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办公室死亡游戏之升职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5:00:5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真的要这样吗?”我努力让自己看起来自然些,急促的呼吸声还是出卖了我。

“我知道你喜欢的!”阿满熟练的撩开我的套裙,为了今天的谈话,我下面什么都没穿:“如果成功了,你就是公司最年轻的销售总监了,徐晓茜女士。

”三个月前,前任销售总监离职之后,我便直代理这个职务,却直没有正式任命。

“失败呢?”我声音有些发颤,男人直大手顺着我引以为傲的大腿向上,在我最敏感的地带探索起来:“你不觉得很有趣吗?晓茜的身体出现在楼下大厅的穿刺杆上的样子定会让很多人感兴趣的?你可以把他当做个游戏。”

这是个游戏,我忽然想起工作以来这座大楼里个个被处决的女职员,娇艳的身体从总裁办公室拖出来、挂在空中摇摆、穿刺在金属杆上,她们不也是在玩这样个游戏。身体做成各种美味,处决的照片被贴在大楼的论坛里为人津津乐道,我有时候甚至在想

其实,每个女人心中都有这样种欲望,只要条件允许,它便会爆发出来。

“听起来真的很不错!”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股热流从潮湿的甬道里喷涌而出。男人的手撬开隐秘处粉嫩的花瓣有节律的抠动,沉闷的水声中,丝淡淡的红晕爬上我的脸颊。他人长得很帅,又是集团总裁的儿子,就连这个公司也是老爹给他玩玩的,给他玩总比那些老东西强的多。

“徐总,我们接下来是不是该做点什么了!”他褪下裤子,露出硕大的男根,把退无可退的我被压在办公桌边缘,灼热的气体喷在我脸上,粗糙的舌头熟练的撬开我的嘴巴,那滚烫的男根毫无阻力的没入。墙之隔的开放式办公场所里,那些属下们怎么也不会想象的到他们上司此时正为了升职贡献出自己的肉体和那个纨绔大少玩着危险的性爱游戏。

我从来没有想过自己会和个男人如此疯狂,桌上、地下、柜子上甚至薄薄的办公室门,每处都留下我们战斗的痕迹。尽管声音压的很低,我相信还是有人在外面听到了。

“你真是个不错的猎物,晚上去我那里吧!”激起过后,我丝不挂的躺在办公桌上,洁白的胴体,丰润的乳峰和胯下神秘的幽谷任由他欣赏。

“我可以选择不去吗?”女人的尊严让我选择了抗拒。

“明天可能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了!”

第二日,公司休息区,浑身赤裸的女人趴在断头台上,修长白皙的脖颈卡在圆孔中,对晶莹的玉臂绑在身后,两条雪白的美腿被分开来牢牢固定住,饱满多汁的私处毫无顾忌的暴露出来等待男人的插入,唯的遗憾是遮住她容貌的蝶形面具,虽然那尖尖的下巴仍让人眼前亮,却也让那些目睹她真容男员工心中暗自遗憾这便是我,徐晓茜,公司是今天的公共福利,个竞争对手公司与阿满打赌输掉了身体的女主管。我们的谎言骗住了公司所有人,代价是我的嘴巴被个布满圆孔红

色的口塞牢牢堵住,丝丝晶莹的唾液止不住从嘴角淌下。

不得不承认今天是个奇妙的天,穿着长筒高跟黑皮靴丝不挂的被阿满从地下车库里牵出来,在所有人惊诧的目光下等待电梯。或两眼泛光,或故作镇定却不时偷眼来看,也不知道有多少男人跌破了眼睛,纵然有面具遮挡了容貌,那道道火辣的目光仍让我如坐针毡,潮湿的下体暗地里止不住涌出的爱液。几个阿满相熟的老板更是在电梯门口轮流和我来了次,有时我甚至会想,如果真的失败了,这也是次奇妙的经历。

固定着根穿刺杆的金属小推车停在断头台旁边,如果失败,阿满会把我无头的身体穿刺在上面,去掉面具的脑袋插在穿

刺杆的顶端。我甚至可以想象它被推到楼下放在大厅里的情景,所有人都会知道上午那个赤裸的女人其实就是大厦里出了名的美女徐晓茜,不过这对于我来说已经不重要了。

“她是个很特别的女人!”阿满口若悬河的道:“昨天晚上和我们几个男人直狂欢的深夜两点!”

公司的男职员们个个全都忙晕了头,今天早上开始,他们每个人都接到当天任务说明,作为完成任务奖励,每个男职员将获得次从后面和断头台上女人来次的机会。

作为这次游戏的道具,断头台完全由智脑控制,每个接受过我服务的男职员都要在上面打分,而智脑根据这个生成个随机数。不同的是,销售部员工打分将以正值的方式记入,而其他部门为负值,为了公平两者打分将乘以总人数的反比后相加,现在我有100分的初始值,当这个分数变成负值的时候就是我人头落地的时刻,如果坚持到最后,我将获得升职的机会。

部门工作效率证明你的业绩,员工的打分说明他们对你身体的满意程度,虽然这种说法很扯,但我还是同意了这断头台还有种随机决定是不是砍掉女人脑袋的功能,我不想那么做,至少我对自己手下的能力还是有信心的。

让我庆幸的是,整个上午除了阿满没有个人能完成当天的任务,作为老板他给自己的任务仅仅是签署了几份文件而已。

“嗨,晓茜!”他没有选择从后面操我,而是把卡在嘴里的口塞移到脖子上,我刚想说话却被他那根硕大的肉棒把嘴巴牢牢堵住:“别忘了,说话就算输!”插进我喉咙里深处的东西让我忍不住腹诽,如果现在铡刀落下也许他那个小和尚头会和我的脑袋起被切下来。

“我要给你打个满分,这样你就差不多只剩下七八十分了。”他那根东西毫无顾忌的在我嘴里抽插,种窒息的感觉让我感到恐惧,我甚至在想,自己可能不是死在断头台上,而是这样被活活憋死。我拼命的挣扎,可由于四肢都被牢牢的束缚住,看起来仅仅像是忍不住淫欲丰满的臀部不甘的扭动而已,而这越发激起他征服的欲望。

阿满抽送频率越来越快,似乎要把昨晚尚未在我身上爱欲完全爆发出来,白色的泡沫不住从我嘴巴里溢出,涂满了娇艳的红唇。阵阵缺氧的眩晕让我感到恐惧,真的要这样结束了吗?我的身体忽然间阵兴奋,潮湿的甬道被阵潮水淹没,上午储存在膀胱中的尿液喷涌而出,晶莹的液体在半空中划过条美妙的弧线。

我从未想过,自己有天会这样尿在公司休息区,打扫卫生的老刘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幕,纵然以这种羞耻的状态趴在断头台上,我在他们心中依然是个漂亮迷人的职业女性。

“真骚!”老刘骂骂咧咧的道,也不知道是说我,还是地的尿液。阿满此时却已从我喉咙里抽出肉棒,滚烫的精液射进我嘴巴里,我抓住机会张开嘴巴毫无风范的喘息着,任由他把剩余的精液射在嘴巴里。

“晓茜,你真棒!”阿满没有帮我清理脸上的秽物,重新给我戴上口塞,又从后面给我来了次,这才心满意足的给我打了个10分。

第二个完成任务的值老刘,他今天的任务是把整个办公区打扫遍。似乎由于刚才那幕的影响,这个我从未想象过会和他有交集的老头子仿佛打了鸡血般,疯狂的抽插让我感觉似乎小穴要被操爆了,浓浓的精液射进我身体里的时候我耻辱的和这个老男人起达到了高潮,我有种感觉他至少年时间没有碰过女人了。

让我感到无比愤怒的是,这个老东西居然只给我打了5分虽然这有可能避免我被斩首的命运。

中午时间,些吃过饭的男职员会忍不住来看看我这个今天的公司福利,个赤裸的身体跪在断头台上的女人,仅有的高跟皮靴不但没有启到遮挡的作用反而增加了几分妖艳与性感。

“阿康!你就不怕完不成今天的任务!”人事部的箐箐打趣道,如果说哪个是我最信得过的手下,莫过于阿康了。可他此时却站在我身后,像个没见过世面的臭小子般死死的盯着那翕动的私处,情不自禁把只手指插了进来。

“放心,顶多要个小时就做完了!要不是徐总今天请假,我现在已经完成任务了!”阿康大声回应道。

“和你们徐总有什么关系!”

“有个美女在,看起来养眼,干起活来也有劲!”

“呸,马屁精!”箐箐啐了他口道:“晓茜今天她不在,你这马屁也白拍,我明天告诉她你盯着人家女人那里看,看她不给你小鞋穿!”

“现在不多多看看,会被砍了脑袋就看不着了!”他意犹未尽的在我下体抠了几下,顿时两个男人残余的精液从敞开的穴口流出:“徐总她最信任我,你那些谣言根本没用。”而此时,他的徐总恨不得把他扒皮抽筋。

“我听老板说这断头台根据员工打分决定是否处决女人。”箐箐娇笑道:“别会晚了只能看着尸体过眼瘾了!”两个人的对话让我心中阵激荡,我忽然有种感觉,似乎,阿满他丝毫没有想让我活过今天。

男职员们渐渐离去,只留下些女文员在这里对我品头论足,嘻嘻哈哈的拿起相机从各个角度给我来了个写真,说要发到网上分享。

大概下午两点的样子,陆陆续续有员工完成了工作前来享受福利,他们都是其他部门的员工。纵然性爱舒缓了我的恐惧,阵不好的预感仍然在我心中升起。积分在智脑内部冷酷的减少,虽然看不到,我已经感觉到似乎最多两个人,那铡刀便会无情的落下切断我娇嫩的脖颈。

又个男职员在我身体里发泄过性欲之后退出来,也许是因为我的紧张,他感觉并不是很好,只打了八分,可我依然心中阵忐忑。

静寂的只能听到自己心跳的等待中,断头台并没有进入处决程序,而此时阿康的到来让我松了口气,我忽然发现其实他还是蛮可爱的!

此后两个多小时时间里,完成工作任务的职员越来越多,甚至开始在断头台前排起个不短的的队伍。我开始还能默默计算自己大概的积分,到了后来,波又波的高潮到来的时候这已经是奢望了,口塞被取下来,我已经不需要它了,根接根的男根让我根本没有说话的机会,几个男职员饶有兴致的开发了我的后庭,我的直肠里也被灌满了滚烫的精液。为了保证我能继续服务,人事部的箐箐在我给我注射了几剂补充体力与催情的药剂。

那家伙给我了十分,我心中默默道,似乎这已经成为种荣耀,身体却在身后男人猛烈的冲击下又次达到了顶点。

“嘟,嘟!”阵刺耳的警报声让我迷惑,耀眼的红光让我瞬间清醒过来那该死的家伙个要命的十分把我送上了不归路。

它真的会砍掉我的脑袋的,切侥幸都没有之后我忽然发现,其实从昨天开始,种内心隐藏的欲望直在欺骗理智。我想起阿满那古怪的笑容,难道他早就看透我?

“好了!”阿满大声道,所有人都看出来那断头台处决程序已经启动:“这里我有重要消息要宣布!”休息区顿时安静下来,所有员工都停下手头的事情,正在工作的员工也被通知赶来。

“其实,今天我撒了个谎,这个女人并不是什么竞争对手的女高管,而是!”阿满揭开我脸上的面具。

“晓茜姐!”

“徐总!”

个个惊异的声音响起,阿康更是捂着脸,遭了,遭了,今天真的马屁拍到马腿上了。

“今天的事情完全是我和晓茜为了鼓励公司士气做的努力,我在这里就欺骗大家的行为道歉,作为补偿,今天晚上,公司将在天香阁举办次盛大的员工聚餐,主菜便是徐晓茜。”休息区响起阵欢呼声。

我并没有戳穿他的谎言,因为我自己也是谎言的制造者,再怎么说,自愿献身总比为了升职打赌输掉身体要体面的多,尽管体面现在对我来说已经是种奢侈品。

“箐箐,这里份晓茜的献身协议,马上传真份到大厦物业管理处,雪卉,打电话给天香阁,让他们下午五点半准时来楼下取食材!”

所有人都把目光重新投在我的身上,众目睽睽我无所遁形,他们眼中美丽动人的徐总以这种耻辱的方式趴在断头台上,女人身上的秘密毫无保留的暴露出来让所有人观赏,她将用自己的生命向他们证实砍掉个女人脑袋是多么美妙与香艳的画面,或许这正是这次游戏的意义吧,我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产生这种奇怪的念头,身体却在它的趋势下兴奋起来。

“你现在还有最后个愿望!”阿满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我想,还是让阿康最后拍次我的‘马屁’吧!”我尽最大力量摇了摇自己丰满的臀部,这个形象的称呼带来阵哄笑,阿康脸羞愧的被箐箐她们推出人群。

“晓茜,看来你升职的愿望破产了!”阿满凑到我耳边道:“不过另外个愿望马上就要实现了!”

我刚想反驳却被硕大的男根再次充满了嘴巴,熟练的动作让我猜想他肯定经常这么干。

大腿与腰部的束缚被解开,我想这多半是为了让我无头的身体挣扎的样子看起来更加性感些。阿康的动作稚嫩而坚定,却充满了热情,他拉着我的双臂,壮硕的分身从后面叩门,坚实的身体撞击着我丰满的臀部,发出砰砰的响声。他疯狂的在我身体里驰骋,灼热肉棒如他的人般带着火热的激情,带给我阵阵销魂的冲击。这就是我的最后次,我呜咽着,潮湿的甬道尽力抓紧那根东西,迷人的身体疯狂的在他狂野的冲击下从个巅峰攀上另个巅峰。

阿满把男根从我嘴巴里抽出,股浓浓的精液射在我美丽的面孔上。

“再见了,晓茜,你的阴排我定了!”阿满把那颗红色的按钮重重的按下,在他的笑容里,我仿佛看到自己饱满多汁的阴排被人插起尽情品尝。身体里酝酿已久的兴奋瞬时间释放出来,可我已经没有机会享受它了。锋利的铡刀毫无阻碍的切断了我的脖颈,前刻我还能能感觉到股前所未有的阴精从子宫深处喷涌而出,后刻我美丽的脑袋已经被阿满提在半空中。

生命的最后刻,我第次用这种角度观察自己的向外喷涌着热血的身体疯狂的与男人做爱,失去了夹板的束缚它反射似的立起来,饱满迷人的小腹疯狂的蠕动,浑圆的大腿淫荡的分开,隐约之间我仿佛看到自己肥美的阴户紧紧握住粗壮的男根不知疲倦的吸吮……

直到很多年后,公司的员工还能记住徐晓茜迷人的身体躺在地上抽搐的样子,她创造并保持了这座大厦的记录,无头的身体整整在地上挣扎了两分钟后才拉出泡尿来。

“她是我玩过最带劲的女人!”阿康每次看到晓茜塑化之后安放在公司照壁上的脑袋总会这么说。

“但是我更喜欢她烤熟了的样子!”箐箐每次都和阿康唱反调,直到某天她也被骗到断头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