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送别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01:34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亲爱的,为什么不和我起进去。”晓茜搂住阿满的脖子:“这是我第次坐这种车送你上班!”

“应该是我送你来屠宰场才对吧!”

“还不都样!”

“好了,我要去X俱乐部拉些肉来,他们昨晚搞活动绞死了不少女人却还没来得及处理。”阿满耐心解释道,事实上晓茜是个不错的妻子,除了偶尔会耍耍小性子之外,她平时直很好说话。

“你总是会找出足够的理由来,等你回来我已经被砍掉脑袋。我来计划好在你面前被处决,之前还可以那个次,你有这个特权,我不想让其他男人做这件事!”

“至少你可以再坐次我的车。”阿满像往常样微笑着,昨天接到屠宰通知书之后,晓茜变的粘人起来,动不动就会发大通脾气。昨夜,两个人疯狂的做爱直到她精疲力尽后才睡下。

“放在后面保鲜箱里吗?这个笑话点也不好笑!”晓茜愤愤的推开车门:“但愿你到时还能认出我!”

“记住我告诉你的话,个叫阿康的刽子手刀法很好!”

“知道了!”晓茜甩开车门,赌气头也不回的走进屠宰厂。宝贝,等我回来,恐怕你还没排上号呢!阿满嘴角露出露出意味深长的笑容。

完全出乎他的意料,从公司到X俱乐部的道路排起了长长的队伍。尽管他疯狂的按着喇叭,路上没人时把车开的飞快,就连X俱乐部那些女人也胡乱堆在保险箱里

平时他总是把她们码的整整齐齐的。赶回来时已经整整过了四个小时,四个小时足够处理上百个女人了,但阿满仍想碰碰运气。

“阿满,今天上午收成不错吧。”刚到休息室,阿康便过来打趣道。

“几十个女人,保鲜工作做的不错,我去的时候她们看起来还很新鲜。对了,昨天他们什么活动。”

15周年庆,昨天晚上我亲手绞死了个,很带劲的女人,估计会在处理台上还能见到她。

“那么你呢?今天上午这么样?”阿满随口问道。

“上午处理了三百多个,我个人砍了几十个女人脑袋。”他脑袋凑过来悄悄的道:“还有个长的很正点的女人特意要求让我操刀!”

“那她现在呢?”

“当然是咔嚓!”阿康笑眯眯的道:“漂亮女人我从来不会放过!”

看来已经结束了,希望化为泡影让阿满有些沮丧,他知道阿康的“不会放过”代表了什么,他刚到这个屠宰厂工作,阿康也并不认识晓茜。没有自己在场她当时定很伤心,更让他内心不安的是,晓茜她也许已经被做成肉排放进真空包装袋里了。

阿满忽然想起晓茜临走的气话:“但愿你到时候还能认出我?”

“这些女人剩下的东西处理没?”阿满试探着问。

这里基本上采用纯手工操作,只在分拣时用到些半自动设备,每天最多能处理四五百个。上午的三百多个已经是极限了,估计还有些收尾工作没做。虽然最近在新建了几个大规模屠宰中心,采用全自动流水线作业,大多数女人还是忍受不了传送带上的枯燥,更愿意到这种经验丰富的手工屠宰场接受处理,当然还有另外些原因:机器不会因为长的漂亮就不把你切成块,按摩棒也远没男人的肉棒舒服。

除了些身材特别棒又预先预订整体烧烤的,这里的女人不管是斩首、绞刑、电刑或者其他,脑袋最终都会被砍掉,面容姣好的送进塑化中心制成艺术品或者干脆是另类的按摩器,差些的放进搅拌机里制成宠物饲料,清理出来的内脏除了有特殊要求大多也会做成饲料。A级以上的经过多道工序处理,打上屠宰场标签整体出售,剩下的分解成肉排送到超市和餐馆。虽然阿满对晓茜很有信心,却也排除不了工作人员看走眼或者晓茜赌气要把自己却成块。

如果上午没处理完,运气好的话,或许还可以找到晓茜的脑袋。至于身体,如果被做成肉排就彻底没戏了,这座屠宰场从来没有把名字打到肉排上的习惯。

“只剩下内脏了!”阿康的话给阿满浇了盆冷水。

“我特意把上午那个女人的脑袋放到塑化中心的箱子里,估计过几天就能在市面上见到她了。”阿康洋洋得意的道,他说到这里像是忽然想起什么:“保鲜库里还有二十几个A级货,要送到客户手里,下午你还要跑趟。”

阿满的心中燃起阵希望:“上午那个女人有没有在里面。”

“是的,她质量很棒!我亲手放进去的,可再去找的时候已经认不出究竟那个是她了,她们看起来都样。”既然这样,下午应该可以找到晓茜的身体了,阿满松了口气。

保鲜库的门吱呀声打开,冷气作用下,阿满禁不住打了个哆嗦。冷库里摆着五排无头的女人身体,经过开膛、放血,她们身体越发显得晶莹雪白。两个身材和样貌不错的女人

被整体穿刺,手脚用绳子牢牢固定在穿刺杆上,竖直放在冷库中央,在阿满看来她们还不如晓茜漂亮可谁让晓茜喜欢斩首呢?

负责开膛的阿吉手艺和机器比丝毫不差,统加工的A级货从乳房下方到耻骨上方整齐的开了个二十几厘米的口子。她们双手被绑在背后,膝盖处也用绳子拴在起,下体经过特殊处理清除了耻毛与生殖器上沉积的色素,光洁如初生的婴儿,隆起的阴阜上条鲜红的肉缝被师傅们清晰的勾勒出来,鲜红阴核在膨胀素的作用下微微鼓起。

根特殊的金属倒爪用冲抢打进她们断颈中,膨大的端从里面牢牢扣住她们颈部却丝毫不影响美观,看起来就像在上面装了个合金吊环,她们这样五个组挂在两米高的金属肉架上。阿满也曾经惊叹过她们的整齐美丽,但今天不同,因为晓茜在里面。

A级货的乳房在处决之前注射了无害膨大剂,加上肉质为A的女人身材本就不错,去除了色素之后,清色粉红的乳头,饱满圆润,比之她们生前更漂亮,身材更是有七八个和晓茜差不多,就连阿满这个自认为对晓茜身体最了解的男人也认不出究竟哪个是她来。

望着排排屁股上打着肉联厂标志的A级货,阿满绝望了:“晓茜,这不会是你给我开的玩笑吧!”这个很像,这个

br/>

保鲜室里阿满额头向外冒汗,他终于挑出四具几乎是完全样的尸体,如果晓茜在天有灵,她定会躲在里面偷笑。

“好了晓茜。”阿满把四具无头女尸挂在最后的肉架上:“我知道你在她们四个当中,我本想给你个惊喜,可让你失望了!不过你现在的样子也挺好,不是吗?”阿满自顾自的絮絮叨叨:“你总是抱怨我把你的肚子填的太饱,害怕它会长出多余的肉来,现在它已经空空如也了。遗憾的是我没有看到厨师划开你雪白的肚皮,我想这也是你生气的原因之。你总是羡慕橱窗里的女人干净整洁,嫉妒她们迷人的刀口,现在这些你都有了。你的阴部看起来是如此诱人,用它做成菲力牛排定棒极了。”

“宝贝,我知道你希望处理之前给你性安慰的是我,你甚至想象过无头的身体和我做爱!可今天事情太不凑巧了,其实阿康做的也不错,他是个很有经验的刽子手,你应该比我更清楚,他会用些无耻的方法让你在斩首的瞬间达到高潮,这不正是你想要的!虽然没有亲见,我也可以想象你的身体喷涌着爱液在地上挣扎的样子,我想你也定看到了,当时定有女人嫉妒死它了。”

“作为个男人,你现在的样子让我吃味,所有人都会看到它,可这是你的梦想。我不知道你接下来的命运,橱窗里、烤架上、或者被那个幸运的家伙买回家,不过这都是你幻想过的地方,着已经足够了。更加幸运的是,你由个变成四个。”

“宝贝,你又要再坐次我的车了,不过这次是在后面。”阿满想起早上那个不算冷的笑话,嘴角荡起丝笑意。

预订她们的是希尔肉业的个加盟连肉店和个主题烧烤餐厅预订了这些东西,阿满做过很多屠宰场的配送员,里面有不少熟人。

“阿满,见到你真是太好了。”阿满下车便听到箐箐兴奋的叫声,她是个不可思议的女人在希尔肉业当了半年的店员居然没有被宰掉。

“你还从来没有这样欢迎过我!”阿满笑着道。

“如果你迟到5分钟我就会因为肉排不够宰掉了!”

“你每次都这么幸运,我带来了不少肉排,还有些A级货。”阿满笑了笑道:“晓茜也在里面。”

“真是太不可思议了,她怎么没把这个好消息告诉我!”

“昨天收到的紧急通知。”阿满打开保鲜箱:“50块菲力牛排、150对乳房、600公斤优质臀肉,还有12个A级货。”

“我直想把晓茜放进橱窗里,正好它们现在空着。”肉店大门左右两边各有个透明的玻璃橱窗,为招揽顾客这里大多放些优质的A级货,这里是晓茜直的梦想,现在里面的穿刺杆上空空如也。

“也许在,也许不在,我只找到四个看起来比较像的。”

“你真是个糟糕的丈夫,不过屠宰场出来的A级货看起来确实很像,就要这两个了,我们现在就把她们放进橱窗里。”箐箐从那四个比较像的A级货里挑出两个,几个店员把它们插在穿刺杆上,整个过程只用了大约两分钟。

“她们看起来棒极了!”箐箐指挥店员把剩下的肉搬进去:“晓茜直认为A级货下面被穿刺杆撑满的样子很性感,而且我认为,它们里面定有个是她!”

白皙的肌肤折射出晶莹的光彩,饱满挺立的乳房颤巍巍的抖动,纤细的腰肢,修长结实的大腿,腹部长长的刀口非但没有破坏它的美感反而增添了几分诱人魅力。被撑的满满的私处周围恰如其分的挂着些晶莹的液体,看起来就像她刚刚喷发过。而整齐的断颈让人浮想联翩她生前究竟是怎样个美丽的女人呢?

餐厅的经理雪卉是个严谨的女人,她的时间往往精确到秒,阿满没在肉店耽搁很久。大多数情况下,餐厅把屠宰场送来的A级货统放在自选区,穿刺好之后竖直插在地上供客人挑选,雪卉为它们制定了严苛的指标。

比如穿刺杆从断颈露出15公分,双腿分开40度角固定,如此种种,不得不承认,这种整齐美观的方式陈列方式确实很吸引人的眼球。毕竟这些精致的A货生前都是漂亮的女人,只是她们的脑袋现在在其他地方。就连晓茜来这里消费的时候也幻想过成为她们的员她这个愿望可能已经实现了。

当然,这也是很花费时间的件事,当剩下的12个A级货完全摆好,已经是40分钟后的事情了,餐厅预订的两个女人已经烤的

w`w'w点0"1`b"z点n'et`

半熟了,甚至阿满认为最像晓茜的那个A货也在炭火上翻滚。

再见了晓茜,阿满好发动汽车,隔着餐厅的玻璃,女人无头的身体渐渐变成迷人的金黄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