需,比如现在,你用这种方式羞辱我的同时,焉知不会给我带来快乐。”

“或许你是对的。”阿康耸了耸肩膀:“和你说话,我每次都占不到便宜,这个给你!”

颗黑色的药丸扔在桌子上,晓茜疑惑的目光让阿康找回了些许自尊:“这就是厂家赞助的新药,可以在短时间内激发你身体里所有潜在的性欲,直到在高潮中失去生命。”

“听起来不错!”

“你可以把它当糖果嚼了,刚刚箐箐吃完后还想再要粒!”

和晓茜想象中不同,这东西有点酸:“她坚持了多久!”

“接近两个小时,或许你能比她久些。”

“晓茜!”雪卉从里屋出来,看到晓茜的样子狠狠瞪了始作俑者阿康眼:“你可以进去了!”

“我想她还需要这个!”阿康从抽屉里拿出件女式风衣:“拍摄之前你还有些独白,穿成这样不好。”

“他多半是早就准备好的。”晓茜心里暗想,却仍她接过风衣穿上,她不想阿满见到自己时赤裸着身体。

“你大概有两个多小时的时间。”

“如果我不能呢?”

“会采取些其他处理方式,比如说窒息、斩首、穿刺,只要能达到预期结果。”

“我想它们不会用到我身上!”晓茜系上风衣的扣子,给雪姐个勉强的微笑,她本来还期待和阿康发生些什么,比如说……

“祝你好运!”阿康摆了摆手:“等会有时间我会看你的。”

“我想那时候她已经不认识你了!”雪姐打开房门。

与外间紧凑不同,里面大概有进百平方,凌乱的放着些摄影器材,中央床垫上,些女人的衣物凌乱的堆在起。个女人被简单的裹在塑料被单里,凸凹有致的身体若隐若现,雪白的的大腿露在外面。墙壁上挂着的超薄电视中,丝不挂的女人趴在橡皮垫上,身体在肉棒抽插下疯狂的战栗。

穿着白色体恤衫的阿满站起来:“等你很久了,晓茜。”他身边有几个晓茜不认识的男人。晓茜并不奇怪,今天要拍摄的是部带有猎奇性质的小成本制作电影,影片中,三个自愿召集来的女人被活活干死,虽然晓茜不喜欢这个带有侮辱性质的词,但显然它更符合实际。而这些男人的作用已经目了然了。

晓茜朝他们报以个善意的微笑,这是个淑女必须具备的素质。

根据法律只要女人自愿签署了协议,这种行为并不算违法,晓茜也曾经看过几个这种同类的小制作影片。某些大制片厂也会根据情节需求,或者是纯粹为了吸引观众眼球,招募些这样的女演员,而她们往往在影片中暴露的尺度让人瞠目,死法更是千奇百怪。

“晓茜,我想,你大概已经知道今天的流程。”

“我想,我应该有个独白。”

“是的,不过在这之前,我想你应该更性感些。”阿满解开晓茜风衣的纽扣。

“不,我想我不需要这些。”晓茜嘴里说着却并没有阻止他,毕竟,看到这部片子的人大多欣赏的还是她的肉体。她按照阿满说的那样坐在凳子上,两条大腿性感的交叉在起,这样看起来确实诱人极了。

“我是徐晓茜,个漂亮的女人,我想这也是大多数人所期待的。”

她并没有按照剧本上说的来,摄影师朝阿满投去询问的目光,得到他肯定的回答。

第次面对镜头,晓茜却出奇的轻松:“我很奇怪,为什么自己会坐在这里。个即将在影片中被干死的女人,却要在这里介绍自己的生平,然后亲切的告诉所有观众,我是自愿参加拍摄的,请大家尽情欣赏。两个小时之前,已经有个叫箐箐的女人说过类似的话,而她现在就在这塑料床单下面。”

晓茜掀开床单,露出女人凸凹有致的身体。她是个非常漂亮的女人,她脸上的潮红仍未褪去,双大眼睛无神的睁着,雪白的身体上布满了淡黄色的精斑。片狼藉的下体,浑浊的精液淅淅沥沥的流淌出来。

“我并没有侮辱她的意思,发生在她身上的事情同样也会在我身上发生,我刚刚看到了个款式完全相同的床单,上面写着我的名字。我从来没有想过这就是自己的归宿,现在心中却隐隐有种向往,几个小时之后我的身体会被这东西裹着送到不知名的地方,然后出现在某些人的餐桌上。”

“至于为什么愿意成为这样部戏的女主角,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无论我列出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都改变不了个事实其实所有人关心的只是我的身体。我不得不佩服这部影片的制作者阿满,他打算把整部真实拍摄的影片拆成20分钟的片段在5个月内分批秘密发送,你看到我这段独白后,或许要经过整整好几个月的苦苦寻觅才找到我在高潮中殒命的片段,祝你好运。”

“我不介意展露自己的身体,它本就是上天的恩赐,而对于性,我始终认为男女始终是平等的,纵然是即将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也是。”她说着褪掉身上的风衣,身体上除了双吊带丝袜之外已经丝不挂,诱人的两腿之间沾满爱液的耻毛散发着淫靡的光彩:“或者,我应该感谢他们。”她像女王样绕着即将奸淫自己的男人转了圈:“感谢他们把生殖器插进我的身体里,感谢他们让我在迷醉的高潮中变成具性感的尸体。”

“现在,属于徐晓茜的时间到了?”

“看起来你更像是导演!”阿满耸了耸肩膀,把晓茜双手从后面反绞起来:“但现在,美丽的徐晓茜女士,您必须进入角色了!”

不得不承认,晓茜是个漂亮的女人,特别是她分开双腿翘起迷人的臀部趴在地上的时候,迷人的腰肢弯成个美妙的弧形,两条浑圆的美腿恰如其分的分开来,私处很美,湿淋淋的如成熟的蜜桃般向下滴着爱液,就连阿满也忍不住用手指在上面蘸了蘸。

同时她也是个嘴硬的女人,哪怕是此时,她仍要保持自己作为女人的尊严。

“嗨,我说,晓茜。”阿满在她肛门内外仔细的涂抹了润滑剂:“你比箐箐棒多了!”

“哪方面!”

“你比她镇静的多,刚开始的时候我们的小伙子弄了好几分钟才插进去,我想你不会!”几架摄像机从各个角度对准趴在橡皮垫上徐晓茜,化妆

师给她补了个淡淡的妆。

“我想是因为你们的小伙子那东西太大了!”晓茜抬她无可挑剔的下巴:“而且它似乎插错了地方!”就在刚刚,男人的东西插进她下体捅了几下之后,那湿淋淋的大东西寸不留的通过肛门插进她直肠深处。

“晓茜,我想你应该明白,肛门附近有大量的神经末梢,你要在两个小时内实现自己的梦想离不开它们的帮助。”

“但愿是!”晓茜不满的翘起嘴角,这时个粗壮的男根堵住了她的嘴巴。

“阿满!”早就该这样塞住她的嘴巴:“我发誓,下个女人进来我第件事就是给她戴上口塞。”个长头发的年轻人双手握住晓茜迷人的脑袋,长长的男根填满了晓茜性感的嘴巴,现在,她只能用鼻音表示自己的不满。

“不,她是个有趣的女人。”阿满搬来靠椅,以个舒适的姿势坐下:“昨天晚上,我和她聊了几个小时电话,只为说服她来之前不要把耻毛剃光。”

“她现在看起来棒极了,我喜欢带毛的女人。”晓茜身后的男人加大了推送的力度。

“是的,棒极了!”阿满端起咖啡,欣赏着晓茜两颗饱满的奶子在身后男人的撞击下摇曳。这个总是给他带来难题和麻烦的女人,现在已经完全沉浸在人类最原始的欲望当中了,如页扁舟轻轻摇荡。

她真是个尤物,喷涌而出的爱液和她身体的弧线样美妙,她的呻吟声开始填满整间屋子……

“里面那个女人现在还没结束!”凳子上的莉莉翘起迷人的大腿来,她穿着身清凉的警服,或者说不能称之为警服的衣服。毕竟还没有那个女警会把衣领开的如此之低,裙子留的如此之短。

“是的,我们都能听到她的声音!”雪卉坐在桌子对面:“她叫徐晓茜,个非常特别的女人,我想

你定非常好奇!”

“是的!”莉莉站起来:“按照时间表,她现在已经是具尸体了,当然,下个就是我!”

“或许我可以满足你的好奇心。”

具雪白的肉体半遮半露的盖在塑料被单下,那是早就死透了的箐箐。屋子正中央的橡皮垫上躺着个丝不挂的女人,两条迷人的大腿被分开来压在身体两侧,身上长满肌肉的年轻人压在她身体上疯狂的冲击着,仿佛要把身下这个美丽的女人碾碎。

“阿满!已经两个小时零二十分钟了。”雪卉指了指手腕上精致的女式手表。

“是的,她说话浪费了太多时间。”阿满说着耸了耸肩膀,正在这时,伴随着短促的呻吟,橡皮垫上的晓茜颤栗起来,男人狠狠的抽插了几次在她身体里爆发出来。

“这就是要她命的那次高潮!她的样子看起来很不错。”莉莉好奇的道,男人已经从晓茜身上拔出阴茎,她此时已经顾不上羞耻,喘息着,性感的红唇张开着,潮红的身体战栗着把股股白色的液体喷出体外。

“不,还差些。”阿满笑了笑道:“最后次应该比这剧烈的多,不过我想她等不到了,事实上,她已经累趴下了十几个精壮的小伙子,我现在要把她结束掉,或许这也会是整部片子不错的卖点。”阿满说着拿出个看起来像是教鞭的金属棒,米多长,唯的不同是它的头削的很尖。

“用这个,从她下面插进去,捅进她的心脏里,就这么简单。”橡胶垫的晓茜似乎感觉到危险的临近,本能挣扎着要站起来却被几个男人按住。原来自己的最后是这样,她露出个苦笑,阿满从来不会开玩笑。不过,被那东西从下面插进去也不错,她闭上眼睛,伸直了美丽的脖颈静静的等着那刻的到来。

那冰冷的尖刺已经插进来了……

“等等!”莉莉按住阿满的手:“我可以把时间匀出来些给她!是我很好奇女人最后那次是什么样子!”

“没必要这么做,你马上就会亲身体验到那种感受。”金属棒继续向前,晓茜感觉自己的生命似乎已经走到尽头。

“这是两个完全不同的概念,就像我看到具女尸躺在地上和自己作为具女尸躺在地上给人看是完全不同的两种体验。”

“我想你是对的。”阿满晃了晃手中的金属棒道:“你的时间里划出五分钟给她,说不定你就会因此享受到这个!”

“我想不会的!”

“谢谢你!”晓茜站起来道:“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

“莉莉,我现在完全相信雪姐的话了!你真是个很特别的女人,不过我更想欣赏到你变成尸体的样子!”她朝旁边箐箐的尸体怒了努嘴:“你不觉得她现在的样子很性感!”

“我想你很快就会实现这个愿望!”晓茜趴在橡胶垫上道:“不过我想,阿满更愿意把我们堆在起!”

“我想阿满他会的,晓茜,告诉我这是什么感觉。”

“种奇妙的体验,我从来没感觉过性爱像今天这么刺激,仿佛这东西就是我的全部。它充满了我的身体,把我从个云端送上另个,但我知道这不是最后个,它来的时候,我的灵魂也会在在战栗中融化!”

“如果五分钟内你没有达到最

后个,我就用刚才那东西结束你。”阿满捉住晓茜只胳膊,把她上身狠狠向下按,这样她的臀部完全抬起来,粗壮的男根从上面狠狠插进她肛门里,下体空虚让她另只手迫不及待的开始抚摸私处,而此时,她的嘴巴已经被另根东西堵住了。

时间分秒的过去。

“我感觉它快来了!”

“不要,只差点了!”晓茜身体战栗着,似乎到了个临界点。

“可是已经五分钟了!”阿满拿起金属棒,毫不犹豫的从她肛门里插进去。

“不。”橡皮垫上晓茜迷人的身体忽然之间绷紧了,像筛子样颤抖起来,股股爱液疯狂的从她下体喷涌而出:“它来了!”

绯红的身体忘乎所以的蠕动着,就连人们把她翻过来也丝毫不觉。她在摄像机面前分开两条大腿半弓着身体,喘息着,挣扎着,仿佛她的世界存在的意义只在于享受这最后的疯狂。

“真是不可思议!”莉莉小声道:“她已经这样整整两分钟了!”

“该结束了!”阿满握住插进她身体里的金属棒狠狠向上捅,瞬间刺穿了她的心脏,她的身子反射似的弓了几下然后就再也不动了。

“你不该这样!”

“我做掉她时,她已经差不多了。这只不过是履行我的诺言。”

“是的!我没有怪你,我只是觉得这个世界似乎很奇妙。同样是徐晓茜,刚刚是所有人的中心,现在却被你们像垃圾样丢在旁,她和箐箐唯的区别只是下面多插了根棍子。”

“不,我想你错了,我们会用你们三个的身体拍下写真,比如挂在墙上、放在垃圾桶里、或者堆在起,当然,你不会看到了!”

“事实上,你们把她抬起来扔到边的时候我感到阵兴奋,两个小时后,我也会像件物品样被被这样搬来搬去。我们现在开始吧,我有些等不及了!”

“该死的,为什么今天这里会有这么多东西!”清洁工嘴里嘟囔

着,手推车里盖着层白布的东西让他感到阵好奇:只不过帮忙搬东西,为什么那人叮嘱千万不要乱翻,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吧!只是看看,谁也不会知道。

他掀开白布,映入眼帘的是三具雪白的肉体。个浑圆雪白的臀部高高翘起,下体片狼藉,黑色的金属棒直挺挺的插在肛门里,她脸朝下看不清楚,但仅仅是露在外面的身体经让人疯狂了。原来,那些传说都是真的,他忍住即将脱口的惊呼,翻开小车里女人的脑袋,这可不就是今天在电梯里碰到的那个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