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领笑笑生

短篇作品 办公室死亡游戏之小雯

白领笑笑生2018-12-06 14:59:35Ctrl+D 收藏本站微信公众号:

“陈总,这个还要你把把关!”正在构思下份广告创意的我被忽然被阵熟悉的香味打断,行政助理徐晓茜斜倚在办公桌上,身体微微后仰,丰腴的腰肢弯成个美丽的弧度,滚圆的臀部在黑色套裙的包裹下散发出无尽的诱惑。她是个漂亮的女人,懂得利用自己身体上每分优势营造美丽,今天这番成熟性感的打扮也不知让多少人望眼欲穿。

我禁不住吞了口唾液,把目光从她领口白花花的胸脯上移开,这个办公室里公认的尤物在我面前表现如此性感的面,这可不是什么好兆头。自从我要升任副总的消息传出之后,这个女人便口个陈总的叫着,每次都没有什么好事。虽然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身体确实很迷人,在次意外的加班中我们两个之间发生了次非常美妙的超友谊关系,可这并不代表着她可以把原本属于她的那份工作压在我头上,我可是这里公认的大忙人。

道道火辣辣的目光让我感到威胁,而她理所当然的把份厚厚的文件放在我桌上:“电子档我已经发您邮箱了!”

“在这之前,你应该先仔细审阅遍!”我板起脸来。

“陈总,人家今天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再说,昨晚我已经看多几遍了!”她脸无辜的样子让几个同事都暗自把妒忌目光投向我们两个,我却丝毫未被她楚楚可怜的样子欺骗,更不会天真的以为她看上了自己,别人不晓得,我却知道,这位性感迷人的女助理,办公室大多数男同事的性幻想对象事实上早就是董事长的禁脔了。我重重的咳嗽了声,那几个看热闹的家伙忙低下头去装作很忙的样子。

正在这时,桌面上的手机嗡嗡的震动起来,小雯发来的短信,手机屏幕上女友穿着白色雪纺长衫,脸上露出甜甜的微笑,露出对可爱的小酒窝。她米六八,继承了兰芳女性娇小的身材和白皙的肌肤,盈盈握的小蛮腰,笔直修长的大腿,却拥有与之不相称的饱满胸部,虽说平时不是很显山露水,那尖翘的酥乳每每在床上却能给我别样的享受。

我拿起手机,是张刚刚拍摄的照片,白色的墙壁,红色的办公桌让我想起了她们公司总裁办公室,种不好的预感在我心头升起。穿着白色外套和衬衣的女人趴在办公桌上,黑色的步裙被被推到腰间,性感翘臀在散发着诱人的光彩,两条雪白的美腿耻辱的分开,粉红的内裤被拉到膝盖位置,我的大脑轰的声似乎要炸开了,那条内裤可不就是小雯上个星期刚刚买的!却见只手分开她两瓣娇嫩的花瓣,露出湿漉漉的肉洞。

“什么东西!”晓茜凑了过来,丝毫不介意这是我的隐私。我赶忙收起手机,却也被她瞧出了个大概:“陈总,如果你帮我做了这个,我就帮你保守秘密!”她神秘兮兮的道:“上班时间浏览黄色网站!”

“你说话算话!”我也小声道。

“放心吧,我马上就要成为个永远不会泄露秘密的女人了!”她神秘的笑了笑说出句让我百思不得其解的话对于这个女人的信誉,我向持保留态度。

迷人的女秘书徐晓茜说完这话转身离开,浑圆的臀部包裹在套裙中左右摇摆,阵高跟鞋嗒嗒中声,几个小年轻蠢蠢欲动的心越发被挠到痒处,就连我也能猜到她脸上胜利的微笑。

晓茜我这里走开之后便进了总裁办公室,这骚货,我暗自骂道。我却知道,这个女人经常在上班时间和老板在那间隔音效果很好的办公室里幽会,别人看到她精明干练的同时,我却从她衬衣上的褶皱和她脸上尚未完全散去的潮红看出些不寻常的猫腻。

小雯今年22整整比我小三岁,具备传统兰芳女人所有的温柔与贤惠,却也是个喜欢追求刺激的女孩。早在认识我之前她已经有过任男友,她也直言不讳的告诉我在大学的时候已经和不少男人玩过。但她的美丽和可爱还是让我还是义无反顾的爱上了她,不在乎她的过去,甚

至就连她在外面“偷吃”也睁只眼闭只眼,也许是因为她太漂亮了,我每每总是自己这样安慰自己。而她除了有些太开放之外,切都做的无可挑剔,就连我父母也对这个儿媳妇赞不绝口。

“勇哥,你不觉得这样很有趣吗?”她总是这样说,在她把自己个很漂亮的小姐妹带到家和我起玩过双飞之后,我也渐渐认同了这种说法,甚至有时会有些隐隐的兴奋。前些日子我隐隐听她提过在办公室里做爱别有番风味,甚至发过几张被男人按在桌上的照片。

“又被人玩了!”我狠狠的按下发送键。

男人粗重的喘息声中,动人的手机铃声响起,趴在办公桌上的女人莲藕般白皙的玉臂摸索着,白花花的臀肉在男人的冲击下动人的颤抖着,柔软的腰肢在男人身体的压迫下紧紧的贴着桌面摩擦,两颗雪白的玉兔被压成扁平状。

那女人总算摸到手机,带着急促的鼻音打开短息:“嘻嘻,刘总,你输了!”她把手机递给身后辛勤耕耘的男人:“我老公他不在意哦!”

“算你赢了!”男人接过她手中的手机看了看,只手把她头乌黑的长发拨到边,露她出精致的耳朵雪修长雪白的玉颈。她叫小雯,公司人力资源部助理,她的娇嗔可爱征服了公司所有人,更让自己深陷其中无法自拔。

此时,她那美丽的面庞朝下,雪白的双肩微微抽动,

br/>

似乎碰到了什么天大好笑的事情似的,作为赌注,男人要穿着她的内裤回家给老婆看。

“真是个妖精!

”男人扳过她俊俏的脑袋,轻轻的吻在她精致的耳垂上,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再次有节律的运动起来。

上午的工作枯燥而忙碌,让我感到奇怪的是,晓茜自进了总裁办公室就再也没有出来,期间陆陆续续又有几个陌生人进去,就再刚刚,品牌部的小王被叫了进去。

办公区的职员似乎也发现了其中的异样,道道疑惑的目光投向

br/>

总裁办公室,却见那小王半弯着腰倒退着从门口出来,双手握着对晶莹的玉足,这是怎么回事,我双手禁不住紧紧握住。

那是,浑圆雪白的大腿,丰硕的臀部,两腿间道诱人的粉

'w'ww点0`1"b"z点n`e't"

红若隐若现,雪白的肚皮上用黑色颜料笔写着几个大字,对34D的豪乳让我有种熟悉的感觉,她是!女人的脑袋歪在边,两只眼睛圆瞪着,丝丝晶莹的唾液从她张开的口中淌出,脖颈上道触目惊心的於痕说明了切。

我忽然想起那个直以来被忽略的传闻,从几十年前自愿献身法被国会通过之后,这座城市里便有些签署了献身协议的职业女性和公司管理层的职员们玩种特殊的死亡游戏,虽然理论上和把自己卖给餐馆没有什么不同,但显然更加刺激和香艳。她们在办公时间和男人狂欢后被杀死,尸体丝不挂的从办公室搬到楼下等待餐馆收取,我曾经听小雯说过,这对于女人来说这是件羞耻却想想就觉得兴奋的事情。

事实上,这座城市生活的人多多少少的知道这些传闻,或者它作为茶余饭后的谈资,又或者在脑海里意淫下漂亮迷人的女秘书忽然有天丝不挂的从办公室里被拖出来的惊艳。

“骚货徐晓茜!”我终于看清了她肚皮上的几个大字,这个办公室里出了名的美女用这种方式出现在所有人面前,意淫过她男职员过了把眼瘾。似乎是因为太累,那小王停下来喘着气,晓茜迷人的肉体就这样毫无秘密的仰躺在办公区中央,浑圆的两腿之间,白色的液体从她鲜红的肉洞里淅淅沥沥的淌出。

“放心吧,我马上就要成为个永远不会泄露秘密的女人了!”我忽然想起这个她上午奇怪的话来。

手机铃声再次响起:“老公,我马上就要被处死了!”让人心惊肉跳的文字下面,小雯丝不挂站在四五个男人面前,双手反绑在身后,根鹅蛋粗细的木棍插在她诱人的下体,那动人的双乳之下,雪白的肚皮上写着“骚货冬雯”几个黑色的大字。

“不!”我心中呐喊着,在所有人惊讶的目光下冲出办公室!

“冬小姐,切都按照你说的做了!”个男人拔掉小雯下身的木棍,替她解开身后的束缚。

电脑屏幕上,浑身赤裸的女人趴在地上,根尼龙带深深的勒进她雪白的脖颈中,丰腴的身体紧紧的夹住插在她身体里的肉棒疯狂的战栗,两条雪白的大腿痉挛似的抽搐,她是徐晓茜,刚刚被人从办公室里像死狗样被拖出来的徐晓茜。

“这边这个女人已经完了,你们这个什么时候开始!”个沙哑的声音从音箱中传出,画面上,那晓茜已经断了气,个二十岁的小伙子从外面进来,脸不可思议的看着丝不挂的躺在地上的女人。

“冬小姐,你马上就和她样了!”男人把摄像头对准小雯,递给她杯红酒:“你是我处决的女人里最漂亮的!”

“我想,你们不会是想和我聊天吧!”鲜红的酒夜顺着她娇艳的红唇淌下,更增加了几分别样的诱惑。

“这酒里下了些助兴的药!”

“谢谢!”

“那么现在,我们开始吧!”男人夺过她手中的酒杯,粗暴的撬开她娇艳的红唇……

“快点,我催促道!”顺手塞给司机几张百元大钞,张张从小雯手机上发来艳照像魔咒般催促着我,窒息般的心痛与让我感到耻辱的兴奋纠缠着,让我每分钟都在煎熬中度过。快了,再过两条街,张照片让我紧紧的闭上眼睛小雯分开双腿趴在地上,从后面插进她身体的男人用根白色的尼龙带勒住她雪白脖颈。

不要,我心中祈祷着,出租车吱呀声停在栋白色的写字楼前。为什么她事先没有告诉我,为什么会直给我发短信,为什么她会和晓茜在同天,我心中片混乱,办公区里,人们惊讶的望着狂奔进来的男人向扇虚掩这的门冲过去。

我的手颤抖着,吱呀声推来门,那狂跳的心脏似乎要拖出胸腔。两条跪在地上雪白的大腿痉挛似的抽搐着,迷人的小脚丫紧紧绷着,个上身穿着黑色西装的男人整个人从后面压在小雯身上,砰的声,股臀相交,粗壮的男根根尽数没入她迷人的身体里,她雪白肉体疯狂的挣扎着仿佛要用尽身体最后丝力量。

“小雯!”我大声叫着冲上去,却被个保镖拦住。

“放开他!”男人说着从小雯身体里抽出阴茎,股白色的精液顺着她敞开的小穴里流出:“你是她的男友吧!她已经死了!”他是个大集团的老总,我瞬间认出他的身份。

仿佛为了证明他的话,小雯瞬间停止了挣扎,两只雪白的玉臂无力的趴在地上,缎子般光滑的肌肤被汗水浸湿在灯光照耀下折射出动人的光彩,浑圆尖翘的屁股,弯曲的小蛮腰,她仿佛件精致的艺术品般伏在地上。淡黄色的尿液从她下体淅淅沥沥的流出,在她胯下汇集成个小水洼,空气中,股淡淡骚味弥漫开来。

“我想你应该明白,这只是个游戏而已!”

多年以后,我的职位越做越高,也和许多漂亮的女职员玩过这类死亡游戏,小雯那赤裸的身体丝不挂的丝不挂的被拖出办公室的凄美与香艳却直牢牢占据着我记忆中最敏感的部分,她迷人的肉体毫无遮拦的被抬到楼下,像垃圾样放在个大纸箱中等待收取。作为这个游戏的规则,我不知道她究竟被运往何方,更不知道她的身体被如何处理。

直到几年后个偶然的机会,我在论坛组旧照片中找到几张关于她的照片,几张生活之外,最后背景是餐馆照片上,小雯迷人的身体和几个女人起被穿刺在金属杆上,条触目惊醒的开口从她双乳之下延伸到鼓起的阴阜之上,那让我着迷的小肚腩里已然空空如也。

“陈总,聚会的主菜到了!”个浑身被烤成金黄色的女人趴在餐车上推进来,浑圆的翘臀,盈盈握的纤腰,两颗饱满的奶子如熟透了苹果般垂在身下,根又粗又大的香蕉插在她敞开的私处,依稀间,我在她的身上似乎看到了小雯的影子……